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六十五


  “你一向牛皮吹得比天大,说什么足智多谋,一眨眼一个点子,搞明堂的能手,他妈的,你说,在公子还没出事之前,你的点子睡觉了?如果我们早一步支援,就不会发生这事,你说是不是欠揍?”

  很难得洪流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串话。

  “洪老大,你他妈的是东西,是人,你当年论价码杀人时什么绝事没干过,你现在脑袋里换装豆腐渣了?你为什么先装哑巴等事情发生了才放马后炮?”王道的嘴是从不饶人的,立即回敬过去。

  “可以,王道,你记着,以后听我的少开口。”

  “算了,洪老大,谁也别埋怨谁,抬死杠解决不了问题,公子一向不喜欢别人横岔,这是意外,谁也想不到那捞什子骷髅会有这大威力。对了,那只花狐狸临去时鬼哼了一声,是不是挨了你一刀?”

  “应该是,我感觉得到刀子割皮肉时的那种味道。”

  “现在言归正传,我们不能就这么耗下去,想想看,什么人有能耐救治公子?”

  “当然有,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远水暂且不提,先说近水……”“你说呢?”

  “这……”王道抓耳搔腮:“洪老大,依我看,这种鬼地方什么门也没有,我们赶回垣曲。”

  “垣曲有门?”

  “有,骷髅头是‘鬼脸罗刹’的招牌,至少我们可以从她身上打主意,能逮到‘花间狐’更好,玩点子也得有对象,对不对?”

  “嗯!有点道理。”

  韦烈一动不动,状类死人。

  洪流再次伸手检视,触摸了一阵,脸孔突起抽搐。

  “完了!”

  “什么完了?”

  “公子不但经脉错乱,真元也快要散光……”

  “啊!这……真的是要命,怎么办?”王道也伸手探触了一下:“真的是这样,洪老大,就算我们能赶回垣曲,恐怕也……”以下的话当然不好听,所以他也就不说了。

  情况的确是危殆。

  “我要重操旧业!”洪流一挺腰从地上站起身来。

  “什么?你……再去杀人赚银子。”

  “不是赚银子,是杀人!”

  “杀人?”

  “不错,凡是跟公子有过节的我全杀。”洪流表现非常激昂。

  就在此刻,一个带着浓重种腔的声音道:“哥子,你能杀多少人?”人随声现,是一个俊书生,他身后还跟两个俊书僮,不速而至的正是“多事书生”王雨。

  王道和洪流先是一震,然后又松下气来。

  “来得好!”王道脱口说,他知道王雨有常人所不及的能耐,的确是喜从天降:“这下公子有救了?”

  “怎么回事?”王雨目注昏迷不省的韦烈。

  王道抢着把经过说了一遍。王雨皱了皱眉头。

  “你们两个是韦公子的助手?”助手二字用得很恰当,如果说跟班手下什么的,听了总是不大顺耳。

  “是,我叫王道,他叫洪流。”

  “你们两个对韦公子相当忠诚。”

  “尽本分而已”。

  王雨在韦烈身旁蹲坐下去,伸手检视伤势,眉头紧紧舒舒,最后皱成了一个倒八字,一望而知情况不乐观。

  王道直搓手。

  洪流则是蹙额木视。

  “古怪!”王雨开口:“这叫什么伤,前所未见。”抬头,“可曾仔细检查过身上有什么异常的痕迹什么的?”

  “检查过了,什么也没有。”

  “你们两个准备把他送回坦曲?”

  “是的,比较容易想办法,在此地什么门都没有。”

  “他回不到垣曲。”

  “这……”王道瞪眼。

  洪流也瞪眼。

  “韦公子不但经脉逆行,而且在逐渐消散,要不是他根基稳固,早已无救,现在一搬动,会使伤势恶化,后果不问可知。”

  “那……怎么办?”

  “我先助他一口元气,让他能维持住现况,然后我赶回垣曲设法迫使‘鬼脸罗刹’出面解救,你们就在附近找地方安顿,我尽量快去快回!”

  说完,立即改变姿势成为跌坐,一手按上“脉根”,另—手附贴“命门”,闭目垂帘,开始以先天真气助韦烈稳固真元。

  只盏茶工夫,收功起立。

  “成了,你们随时注意他的变化。”

  “谢王公子!”王道与洪流同声。

  “不必,我跟你们韦公子一见如故,交浅但情深,不必言谢,我这就走!”转身,与二书僮飘然而去。

  “这王公子要是女的,也是个大美人!”王道说。

  “你他妈的这种时候还放这种屁。”洪流发了火。

  “闲话一句,何必出口成章。”

  “以后这种闲话少说,快去找房子。”

  王道耸耸肩,一溜烟地飙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