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一七


  “门主是谁?”

  “同样不清楚,连‘瘟神’这等人物都甘心受驱使,想来不会是普通人物,大造门既然已经公开在江湖亮相,门主的来路很快就会挑明,对了,谷姑娘,裘一介跟贵师门有宿怨,这一段上代的过节……”

  “当然由我负责了断。”

  “他刚才在庄内施展了一手‘先天血箭……”

  “我想得到,这是他师门独传的毒功。”

  “谷姑娘有应付之道?”

  “有,他如对我施展便是自杀。”

  韦烈没往下追问,他必须尊重别人师门的隐秘。

  “你是如何应付逃生的?”谷兰反问。

  “以先天罡气抵挡!”韦烈坦然地说。

  “啊!先天罡气,武林中还没几人能修练得到,韦公子,以你的年纪而论,应该不可能有这种成就……”谷兰心细如发,她立即便想到了,只是没进一步追问是否有什么奇遇,她也尊重别人的隐私。

  “练武之道除循正轨之外还别有捷径,很难说。”韦烈很含蓄地回答,下意识地望了冷玉霜一眼,这秘密只她一人知道。

  “韦大哥!”冷玉霜接口接话。“你最好留下”

  “我留下!”韦烈惊奇。“我为什么要留下?”“大造门不会就此罢休,你有保护安全之责。”

  “如果对方就此知难而退不再干扰,我一直留下?”

  “这有什么不好,凌云山庄环境幽美,又特别清静,能住上一段时日,未始不是一种福份,你不想想看?”冷玉霜现在是王雨的身份,神态言行又另是一套。“如果说你有许多大事未了,就暂时抛开,养精畜锐,再以新的姿态出而应事岂不更妙?”

  韦烈突然领悟冷玉霜的心意了,以武者的立场而言,幽静的环境正是练功的好地方,而养精蓄锐,新的资态重出等话已经明白暗示他抓住机会参修升天岩窟所获的“无相剑法”,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那你们呢?”这一问等于是答应了冷玉霜的建议。

  “我们会在小镇客栈呆一段时间以备必要时应援。”说完,目注谷兰。“谷姑娘,你自己有事要办吗?”

  “我没事!”谷兰当然不知道此中玄机。

  “那好,我们彼此作伴你不会寂寞的。”

  “你们走吧,我要联络殷总管处理善后。”韦烈笑向二女。

  “好!我们走!”冷玉霜以男人的姿态挥挥手。

  四女离去。

  韦烈正要进庄,龙生已率十余名庄丁来到。

  “韦公子仗义解危,山庄上下均表心感。”

  “小事不足挂齿,殷总管,在下要暂留贵庄些时,以防对方再来寻……”

  “那真太好了,真是求之不得。”说完,朝一名庄丁道:“黄元,你马上进去禀告庄主就说韦公子要留下,同时收拾客房……”

  “殷总管,在下留下是秘密的,最好是找间隐僻些的房子。”

  “好,这……回顾我再亲自安排。”

  叫黄元的庄丁转身朝庄门奔去。

  龙生指挥庄丁把尸体往庄后山边搬运。

  耗了近半个时辰,清理完毕。

  现场留下韦烈和龙生。

  “韦师弟,你真的要留在山庄?”龙生悄声问。

  “是真的要留下,我判断大造门会卷土重来。”

  “我很奇怪,大造门为什么一再侵犯凌云山庄?”

  “眼前情况已很明显,大造门想称霸武林必须先并吞各小门派以增强实力,而凌云山庄只是一个门户并非帮派,在形势上非常适合作一个帮派的根据地,大造门是新兴的帮派,来个鹊巢鸠占省事又省力,所以才如此亟于图谋。”

  “师弟言之有理!”龙生深深点头。

  就在此际,一条人影蹒跚而至。

  韦烈与龙生同时目注来人。

  人影渐行渐近。

  是一个形态猥琐的小老头。

  两人互望了一眼,同样的心想,这老头是谁,但都没说出口,此时此地蓦然现身显必非偶然。

  小老头到两人身前,龇牙笑笑。

  “两位幸会!”抱了抱拳。

  “你是谁?”龙生问。

  “小老儿田青,受之托向殷总管传句话。”

  “找我?”龙生目光如电一闪。

  “是的!”

  “传什么话?”

  “殷总管身边有柄当年‘木头人’扬威江湖时无坚不催的宝刃‘血龙金剑’,希望殷总管能割爱。”

  韦烈骇然而震,自己从未听师父提过他有什么“血龙金剑”,而“血龙金剑’’却在龙师兄手边,这怎么回事?

  龙生更是大惊莫名。

  “是谁要你传的话?”龙生栗声喝问。

  “不认识,只知道话传到之后有百两黄金的酬劳。”

  “嘿!”龙生冷笑了一声。“田老头,黄金虽然宝贵,但要有命才能享用对不对?”

  “对极了,小老儿穷了大半辈子,有这种机会当然不愿错过,对方保证过,小老儿一定能活着享用,过几天好日子。”

  说完,又龇牙笑笑。

  韦烈侧瞟了龙生一眼,没开口。

  “田老头,要你的命只是举手之势,你明白吗?”这话说得够明白。“以殷总管和这位韦公子的能耐,想要人命的,确是轻而易举,同时也没人能挡得住,不过,两位绝对不会对小老儿下手,这一点也是非常之明白。”

  “那你就说实话?”

  “小老儿说的就是实话。”

  “本人身边是有“血龙金剑”,又怎样?”

  “那就请交给小老儿!”

  “你不是在说梦话吧?”

  “哈,人站着是不会做梦的。”

  龙生止步……

  韦烈急道:“由我来!”他是想到这糟老头可能是大造门的人,所恃可能是毒技,自己不怕毒;出面应付比较适当,话声中,以闪电手法一下子扣住对方腕脉,冷冷地道:“田老头,我要你死连举手都不必,你相信吗?”

  “当然相信!”田老头面不改色。

  “那你凭什么说你死不了?”

  “因为有一个人你们不愿意她陪死。”

  “谁?”

  “殷夫人!”

  “什么,你是说……”

  “她叫玲苓,迎春院的花魁香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