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六十八


  进攻的攻势一滞。

  就这一滞之间,无缘无故又歪倒了两个,这两个是王道的杰作,他弹出的石子仿佛长了眼睛,认穴准到极点。

  剩下的已不足十人,全镇住了。

  “王道,全放倒!”洪流杀机一发不可收拾。

  “算了!”站直了身子:“留他们清理现场,良家住户,不能留下任何可憎的尸体,我们可是房客。”

  就在此刻,靠王道最近的一名刀客抽冷子一刀劈向王道,这是必然得手的一刀,洪流张口还来不及出声警告,情况已变,王道反应之快令人咋舌,他一扭腰,塌身,刀从头顶斜过,长身曲臂,一下子反勒住那刀手的脖子。“咔!”很脆的折骨声,刀手颈骨已断,逡了下去,又增加了一具尸体。

  “带着尸体滚!”洪流暴喝。

  现场一阵鸟乱,活着的刀手负着尸体狼狈而离,现场只剩下一滩滩的血和被遗弃的大刀,看来怵目惊心。

  “洪老大,你这几手不赖!”王道翘起大拇指。

  “你也不差,守着,我进去看看公子!”说完,他立即转身进房。

  房东家人都是务实的庄稼人,早巳吓得屁滚尿流,关着闭户躲得紧紧,连探头看一眼都不敢,别说出声了。

  王道抬起双手,口里喃喃道:“祖师爷,弟子犯了不许杀人的戒律,但情非得已,就请祖师爷包涵一次,下次弟子尽量避免!”照他这一门的规矩,为了自卫可以伤人,但不许要人命,这就是“盗之道”。

  房里。

  韦烈的脉搏已经摸不到,心跳也涉临停止。

  洪流呆坐床边,梦呓般地道:“公子,我们有幸跟你一场,现在你快要走了,半句遗言也没有留下,我洪流发誓为你报仇,至死方休,两个你所爱的女人都入了土,在世间你应该再无牵挂……”

  “啊!”王道的惊叫声。

  洪流抢到房门边,一看,呼吸为之一窒,一顶小轿停在竹笋笆外,房门前站着一个半老妇人,脸上杀机隐隐,她身后是两名少女,再后面是八名刀手,洪流立即便判出来的是大刀会会主公孙四娘。

  王道不见影子,他一向是不打硬仗的,这点洪流当然非常清楚。

  “你是韦烈手下?”公孙四娘开口喝问。

  “不错!”

  “你叫什么?”

  “洪流”

  “还有一个呢?”她指的当然是王道。

  “不知道。”

  “哼!韦烈人呢?”

  “在房里。”

  “叫他出来!”

  “对不住,我们公子不能出来。”

  “听说本会十名弟子都是你杀的?”

  “对,是区区杀的。”

  “杀人要偿命,你知道吗?”

  “十分明白。”

  “好,拿下,别要他的命,否则太便宜他了,本座要带他回去,要他一寸一寸地死,拿下他看韦烈出不出面。”说完,她又回头道:“你们去搜另外一个,捉活的!”

  “遵命!”八名刀手立即散开搜索。

  两名娇健的少女一左一右上步欺身逼向洪流。一步、两步、三步纵起,俨如两头母豹扑噬猎物。

  洪流挥刀。

  “哎呀!”一名少女倒弹回去,左上臂已见红。

  另一名少女已挥出三掌。

  洪流以攻应攻,他不能闪避而使房门露空。

  受伤的少女又扑上,激烈的搏斗展开,洪流的刀只偶而露一点,亮两少女的纤掌却翻飞如利刃,此进彼退,攻敌所必救,配合得天衣无缝,而且每一式都具有致命的威力,掌指交互使用,凌厉无伦。

  丝毫没有喘息之机的两刻光景,两名少女衣衫尽是裂口,白肉红血,逐渐失去人形,再打下去会怎样?

  “住手,退下!”公孙四娘厉喝了一声。

  两少女退下,狂喘不已。

  公孙大娘上前,面对洪流,没开口也没动手。

  等洪流发觉对方的目光有异,已丧失了战斗力。心里极想振作,但力不从心,一阵晕眩,栽了下去。

  公孙大娘冷哼了一声,咬牙道:“韦烈,你还缩在房里不出来?”

  两名少女上前把洪流拖离房门,一时恨从心起,一扬手,一举脚……

  “啊!啊!”又是惊叫,双双弹开,一抱手,一曲腿,目光四下扫瞄想找出偷袭之人的匿身处。

  这种把戏王道是第一流的行家,但应援可以,他无法教人,更无法解除危机,在暗中他冷汗直冒,心里在骂王雨失约背信,一去不回。

  公孙四娘已到门槛,当然也发现了形同死人的韦烈,她现在才明白韦烈何以不现身而由手下搏命保护。她现在想的不是十条人命,而是韦烈身上的“宝镜”,当初派出总管“鬼算盘”

  冷无忌目的便是如此。

  她阴阴一笑,跨步,一样东西激射而至,反手一捞,竟然是颗石子:“什么人,滚出来!”她大喝了一声。

  王道当然不会滚出来,他已经急煞。

  如何把这帮人调开,而且是马上调开,这是他眼前及须要想的点子。现在,他是藏身在篱笆外的轿子里,两个抬轿的大汉已被他投石打穴点倒,只要把对方支开一人儿,他便有办法和洪流转移离现场。

  一个鬼点子上了脑海,他想到就做。

  一些江湖人常用的欺敌道具他随时带得有,首先,他把轿子里的垫褥点燃,然后逡了出去,到稍远的桑园里。

  这时,八名刀手在搜无所获的情况下回到现场。

  轿顶开始冒烟,随即燃烧起来。

  “火!”一名刀手首先发现。

  “会主的轿子!”另一个大叫。

  八名刀手全扑了过去。

  公孙四娘正要下命带人,突发的情况使她愕住了。

  紧接着,桑园里传出刀剑碰击之声,像有人在交手,然后一个女人的尖叫“救命呀!”,接下来是一个苍劲的男声“鬼算盘,你还想逃?追!”当然,这都是王道唱的独脚戏,一个扮数角,唱作俱佳。

  “鬼算盘”三个字击中了公孙四娘的要害,她亲自出马,为的就是要逮“鬼算盘”,她奔了过去,两个受了伤少女也随着奔过去。

  轿子已经烧毁。

  八名刀手有六名已扑进桑园搜索。

  远处的山边突然冲起了旗花火箭。

  “往那边追!”公孙四娘发了命。

  所有的人全奔向火箭冲空之处。

  王道已经急急地绕了回来,一看,洪流瞪着眼。

  “洪老大,你怎么啦,穴道被制?”

  洪流不能开口,也无法动弹。

  “这可要命,说不定对方会回头,我一个人怎么搬两个大男人。”王道顿了顿脚,急忙检查洪流被制穴道,就是查不出来。他不愧是鬼灵精,立刻想到上次韦烈在大刀会总坛被魔眼所制的故事,是韦烈事后说的,但他记得很牢,立即运功逼使“带脉’’经血逆行,可真灵验,只一会儿便已奏功,洪流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脚。

  “王道,真有你的!”

  “少废话,快带公子离开这里!”王道边拭汗边说。

  两人进房,洪流背起韦烈,王道抓起随身应用的杂物,匆匆离开这户农家,房主人一家没一人敢现身。

  山边密林。

  洪流伴着垂死的韦烈,王道在外面把风了望。

  逃算是逃过了,但问题没解决,眼看韦烈是不行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