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二八


  “那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听闻传言,会主已经得到了宝镜藏珍?”蓝衣人的目光变成了锐利的锥子,仿佛要钻透人的内心。

  公孙四娘又告沉默,脸色一变再变,久久才又开口。

  “传言可信吗?”

  “可以区区用(查证)二字,真的假不了,假的也不能成真,区区无妨说得更明白些,这查证的行动绝非捕风捉影,有其确实的依据,为了尊重会主不想揭穿,现在就等会主一句话,有或没有?”蓝衣人语气咄咄逼人。

  “有!”公孙四娘很凝重地吐出了这个字。

  蓝衣人的脸色明显地变了变。

  “好极了,现在区区转达敝门主一句忠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消息传出江湖之后,会招致什么后果会主当能想象得到,以大刀会的实力,恐怕……难以保全,故而加盟本门,共享珍宝乃是上上之策。”

  “说半天,目的是想谋取宝镜藏珍?”公孙四娘的声音特别森冷。

  “会主,共享与被侵吞是有分别的,请三思?”

  “本会不想考虑逮问题,能否保全是本座的事,毋劳别人代筹,请上复贵门主,盛意心领,容后申谢。”

  “会主决心不计一切后果?”

  “本座素来不接受任何威胁。”

  “宁让大刀会瓦解冰消?”蓝衣人站起身来。

  “本座宁为玉碎,绝不瓦全。”这句话掷地有声。

  蓝衣人狞笑了一声。

  “会主的豪壮风范令人折服,看来会主早已有备,不过……会主忽略了一点,区区被门主特派全权使者,当然不至于那么盲目无能,根据观察,会主已经丧失了武功,也就是说方一平的任务已经达成,在此状况之下,不必谈什么玉碎瓦全,这已由不得会主!”

  公孙四娘面带冷笑,镇定如恒。

  “特使真是观察入微,佩服!”

  “区区绝对相信自己的眼睛与感觉,会主是演戏的天才,丝丝入扣,无懈可击,很不巧碰上看戏的专家,以致无法十全十美。今天区区是立了军令状来的,非达成使命不可,多耗无益,最后一句话,愿加盟本门吗?”

  “本座说过,贵门主亲自来或有可谈。”

  “敝门主不会来,本特使到来等于门主亲临。”口气是断然的。

  “本座不接受这屈辱,你准备如何?”

  “踏平大刀会!”

  “凭你?”

  “哈哈哈哈……”蓝衣人大笑,笑声以真气发出,可以传得极远,如果是在空旷之处,三里外可以听到。

  公孙四娘端坐如故,并非有所恃,而是心存必死之念,什么都已不在乎,照她的计划能捞回一点本算一点。

  凡是城府深的人疑心最重,蓝衣人的话说得很笃定,但却不敢蓦然对公孙四娘采取行动,公孙四娘的沉着使他疑虑释。

  外面传来了呼嚼喊嚷之声。

  不久,八名白衣人出现在大厅前的广场,快步向大厅来,紧接着,又是数名黑衣人各率近二十名武干分成纵队井然有序地进入广场,各占方位,就像是军兵在操演,当然,这是操演,是兵不血刃的进占。

  大刀会无人了吗?何以不见抵抗?

  八名白衣人已到了厅前,立定。

  厅门外走廊上八名大刀会武士惊慌地奔逃而去。

  蓝衣人抬了抬手臂。

  “会主,你看到了,本门已经接收总舵,看样子你的部下相当知机,没有任何抗拒的行动,你怎么说?”

  公孙四娘颓然仰靠椅背。

  “这是天意!”四个字,充满了悲愤与无奈之情。

  一名白衣人超前登上廓沿。

  “禀特使!”

  “何事?”蓝衣人挪向厅门边。

  “大刀会各堂香主率众投诚,未遇抵抗,顺利接收,目前所有归顺的人集中看管,所有内外警哨都已部署妥当,属下敬候示下。”

  “原地待命!”

  “遵令!”白衣人退回行列中。

  蓝衣人又转对公孙四娘,满面得色。

  “公孙四娘!”称呼已经改变。“现在你听着,先交出大刀会令符,然后再将所得宝镜藏珍由本特使过目。”

  公孙四娘的脸色说多难看有多难看,窒住了许久之后才拍了拍手掌。

  两名侍婢从正中央的屏帐后闪身而出,垂手待命。

  “请出坛后供龛内的祖师刀!”声音是颤抖的。

  “遵令谕!”

  两名侍婢恭应一声转入屏帐之后,不久抬着一只大红托盘庄严地步出,托盘里铺着绒垫,垫上平放着一口闪亮森寒的大刀,比一般弟子们使用的要短小而薄,从刀身泛出的碧光来看,是一口宝刀,这便是大刀会的圣符。

  公孙四娘朝长桌指了指。

  两婢把托盘恭谨地放在长案正中,双双行了一礼,这才退到公孙四娘身后。

  公孙四娘起身到长案前拜了三拜,回归原座。

  蓝衣人举步向前准备取刀。

  公孙四娘瞪眼喝道:“别动!”

  一会之主自有其威严,虽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威严仍在,蓝衣人应声止步。

  “什么意思?”

  “本会虽然覆灭在旦夕这间,但任何门派均有其不可悔慢的圣物神器,江湖规矩并非暴力可以抹杀,我公孙四娘承接本会祖师灵命,不能守成,但亦不许亵渎神器,一切必须依照本会传统规矩而行。”她表现了不输于男人的慷慨激昂。

  “哼,本特使最后依你。”阴阴一笑,又道:“现在本特使要过目宝镜藏珍!”语气完全是征服者的姿态。

  “将藏宝木箱搬出!”公孙四娘大声吩咐。

  两名婢女立即转身退下。

  “现在请把头目以上的弟子聚拢!”公孙四娘沉声说。

  “为什么?”蓝衣人鹞眼连闪。

  “本座要贵门的弟子们参与过目,等于是证人,以免将来节外生枝。”

  “有此必要吗?”

  “非常必要!”

  “本特使全权代表门主,行事有一定原则。”

  “本座现在仍是会主,也有自己的原则。”

  “如果本特使不同意呢?”

  “那你们将看不到任何东西!”公孙四娘反威胁。

  蓝衣人考虑了一会终于妥协,毕竟宝镜藏珍是极富诱惑的宝物,别说享用,就是开开眼界都不虚此生。

  四名大汉扛出一只大乌木箱,两婢随护。

  “摆在厅门边!”公孙四娘吩咐。

  乌木箱摆下,撤去了绳索。

  “你们全退下!”

  四名大汉和两名侍婢由厅后退了出去。

  廊沿上的八名白衣人眼睛全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