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二三


  “好,韦烈,由于我,让你吃足苦头,也受了许多委屈,我郑重向你致歉!”

  “大姐,这就见外了,你的作为令我折服。”

  “我是被逼出来的。”司马茜眼圈发红。

  “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这姓方的小子如何处置?”

  “放了他!”一直冷冻在旁边的蒙头怪人突然开了口。

  “放了他!”司马茜立即附和。

  韦烈大惑不解。

  “紫姐!”小云雀激动地叫了一声。“我想我还是用最早的称呼比较亲近。你受尽折磨,险死又生,这姓方的人性泯灭,死有余辜,为什么要放他?”

  “小云雀!”司马茜走过去抚抚她的肩头。“我放他有我的理由,以后我会告诉你,小妹,不要激动,有许多事情我会一一安排,我已经想好了,现在言之过早,放心,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父女对我的情义。”

  “紫姐,我听你的。”小云雀擦了擦眼角。

  风老头本想说什么,口唇动了动没出声。

  方一平僵立着,他一切都操之人手,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司马茜又要放他,是准备着再一次残酷的报得吗?

  司马茜又转过面。

  “方一平,你害我,但我还活着,所以也不想要你死,我们曾经是师兄妹,你可以不仁,但我不能不义,杀你我下不了手,我想在场的都会应我的请求不对你下杀手,至于以外的别人我不知道,你可以走了。”

  所有的目光像无数支利箭,齐射向方一平。

  死,世间最恐怖的东西,许多人连想都不敢,提都不敢提,但却是一种解脱,当一个人失去了任何活下去的理由时,就会希望解脱,现在,方一平已由极端怕死而转变为但求解脱可是他无法办到,别人强迫他活下去,求生是人的本能,而现在他求死不可得,“死”,对他已成为一种残酷,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师妹,我最后叫你一次,我恨我自己,我罪有应得。”说完,又朝司马长啸跪下道:“师父,不肖徒永远对您抱愧,不求您宽恕,只求您永远忘记有此不肖之徒。”起身,目光扫过所有在场的,然后蹒跚离去。

  大名鼎鼎的“梅花剑客”,可恨亦复可怜。

  场面寂然了很久。

  月亮已过中天。

  司马长啸没发出清啸,而是发出一声长叹,他自己刻意培植的传人弄到这种田地,他没有责任吗?

  “茜儿,随我回去!”

  “爹,我……”司马茜望了蒙头怪人一眼,点头。

  司马长啸挪步靠近路遥。

  “大哥,能宽恕我吗?”

  “我不想谈这个!”路遥是顽固到底。

  “舅舅!”司马茜接话。“请看在小甥女死去的娘份上,消去心头火,不要在晚年里留个‘恨’字。”

  “小茜,舅舅我……唉!”一声悲叹。“韦烈,你什么时候回山庄?”司马茜转过目光。

  “等我把这事情稍作料理,马上回去。”韦烈有他的打算。

  “小云雀、风老爹,我们一起上路?”

  父女互望一眼,点头。

  蒙头怪人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去。

  “庄主!”殷子龙开了口。“在下跟韦公子还有未了之事商量,先请便!”

  司马长啸点头。

  人散去,现场剩下路遥;韦烈和殷子龙。

  “舅舅,您……”韦烈望着路遥。

  “我回家,小青需要人陪伴!”

  韦烈心头一阵酸楚。

  方一平走在路上,像是掉了魂,又仿佛是梦游者,晃悠悠,一步一步地挨,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的前途也是一片空白,何处为归宿?

  “站住!”一声暴喝倏地传来。

  他恍若未闻,机械似地挪动脚步。

  风声飒然中,一条人影栽在他的身前,紧接着四五个人围上,他不得不止步。一看来人,他清醒过来,拦他的是总坛一名叫何森的香主,其余的是总坛弟子,不用说是发现他逃走之后派出来缉捕他的人。

  “方一平,你居然敢逃亡,胆子还真大。”何森大刺刺地望着他,脸上是一种鄙夷之色。“你懂会规吗?”

  想他当总管得势之时,一个小香主他连正眼都不看,而现在却对他呼么喝六,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他没开口,只冷漠地望着对方。

  “方一平,你知道会主下的命令是什么?”

  “什么?”方一平的声音一半在喉咙里。

  “格杀,带人头回去复命。”

  “何森,不必耀武扬威,要砍就下手吧!”

  “想不到你这钻女人裤裆的居然还有这点种,哈哈哈……”

  笑声中,雪亮的大刀出鞘扬起。

  方一平现在是什么都不在乎了,生与死对他并无分别。

  “有什么遗言没有?”

  方一平仰起脸,嘴闭得很紧。

  森森寒光斜切向颈子。

  “啊!”半声惨哼没有尾音。“砰!”人栽了下去。栽倒的不是方一平,而是大刀会香主何森。现身的是一个蓝衣中年,鹰鼻鹞眼,一望而知是个阴鸷人物。

  四五名大刀会弟子呐喊一声,亮刀攻上。

  剑光连闪,惨号暴传,只那么一眨眼工夫,五名大刀会弟子全部了帐。蓝衣人若无其事地在死者身上拭净剑上血痕,好整以暇地收起剑,然后才面向方一平,脸上没有半丝表情,仿佛是戴着人皮面具。

  “方一平,你的确是时运不济!”声音也是冷的。

  “唔!”方一平不想说话。

  “你曾经是有天下第一剑手之称的司马长啸的唯一传人,大刀会一人之下的总管,武林中很名气的‘梅花剑客’,而今竟然落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扼腕,你是否想东山再起,重振昔日雄风?”

  缺了一只手掌,又被废了功力,能东山再起吗?

  这简直就像是神话,蓝衣人不会是神。

  方一平不予理睬。

  “方一平,你就如此认命了?”蓝衣人又说。

  “不认命又能如何?”方一平幽幽启口。

  “区区可以改造你的命运!”

  “你阁下是神!”

  “道行不足,神与人并无差别,有那份超人的能耐,人便是神!”蓝衣人说得煞有介事,态度也很认真。

  这算是那一门的歪理,但仔细推敲不无道理。方一平有些心动,一个身临绝境的人,即使看到海市蜃楼,明知是虚幻也愿把它当成真的,何况武林中不乏被尊为神的奇材异能之士,能耐超人,何尝不可以称为人中之神。

  饮鸩可以解眼前之渴。

  以失去意义的生命换取短暂的慰藉也非坏事。

  方一平生来便是投机使诈之徒,血管里流的是叛逆的血,他不在乎跟魔鬼打交道。这蓝衣人出现得突兀,对他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如此做必然有其目的,但如能使已经熄灭的火再进一次火堆花,自身虽然难免重归寂灭,谁说不是件称心的事?于是,侥幸之念大炽,他想赌一下,反正自己已经没有赌本,输了也无所谓,赢了算是捡到的。

  “阁下如何改造在下的命运?”

  “首先使你恢复被废的功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