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四十八


  “你定要插一手,那是你的事。”方一平拿跷了。

  “如果你说了假话,我保证你会后悔。”

  “我方一平从不做后悔的事。”

  韦烈自顾自转身,扬长而去。

  方一平吐了口唾沫在地上,阴阴自语道:“韦烈,你少神气,后悔的是你不是我,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突地,一个清朗但南方音极重的声音道:“尊驾想必就是‘梅花剑客’了,久仰大名,今日幸会!”

  方一平心头一震,侧过身,一看,不由愣住了。

  一个面如冠玉的锦衣少年缓缓步近,以临风玉树这名词来形容,的确非常恰当,尤其那份气质,堪称高雅。

  “幸会,请恕冒昧!”少年作了一揖。

  “朋友是……”方一平期期地说。

  “小弟王雨,人称‘多事书生’,刚到北方,便听说方兄的大名,衷心窃慕,只恨无缘识荆,今日在此巧遇,实在是三生有幸!”说话是文绉绉的。方一平一听对方名号,心里立即打起了一个结,“多事书生”这名号从没听人提起过,听起来很邪门,但偏偏人又长得俊。他出现得太突兀,要是多起自己的事来岂不糟糕?看上去是个文弱书生,只不知功力如何?

  “过奖,愧不敢当,恕我托大,就称你王老弟……”

  “承蒙看得起,太好了!”王雨微微一笑,这一笑比女人还迷人。由于是男人,所以其魅力是另具一格。

  “王老弟是从南方来?”

  “是的,小地方成都府。”

  “此来北方是……”

  “增长见闻,多交几个朋友!”王雨说得非常自然:“刚才小弟见有一人匆匆离去,是方兄的好友?”

  “我,这……好友谈不上,认识而已。”

  “是这样!”话锋顿了顿:“看方兄器宇轩昂,不愧是大英雄真武士,小弟庆幸能结识,能问方兄何往?”

  “垣曲。”

  “啊!真不巧,小弟的目的地正相反,那只好另图后会了!”说完,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那就后会有期了!”

  “告辞!”王雨一揖离去。

  方一平望着王雨的背影肚内寻思:“到底是什么路道?这么俊,衣着这么考究,居然从步而行又不带从人,着实有些邪门,尤其‘多事书生’这外号费人猜疑,看样子听谈吐,却又不像是爱管闲事的样子,这以后得多加留意。”

  韦烈在半路顺便买了香纸,直接往小青的坟上,到时,月亮已升起老高,坟地一片凄清。韦烈怀着凄怆的心情直趋墓前,泪水已不自禁地滚落,哀哀地道:“小青,我又来看你了,你寂寞吗?你……”他垂下了头。

  突地,他发现坟前有烧残的香棒,还有一堆纸灰,不由悲声喃喃道:“小青,舅舅已经先来看过你了?”

  抬头,又发现墓碑似乎挂了样东西,仔细一看,不禁大感骇异,挂着的,赫然是一片穿着金钱的玉锁,他取在手中,看出是珥名贵的蓝田玉。这是怎么回事?是舅舅挂的吗?为什么不拿回去吁在记忆里,小青没这玉锁片……

  怪事,的确是件怪事!

  呆立了一阵,韦烈把玉锁片揣入怀中,准备向小青的舅舅路遥求证,然后他点香插上,再焚钱化纸。

  小青的音容笑貌再次呈现脑海,她生前的生活片断也历历在目。温婉柔顺的性格,体贴入微的情爱,在世间能再找到第二个吗?没有,不可能有,他的心在滴血,灵魂像是已被撕裂,他坐了下去,不断地想,故意让痛苦一波一波地加深,似乎如此方能稍灭刻骨铭心的夫妻之情所引起的自我折磨。

  “唉!”一声悠长的哀叹响起。

  韦烈从梦魇中醒转,起身,路遥已站在眼前。

  “舅舅!”他悲唤了一声。

  “小烈,死者已矣,小青看到你如此自我折磨她会伤心,你忘了……有次你练功走岔,她整整哭了三天三夜,人几乎完全崩溃……”

  “舅舅,不要……再提了?”

  “唉!是她福薄,怪谁?”

  “如果她不怀孕,就不会……”

  “小烈,别傻了,娶妻是为了传宗接代,能不怀孕吗?难产,总有人过不了这一关,这一切都是命定。”路遥以衣袖拭去了老泪,转变话题道:“小烈,你来了两天,为什么不去看看我?”

  “我……舅舅,我刚到!”

  “你刚到,那……那玩意儿不是你弄的?”

  “什么玩意儿?”韦烈惊奇。

  “喏,你看那边!”路遥用手一指。

  右前方赫然竖了一块五尺高的石碑。韦烈愣了愣,来的时候一个劲往墓前跑,竟然没发现这么抢眼的东西,忙弹了过去,一看,碑上赫然刻着“擅动此地一草一木者死”十个大字,笔力相当苍劲,刻工也十分地传神。

  “舅舅,这……”韦烈惊诧莫名。

  “我以为是你立的,昨晚才发现。”

  “这……会是谁做的?”

  “不是你,我想不出谁会做这件事。”

  “看来立碑的目的是在保护墓地不受侵扰,可是……一座普通的小坟,怎么……”他忽然想起以鬼计巧取“宝镜”的就曾把小青的墓列为要胁条件之一,难道这又是阴谋者故意玩的花招,警告自己别再追究这档事?太可恶了,非挖出这恶徒不可。随即,他又想到方一平提供的线索,大刀会总管“鬼算盘”冷无忌和他的副手宋世珍,他们的嫌疑非常大,可是……

  这玉锁片又怎么解释?

  “舅舅,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这个!”韦烈从怀中取出玉锁递了过去。

  路遥接在手中反复细看之后道:“这怎么回事?”

  “舅舅认得这东西?”

  “不认得,从没看过,你从那里得来的?”

  “挂在小青的墓碑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