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六十三


  “师父!”二徒弟明月开口:“真的,师父……”

  “你也认为我变了?”

  “这……是……说不出来,感觉怪怪的。”

  “无量佛,你两个是穷疯了,我这一趟出门,碰到不少善心施主,化的功德不少,不化缘也可以稳吃上三年。”拍了拍腰间重甸甸的布袋:“闲话少说,快去整备酒菜,为师的累了,得好好吃喝上一顿。”

  “师父!”明月日注那布袋:“米没了,只剩下双只腌兔,一束菜干,其他什么都没有,是不是立刻去……”

  “菜干腌兔也不错,先将就一顿,吃完再去采购些好料,这酒嘛……香积橱下那罐打开来喝。”

  “师父不是交代那坛酒要等到祖师诞辰那天……”“去,去,现在有的是银子,可以卖一车来囤着慢慢享用,还争一坛子臭酒。”

  “是,是。”两徒弟欢应着,只差没手舞足蹈。

  师徒三人进观。

  韦烈正要现身跟进,两条人影闪现身前,竟然是王道与洪流,不禁大为惊诧,他们两个怎会到王屋来?

  “公子!”两人齐声叫唤。

  “你俩怎么来的?”

  “追人来的。”王道回答。

  “追人,追谁?”

  “鬼算盘!”

  韦烈心头一震。

  “追‘鬼算盘’?”

  “是的,洪流在洛阳附近踩到他的足迹,便暗中钉梢,结果他又往西来,伴随的是一个老道,我们会合之后一起行动,追到前边镇上却追丢了,我想,道士落脚之处必是道观,向人一打听,这附近有三座道观,一座在山边,我们查了另两座没线索,这里是第三座,公子您……怎么会在这里?”

  “有事路过!”韦烈虚应了一声,心里在想:“多事书生王雨曾经运用所谓‘神通’推算,人在西,东西在东。司马茜在西没错,而东西当初判断是在‘鬼算盘’手上,他是在洛阳被洪流查到,原本在东也正确,刚才清虚老道在林子里埋了个人……”心念之中若有所感,急声道:“跟我来!”

  三人来到埋尸的林子。

  “挖开!”韦烈手指那堆新土。

  “公子,这土里……”王道惊奇地问。

  “挖开来看看就知道。”

  土坑很浅,王道与洪流合力,没几下便挖开了。

  土开尸现。

  “呀!是具尸体。”王道惊呼。

  “这……不是那老道吗?”洪流也惊声说。

  韦烈的两眼瞪老道,他住在山中,虽然没跟老道打过交道,但师徒三人和老道观他是熟悉的,死者真的是清虚老道,身上的道衫履袜已被脱光,刚才的……

  “我们回清虚观抓人了,他是‘鬼算盘’的化身,快,我明入,你两个暗抄。”最后一个字离口,人已标出。

  王道和洪流与韦烈相当有默契,不必多作交代,该采取什么行动是自然的反应,互望一眼,跟着出林。

  就在三人离开之后,一名老道从浓枝密叶之中转了出来,他,正是“鬼算盘”冷无忌的化身,他为了找一个稳妥的藏身之所,钉上了清虚老道,因为两人的身材外貌有相似之处,稍一改扮,便可以假混真,在他完全明白了观中底细之后,便杀了老道由自己瓜代,想不到的是韦烈居然撞了来,使他功败垂成。

  “好小子,他怎么会在此地出现?”鬼算盘自语:“要不是我心血来潮,出来瞧瞧,非鼻子对眼睛不可,看来牛鼻子是当不成了,得另外想办法!”说完,又朝那堆新土道:“牛鼻子,你我的运气都不好,认了吧!”

  退入林深处,隐去。

  韦烈进入清虚观。

  道老松风迎上,打了个稽首。

  “施主驾临敝观有何贵事?”

  “在下跟清虚道长约好在此见面。”

  “啊!请随贫道来!”

  到了厢房,只见桌上已摆了酒菜,但却不见人影。

  “咦!奇怪,师父他老人家……”松风惊异。

  韦烈心头一凉,他马上判断出“鬼算盘”冷无忌已经闻风而遁,这邪门人物比鬼还要诈,只不知王道和洪流是否有所发现?心念之中道:“去找找看!”等松风离开,他立即掠了出去,“鬼算盘”要溜应该还不会去远。

  出了观门,他毫不犹豫地登上观后的高处,居高临下,视线可以及远,了望了一阵,半个鬼影都没有。

  王道与洪流从不同方向双双来到。

  “公子,那只老狐狸溜了?”王道问。

  “的确是诡,以后要找他难了,他现在是道士,以后又不知会变成什么形象。”韦烈愤然地说。

  “公子,别泄气,他逃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上天入地,我‘雾里鼠’也要把他给揪出来,我不信这个邪。”王道挺挺胸,很有自信的样子。

  “少吹,小耗子别让狐狸给咬了!”洪流冷冷地说。

  “洪流,你是欠揍?”王道瞪眼卷袖。

  两人有事没事都喜欢斗,韦烈已司空见惯o“我在附近守候,你两个到远处去搜。”

  “好!”两人应了一声,分头自去。

  韦烈上了山桠口,这里地势高,视野良好。

  “鬼算盘”并没走远,他在半路上被截住了。

  截住他的是“花间狐”龙生。

  “龙老弟,幸会!”“鬼算盘”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的确是幸会了!”“花间狐”也笑着回答。

  “老弟怎么走上这条路来?”

  “办件小事。”

  “噢!”

  “老哥怎会不声不响离开垣曲?”

  “哦!这个……嗨,事逼处此,没办法,来不及跟你和方老弟商量,不过,我想……迟早还是会合在一道。”

  “对,我们不是又见面了吗?”花间狐淡淡一笑;“你老哥号称‘鬼算盘’,任何事都会精打细算,算盘珠子是不会拨错的,方老弟对老哥是深具信心。你我三人之间的协定想来不会有所变易?”

  “当然,当然。”

  “有个消息小弟不能不告诉老哥……”

  “什么消息?”

  “听说,贵会主亲自出马,在查老哥的下落。”

  “鬼算盘”老脸变了变,但瞬间又恢复正常。

  “有这种事?”他故作惊奇:“奇怪,我跟敝会主一直保持联络,还受命执行一件重大任务,她怎会查我的下落?老弟莫非误听……”

  “误听是没有,好像……是为了老哥的副手宋世珍无端被杀的事,贵会主十分震怒,这点老哥清楚吧。”

  “清楚,宋副总管是死在‘天涯浪子’剑下。”鬼算盘义愤填膺,情绪也相当激动:“我日夜奔波,就是在找姓韦的。”吐口气又道;“当然,找姓韦的也是为了我们三人之间的协定,那是首要目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