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五十三


  “多事书生,原来你是蓄意来的,你说的话半个字都不足采信。”

  “错了,在下说的全是实话,会主不妨逐一查证。”

  “你说你们不是一路……”

  “本来不是同一路,他走一条,在下走一条。”

  “本座不信!”

  “这无关宏旨,是一路是两路差不了多少,纵使是敌对的人,有时也难免会走上一条路的,与事实无关。”

  “现在你们打算怎样?”

  “在下说过,一向讲和平,以和平手段解决问题,现在天涯浪子既然无事,我们当然告辞,以后的事又当别论。”

  “会主,在下先声明!”韦烈开了口:“贵会总管冷无忌掳人勒索,事后背信不放人,在下誓不放过他,至于诬指在下是杀人凶手一节,是否他有意嫁祸,真正凶手是谁,在下也一定要予以查明,会主把此事当作贵会的私事处理,或视如个人之事悉听尊便!”说完,转向王雨道:“王老弟,我们可以走了!”

  “走吧!”王雨耸耸肩。

  双双一抱拳,掉头扬长而去。

  大刀会主木立当场,她知道留人不住。

  其余的只有干瞪眼的份,一个“多事书生”已经够瞧,现在又加了“天涯浪子”,那是说多可怕有多可怕。

  出了大门。

  “韦兄,小弟还来得及时吗?”

  “太恰当了,愚兄尚未致谢。

  “小事一件,不足挂齿,相交即是缘份。”

  “老弟是如何知道……”

  “小弟有这方面的‘神通’!”

  不知是笑话还是真有‘神通’这回事,对方这么说,韦烈当然不便追问,只好报以一笑道:“真是缘份!”

  “小弟一向最相信‘缘份’二字的。”

  “愚兄亦然。”

  “那太好了,我们何往?”

  “垣曲!”韦烈心意一转:“不过……”

  “不过什么?”

  “愚兄还有点小事必须处理!”他想到此行的结果必须对路遥有所交代,还有小青坟前发生立碑和挂玉锁的事也需要加以进一步的查究。

  “好吧!那我们又该说后会有期了!”

  两名俊书僮笑吟吟地迎上前来,作揖。

  “韦公子!”两人齐声说。

  “我来介绍,他叫立仁!”王雨指着稍高的一个:“他叫立之!”

  “哦!立仁、立义,这两个名字好!”韦烈点头说。

  立仁、立义相视一笑。

  韦烈现在是当面近对二僮,觉得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再看王雨也有那么点微妙感觉,不禁皱眉。

  “韦兄想到什么?”

  “这……愚兄突然觉得三位似曾相识!”

  “啁!这就叫缘份,所谓一见如故。”

  “对呀!”二僮齐声附和。

  “唔!缘份!”韦烈讪讪一笑,不再说下去。

  院内花园用围墙砌了一个方角自成独立小院,院门紧闭,里面是一幢精舍,久没整修,已显得有些古旧。

  庄主司马长啸来到门口,脸色憔悴还带忧戚。

  “咯!咯!”他用手指叩门。

  ”外面是谁?”里面传出一个苍老之声。“是我!”司马长啸回答。

  “哦!是二公子……庄主,什么事?”

  “我要见大公子!”

  “你去说—声,就说我一定要见!”想想又加重一句“非见不可!”

  “好吧!”

  司马长啸不安地在门前踱步。

  好一阵门才打开,是个两鬓见霜的老苍头—老蒲“庄主请进!”司马长啸步入,门又关上还加了栓。

  精舍明间凉榻上亭枕躺着一个面带病容的老人,他就是老大司马长江,他已经躺了二十年足不离精舍,老蒲是他的亲信下人,唯一寸步不离照料他的忠仆,二十年之间,除了司马长啸偶而能进这门之外,他不见任何人。

  “大哥,你……还好吧?”司马长啸近榻。

  “心已死,身未灭,有什么好不好?”说话似乎很费力,神色是极度的萎靡消沉,两眼无神,是个活死人。

  “大哥……”

  “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司马长啸脸上掠过一抹痛苦之色,吐了口气。

  “大哥,你这样……做兄弟的心里好苦。”

  “什么事要见我,快说!”

  “我见到……路遥!心里积怨很深,看来永远化不开。”

  “应该的。”司马长江闭了闭眼,脸皮子抽动了数下,眼角沁出了两颗泪珠,幽长地一叹,然后突然张大眼,目光相当怕人,以颤抖的声音道:“老二,我之所以苟活下去,是要留这副皮囊,准备交给路遥,以消他心头之恨,等有一天……我会请他来,要他亲手杀我,以赎我的不赫之罪。”

  “大哥!”司马长啸也激动下泪:“你何必……”

  “还有事吗?”

  “我也见到小青的丈夫,一表人才,一流武功,他叫韦烈,外号‘天涯浪子’,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哦,韦烈,小青……”声音凄哽:“是该长得可以嫁人了,我……算了,一个心已死的人还有什么好说。”

  “我……说来惭愧,几乎不是韦烈的对手。”

  “什么?”司马长江又瞪眼:“你跟他动武?”

  “大哥,是因为……误会。”

  “什么误会?”司马长江似乎突然有了精神,很大声,而且非常激动。

  “是……是因为彼此不识,偶然碰上,所以……”司马长啸不敢说出司马茜这一段,他怕大哥受不了。

  “做大不忠,亏你现在是一庄之主。”

  “大哥,我知错了。”

  “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你走吧!”

  兄弟之间的距离是愈来愈远了,几乎已成了路人,但司长啸并不怪大哥,大哥所受的打击足够毁灭一个人有余,他的心是真的死了,所以对路遥才宣称他已经不在人世,事实也是如此,他孤寂地苟活在一个绝望的世界里等待生命的终结。

  “大哥,那……我就不再烦你;如果你有什么要我这……做小弟的去办,就叫老蒲通知我一声!”他深望了大哥一眼,转身步出。

  老蒲开门又关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