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一一零


  他下意识地把铁如意按进窟壁的凹槽,才一合,一股无形的吸力把铁如意牢牢吸住,再也拔不下来,疑惑之中用力一按压,奇怪的现象发生了,隆隆声中,壁间开了一道不规则的门,不,不能算是门,是依壁石皱褶的原形裂开来的一个大孔,里面又是一个窟,方圆宽高约莫三丈,石榻石几石椅宛然。

  纷乱的心又变为炽热活跃。

  此时的心情就彷佛初获“无忧老人”的遗嘱时一样。

  他步了进去。

  石几上摆了一本薄薄的绢册和一个小瓷瓶,一方木板压在下面,上面有漆书的字迹,是很规则的隶书。

  他挪开绢册和瓷瓶,只见木板上写的是:“字示有缘,此册乃百年前‘剑神’司徒无相所遗之手泽,参悟之后可习成罕世之‘无相剑法’,唯必须用之于正途,加以之妄事杀戮定遭天谴。瓶内乃一粒‘补天丹’,服之可增一甲子功力,慎之。”

  这就是宝藏,没有世俗争取的珍宝金银。

  他愣了许久,才下跪默祷一番,然后敲碎牢封的瓷瓶,里面是一粒龙眼大的红色丹丸,他以颤抖的手纳入口中。丹丸见涎即溶,顺喉而下,丹田之内随即升起一股热力,他把跪姿改为跌坐,运起本身真元导引运行。

  顷刻间便入了无我之境。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醒过来,但觉四肢百骸宛如全部换了新的,意念一动功力便如泉涌而生,飘然欲举。

  至上的境界,若光凭修练无法达到。

  他起身,两眼明亮得可察毫光,窟洞彷佛阳光直照。

  他拿起那本剑芨,翻阅之下感觉相当艰深僻奥,非静修苦参不可,而谷兰正苦候待援,势不能多所耽搁。于是,他把秘芨揣入怀中藏好,再劈碎了那片木板,怕的是被人发现而贻后患。然后,他举步出了窟中之窟。想将封口复原,但用尽方法徒劳无功,那柄开启之钥铁如意已与岩石合为一体,再无法取下了,他只好离开。

  本有安全的近路可图,但他仍循原路,为的是要测试一下自己的功力到底增加了多少。到了断岩边,相准地势,身形拔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他用的是十成功力,观念上他仍然照来时的飞渡方式。

  这一拔升,有如火箭冲天,笔直上扬,身轻如凌霄片羽,一变势,飞絮般飘到了对崖,着地无声。

  冥想中的功力,终于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了。

  “啊!”他情不自禁地引吭长啸,不知传出多远,但觉群山回应,声音久久不绝,有生以来,他没如此兴奋过,简直就是金榜抢魁,平步青云。

  仍是午后的时辰,他想,该是第二天了。

  毫无饥渴的感觉,他开始出山。

  眼前是一道小溪,溪水清澈,溪石光洁如洗。

  他从数丈外的高处飘坠,落足在溪水中央的突石上。

  “啊!”

  他吃了一惊,不期然地循声转头,只见一条美人鱼正避向溪石的夹缝间,但溪石夹缝太小,大半截露在外面。

  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尽入眼底,不由面热心跳,赶紧转回头。山女裸浴在山中是常事,想不到这么巧碰上。

  山野的女子居然也有这么好的肌肤?当然,他没勇气,也不敢再看一眼,那样就流于轻薄,他不是那种人。

  “找死吗?”一声清叱传来。

  韦烈还来不及反应,一条人影横空扑到,他顺利一挥。

  “呀!”人影倒飞回去。

  “韦公子?”另一个声音惊叫。

  韦烈心头一紧,掉头望去,两条人影站在溪边,仔细一辨认,几乎失口惊呼,赫然是立仁、立义两名书僮。那在水中裸浴的应该就是……他一时啼笑皆非,手足无措,尴尬多于震惊,因为他早知道王雨是女的。

  她们怎会到山中来?

  “韦公子!”立仁又唤了一声。

  韦烈硬着头皮弹身掠到二人身前。

  立仁和立义脸上的表情真不知该让人怎么形容。

  “你们……怎么会……”却的声音也变了调。

  “我们来找你,路舅舅说你到熊耳山找药。”立义回答,脸上不是笑也不是哭,只是脸红得像喝醉了酒。

  韦烈“哦!”了一声,又无话可说。

  “韦公子,你看到我们……”

  “我并非故意,只是……太巧了!”

  “你现在知道我们公子是……”

  “我早已知道,记得上次在‘神女翠姬’的竹楼我带你们小……公子离开时便已经知道她是女的。”

  “你……一直装不知道?”

  “没有点破的必要。”

  王雨步了过来,秀发披肩,身上着的是男装,看起来相当怪异,但脸庞如玉盘,如冰雕,已不是原来的面貌。

  韦烈像一下子中了邪,呆若木鸡。

  眼前站着的赫然是他心目中的仙女冷玉霜。

  王雨就是冷玉霜易容改装,太不可思议了。

  “韦公子,你很意外!”冷玉霜出奇地冷静。

  “是非常意外,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你。”目光转向立仁和立义。“她两个……应该就是素月和凝香。”

  两名俊书僵面上飞霞。

  “不错,就是她两个。”冷玉霜点头。

  “冷姑娘,这以后你们三位……”

  “一切不变,我还是你的王老弟!”随即转变了话题。“你已经找到了七叶灵芝?”

  “天缘凑巧,不但找到了七叶灵芝,而且也完成了‘双僧证果飞升”的签语。”韦烈禁不住神采飞扬。

  “什么,你……你找到了宝藏?”冷玉霜相当激动。

  当事人未必深切体察到,这不是小事,是能震惊整个武林的大事,“宝镜图”这名号已深植武林人心,曾经引起过江湖血劫,多少高手因之而毁,而目前依然是野心之辈亟谋夺取的对象,如果消息泄露,势必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因为关于‘宝镜图’传说太多,人人瞩目的是“宝藏”二字。

  对冷玉霜,韦烈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于是,他把全部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突地,冷玉霜张开玉臂,一把抱住韦烈,激情的表现。

  韦烈顺势把她紧紧搂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