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八十九


  她,正是驼峰石屋的冷玉霜,王道是从“山中之谷,谷中之山。”这两句话领悟出来的,洪流随后也懂了。

  老胡瓜端了酒菜,碗筷重新洗过,杯子是真瓷的。

  王道忙斟上酒。

  冷玉霜很自然地开始吃喝。

  不久,一个佝偻老者进了店门,朝王道他们这一桌深深望了一眼,似乎想转身退出去,犹豫了一下,步向那走方郎中。

  王道与洪流互望了一眼。

  “皇甫先生,累你久等了!”佝偻老者在走方郎中对面坐下。

  “没什么,反正没事!”走方郎中回答。

  老胡瓜走过来,走方郎中挥挥手,表示不要什么。

  两人低头交谈了几句,走方郎中把一个小木盒子交给佝偻老者,口里道:“都在里面了,我花了不少时间。”

  佝偻老者随即起身。

  “皇甫先生,谢啦!”

  “不必,这是双方都有利的买卖!”

  “告辞!”

  “请便!”

  佝偻老者又扫了王道他们三人一眼,弓腰而去。

  “姑娘,我有点事……”王道起身。

  “你自管去吧!”冷玉霜像是知道王道所谓的事。

  王道跟着出门。

  走方郎中算完帐也走了。

  “姑娘是专为此事来的?”洪流开口。

  “碰巧吧!”

  “在山中,我俩好像没跟姑娘见过面……”

  “我说过,我认识你们就成了。”

  “我得跟下去……”洪流起身。

  “我也一样,我们出去再分手。”冷玉霜也站起。

  佝偻老者出了城,眼看四下无人,腰杆一挺,站得笔直,口里喃喃地道:“这滋味不好受,腰都快折了,从今以后,我不必再作丧家之犬,哈哈哈哈……”大笑声中,飞奔而去,势如惊鸿。

  一条人影出现,毫不迟滞地追了下去,是王道。

  没多久,又一条人影来到,停了下来,是洪流,左右扫瞄了几眼,自语道:“暗号指的分明是这个方向,怎么不见人影,这只老鼠到底在捣什么?”

  串铃突响。

  洪流心中一动,这里又不是宅区街巷,抖的什么串铃?想了想,立即明白过来,他站在原地不动,也没回顾。铃声愈来愈近,一个令人不敢恭维的声音道:“专治疑难杂症,五痨七伤,痰迷心窍,有眼无珠。”

  前面两名是术语,后面两句显然是意有所指。

  串铃声歇,人已到身后五步之内。

  洪流伸曲了几下手指头,这是他出手前的习惯动作。

  “荒野无人,先生是专为医治本人而来?”

  “不错,你的病已入膏盲,非医不可。”

  “如何医法?”

  “对症下药,药到命除。”

  “是包医吗?”

  “对,包医包治,命不除你可以砸老夫的牌子。”

  洪流“嘿!”地冷笑了一声,从几句对话里,他已经正确地判断出了对方的距离和位置,他的手指头又动了几下,他出刀是绝对精准而快速的,不然就不叫“梦中刀”了,他依然一动不动,但无形的杀气已散放开来。

  “为什么后退?”光凭感觉不用看而能知道对方后退,这一份能耐相当惊人。

  “老夫在想你是谁?”

  “本人是谁?”

  “嗯!想起来了,三年前在许州五旅店,老夫亲眼见你在转身之间取了‘河洛三霸’的性命,你外号‘梦中刀’,论价杀人,谈钱取命,没错吧?”

  洪流缓缓回身,一点不错,正是在老胡瓜面店里喝酒的走方郎中,肩负药箱,手持串铃,满面阴鸷之色。

  “你虽然易了容,脸上添了些麻子,可是你在杀人之前的习惯动作丝毫未改,瞒不过明眼人。”走言郎中又接着说:“你和你那同伴追逐的目标是老夫那位朋友,因为你们发现老夫和那位朋友谈过话,正点子脱了线,只好尾随副点子,正点子在面店乍现即离,你的同伴便追了去,要不是那不速而至的小娘儿们说了句‘你俩是抓鬼的’,老夫还不敢认定……老夫说的没错吧?”

  “完全正确。”洪流冷森森地回答。

  “那好,你们替谁办事?”

  “你不必知道。”

  “你们嘴里的老老大是谁?”

  “你惹不起,别问为妙,现在还想医病吗?”

  “医术讲究的是望闻问切,现在看你病情不简单,所以老夫必须从头来过,你的气色已在望中,声音也听过了,下一步是问,问者问病情也,你现在坦白……”

  “住口!本人已经破例说了太多的话,到此闭嘴。”

  “病情不明,如何下药?”

  洪流真的不再开口了。

  “你这个病家还真难对付,教我这做大夫的拿你没办法,不过既然上了问,老夫岂能不讲医德……”

  洪流冷凝如冰山,他在计算出刀的角度。

  “先生,你不但医道高超,医术也是顶尖的,病家有幸碰上你,岂能失之交臂!”现身的赫然是王雨。

  “你……是谁?”走方郎中微皱一下眉。

  “在下‘多事书生’。”

  “你原来就是‘武林公子’的搭档‘多事书生’?”

  “对了,先生居然能举一反三,不简单。”

  “你准备多事?”

  “当然,在下不能自坏规矩!”王雨潇洒之极。

  洪流只静静旁观,连脸色都不变一下,王雨现身,韦烈自在不远,看来他已不必主动出手,事情有人顶了。

  “你准备如何管这档事?”

  “在下不是医家,但也讲究望闻问切,首先观先生的气色,犯了年灾月晦,乃不祥之地,再听先生之声,暗涩而阴侧,主心术不正,有刀兵之凶。至于问……得请先生亲口作答,先生是否当年名噪江湖的‘邪崇童子’皇甫亦经?”

  洪流暗吃一惊,想不到这不起眼的走方郎中竟然是二十年前数一数二的邪门人物‘邪崇童子’。他自己曾是邪道人物,所以对这些前辈没见过也听说过,好在没有冒失出刀,否则后果还真难以想象。

  “哈!你年纪不大,见闻还真不浅。”这句知等于承认了。

  “过奖!”王雨笑笑。

  “胡说八道的功夫也不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