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四十九


  “噢!”路遥也是惊异莫名,瞪大眼,半晌说不出话。

  “我本来猜想定是小青生前心爱之物,舅舅挂上去的,后来一想不对,第一,我从来没看过小青有这东西,再来,这东西价值不菲,舅舅挂了不会留下不带回去,这当中一定另有文章,太古怪了!”

  路遥苦苦思索了一阵。

  “小烈,这玉锁跟石碑是否同一人所为?”

  “可能是,但我猜不透其中原因。”

  “我想……会不会是……”

  “舅舅想到什么?”

  “常来探墓的蒙头怪人,他曾说过对小青有亏欠。”

  “这……也有可能,可是他是谁?小青是舅舅扶养长大的,是谁对小青有亏欠,难道舅舅一点影子都没有?”

  “呃!我再想想……”路遥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想来想去,只有凌云山庄的人有可能,可是……蒙头怪人否认是山庄的人,别的……我就无从想象了。

  蓦地,坟后方向传来数声惨号,而且距离很近。

  韦烈与路遥一愣之后,双双循声扑去,坟后不到十丈的树丛里,横了三具尸体,背负大刀,是大马会的弟子,连拨刀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杀了。

  “谁下的手?”韦烈脱口说。

  “当然是立碑留玉锁的人,不然还会是谁?”

  韦烈穿林而去,不久又回到原地。

  “怎么样?”路遥问。

  “半个影子都没有!”

  “这真把我弄糊涂了!”路遥摇头。

  “舅舅!韦烈目光闪了闪:“目前的情况不但诡谲,而且复杂,凭空去想绝理不出头绪,只有层层剥笋法,让对方现出原形。”

  “你怎么剥?”

  “我自有道理,此地就劳舅舅照应,我马上展开行动,玉锁片就请舅舅留着,我带在身边怕遗失。”

  “你现在就要走?”

  “是的,不能给对方弄鬼的机会。”

  “对了,小烈,我还有句话要问你,那个酷似小青名叫紫娘的女子,现在情形怎么样?”路遥是爱屋及乌。

  “她……下落不明。”韦烈轻轻一挫牙。

  “什么,下落不明?”

  “是的,我正在找她。”

  这……从何说起?”

  农家小屋,简陋的卧房。

  司马茜和衣躺在炕上,房门是由外反锁的,她等于是被拘禁,由于久不梳洗,头发蓬乱,与疯女无异。

  她的眼睛有了光,仿佛已回复些意识。

  “我是谁?为什么……我老是想不起来?那虐待我的男人又是谁?……”她痛苦地自言:“我是从那里来的?……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为什么?天啊!”她用手绞扭自己的头发,无奈又无助。

  “对了,有个人,我很喜欢她……他不打我,也不骂我,他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泪水涌出,由眼角流向枕头,也流进耳朵,耳朵痒得难受,她坐了起来:“他不准我哭,他会打我……”她赶紧擦干眼泪。

  房门开启又关开上,进来的是方一平,脸上带着狞笑。

  司马茜像老鼠见了猫,赶紧低下头,人在发抖。

  方一平用手托起她的下巴。

  “你又哭?”

  “唔!我……我没有哭!”

  “啪!”一记耳光:“眼睛是红的,还说没哭!”

  司马茜抚被打的脸颊,不敢抬头。

  “听着,不许哭,不许闹,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我就活活打死你,把你抛在荒郊野外喂狗。”

  “不……不要……我听话!”她缩成一团。

  “司马茜,千金小姐,我会让你慢慢消受。”

  “你……”司马茜突然抬头:“叫我什么?”

  “叫你贱货,小母狗!”

  “不……不是,你刚才叫的不是……”

  方一平脸色骤变,从衣底摸出一个小瓷瓶,拔开塞子,倒了一粒豆大的红色丸子在手里,然后用手指钳住。

  “快吞下去!”

  “我……”司马茜缩得更紧:“我不要吃……”

  “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剥光你衣服修理你。”

  司马茜畏怯地伸出颤抖的手接过。

  “哈哈哈……”方一平仰头大笑。

  司马茜悄悄把丸子扔到炕后。

  方一平收敛了笑声,阴阴地道:“让你恢复意识那还得了,你永远是我的,等我宰了韦烈,接掌凌云山庄,你还会活着,白痴般活下去,永远不见外人,你老子老娘会一辈子感激我收容他们的白痴女儿。哈哈哈……”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司马茜偷觑了他一眼,又垂下头去。

  大刀会总舵。

  是一座座落在深山里的古庙,老旧但依然宏伟,一共有三进之多,可以容纳上千人。

  庙门前八名武士抱刀而立,左右各四呈八字形。

  韦烈步履从容,直抵庙门,他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因为沿途桩卡并没有讯号传进。

  “什么人,站住!”右首第一人出声暴喝。

  八个人齐齐握刀柯把作出戒备之势。

  韦烈到距警卫武士身前五步之处才停住。

  “你是什么人?”原先喝话的大声问。

  “访客,要见你们会主。”

  “可是拜帖?”

  “没有!”

  “报上名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