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七十九


  “哈哈哈……”笑声脆得如乳莺出谷,悦耳极了,如果她愿意一直笑下去,听的人绝对不会厌烦,等于是一种享受,可惜她很快就敛住了。王公子,你是个妙人,巴巴地到山中来,这是缘份吗?”

  “如果芳驾相信‘缘’之字,这便是缘。”

  “我相信,而且非常相信,既是缘来,岂可不志庆一番,姗姗,备酒!”

  “是!”叫姗姗的青衣少女笑应一声,退了下去。

  现面,四目相对,这女的一个怪脸,但一双眼睛却相当美,一种冶媚的美,足以令人心生悸动,如果配上两道柳叶黛眉,再加上平整的面庞,定然是个尤物,但在王雨的观念里,她已经是尤物了。

  “王公子怎会到这荒僻的山区来?”

  “寻幽觅胜,增长见闻。”

  “寻到了吗?”

  “所幸并未落空。”“说得好!”眸光闪了闪,像清风拂过湖面,令人心晨自生涟漪。“听公子的口音似乎来自南方?”

  “小地方,西蜀!”

  “啊!天府之国,难怪如此倜傥!”

  一阵响动,来着轻笑之声,四五名少女各捧食具酒莱,鱼贯而出,每一个的体态容貌都是一流的。很快就摆整好,少女们退了下去,只留下姗姗一人,笑向王雨道:“公子请入座!”

  拉了拉客位的椅子。

  女的起身下榻,这时才看出她那丰而不腴的身材,玲珑但稍许夸大的体态,不看脸,简直可以迷死人。

  双方入座,姗姗斟上酒。

  玉杯牙箸,金盘银匙,再配以精致的菜肴,清醇的酒香,使人几疑是琼宴御席。

  “还没请教芳驾的称呼?”

  “翠姬!”

  “翠姬”两字入耳,王雨心头“砰!”然剧震。

  “神女翠姬?”他脱口而出。

  “咦!你居然也知道?”翠姬显然很意外。

  “是……无意间听说的!”王雨勉强笑笑。

  “神女翠姬”可以称为一代女妖,没人知道她确实的年纪,有人在四十年前见过她,隔了二十年再见时,她的丰采丝毫未变,行踪诡异,声名狼藉。她所找的对象都是当代顶尖的年轻貌美好手,缘尽即散,绝不留恋。

  “你既然听过我的名号,那我不必再做戏了。”说完,背过脸一阵撕抓,再转过来,已经变成一个美艳绝化的尤物,冶媚之气逼人,看上去年纪绝不超过三十。

  王雨目瞪口呆。

  “你早已看出我是戴了面具的?”她媚笑着问。

  “是的。”

  “你是易容行家?”

  “谈不上,略通门道而已。”

  “来,我们开始庆祝万金难买的缘份!”

  王雨在一阵激动之后又泰然下来。

  美酒,不但香醇无比,而且入口生津,真的就像传说中的玉液琼浆。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现在是醇酒、美人、佳肴、奇境一应俱全了。

  王雨放量而饮,不知不觉进入了飘飘然之境。

  姗姗又添了三次酒。

  翠姬已经玉靥泛红,媚眼飞霞,散发出无比的诱惑。

  “姗姗,要她们一舞助兴!”翠姬抬了抬手。

  “是。”姗姗退到后面。

  不久,后面响起了琵筝之声,和着云板节奏。紧接着,四只粉蝶翩舞而出,应着乐声,在座前旋飞起来。

  弹的是霓裳羽衣之曲。

  四只粉蝶既不着诸裳,也不穿羽衣,只披着一袭轻纱,实际上与裸体无异,诸般妙相毕陈。尤其四少女体态丰盈,臀波乳浪鼓荡在轻纱之间,不是蝶也不是人,是四团烈火在燃烧,可以烧溶铁铸的人,可以使冷血为之沸腾。

  王雨先是惊愕,既而平静下来,他只是欣赏舞,并无一丝绮念,脸上的神奇静如止水,这是罕见的定力。

  “王公子。如何?”翠姬漫声问。

  “很好,旋律美,尤其接近自然。”

  “你似乎毫不动心?”

  “人体之美是大自然之一种,动心岂不杀了风景?”

  “佩服,我头一次见到你这种年轻人。”

  舞更急,如群莺乱舞,如百花摇颤,轻纱委地,变成了四个毫无掩饰的光洁胴体,霜肌雪肤,旋动之间令人目眩,说得难听些,是四个妖精在嬉舞。

  王雨微笑着,脸色泰然。

  “王公子,喝酒?”

  “请!”

  双方干了照杯,翠姬亲自为王雨斟上。

  “王公子是海量!”

  “不敢,略能耐酒力而已!”

  “可是……我……已经不胜酒力了!”翠姬醉眼朦胧。“啊!好热!”她开始解衣,一件件褪落,最后只剩下一件亵衣,颤巍巍的双峰,挺立在冰肌玉肤里,幽幽体香比酒更能醉人,风情已赤裸裸呈现。

  春色满竹楼。

  乐声止,四少女捡起薄纱躬身退下。

  王雨正视着眼前的火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