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四十一


  “死了?”路遥咬牙切齿,两个赤红的眼珠子瞪得几乎要脱出眶外:“他怎么能死,还没遭到报应就死,苍天无眼。”长长喘了一口气:“司马长江死了还有你,这笔债就由他替他还,反正非还不可!”

  “大哥,你听……”

  “我什么也不听,只要讨债!”声落,杖挟雷霆之势劈出,相当惊人。

  韦烈后退数尺,他是头一次见识路遥的武功。

  “大哥,可以不动手吗?”司马长啸边闪边说。

  路遥根本充耳不闻,一杖落空又是一杖,呼呼风响,有如毒龙出洞,夭矫盘旋,暴敛狂伸,戳、劈、点、打、盘、挑、绞、扫一式紧似一式,部位角度极尽玄奥,招里套招,式中藏;式,令人叹为观止,那样子似要把司马长啸砸碎才甘心。

  司马长啸一味闪躲,险象环生。

  路遥一口气攻出了三十六杖之多,错非是司马长啸这等身手,换了别人恐怕十杖也接不下,如果是一般高手,真的早已在五杖之内被砸扁,光挨打而不还手,功力必须在攻击者之上,因为守与挨是两回事,采取守势除了闪辟还加上格架,而挨打便只有闪躲一途,这如一下闪不过避不开,后果不问可知。

  于此,也可看出司马长啸的武功的确不凡。

  路遥主动收了杖。

  “拔剑还手!”

  “我不会跟大哥斗的。”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杀你?”

  “希望大哥不要太固执。”

  “废话!”路遥大吼一声,手中杖斜斜半扬,脚下不丁不八,背微弓,腰微挫,一个非常古怪的姿势。

  “大哥要用不轻易用的杀手?”司马长啸声带凄凉。

  “讨债,我还需要保留吗?司马长啸,我……想想,秋萍她……死得多凄惨?”路遥的眼睛红得像要喷血。

  “大哥,那是误会。”

  “误会?哈哈哈哈……”笑声比哭声还难听十倍。

  韦烈心弦连颤,他不知道秋萍是谁,但听得出来这是人命债。

  笑声停止,路遥怪姿不变。

  司马长啸突地转身电飞而去。

  路遥没追,缓缓收势,口里道:“你逃不了的,我会到凌云山庄去讨。”

  韦烈突然感觉到思绪很乱,小青是路遥扶养长大的,一直以父女相称,到了跟自己结婚之时,路遥才要她改称舅舅,那就是说小青的娘跟路遥不是兄妹便是姐弟,可是小弟为何姓路?她娘与凌云山庄有何干连?

  “舅舅,秋萍是谁?”韦烈忍不住问了。

  “就是……小青的娘。”路遥老眼泪光莹然。

  “哦!”韦烈惊叫了一声:“那,该是我的丈母?”“不错!”

  “她之死……跟司马家……”

  “不要再提,提起来我就……伤心!”泪水滴落。

  韦烈只好住口。

  路遥用衣袖擦去了泪水。

  “小烈,司马长啸怎么会找上你?”

  “因为……”韦烈想,一说话便长了,最好暂时以最简捷的方式交代:“我跟他的徒弟方一平起了冲突。”

  “他为了护短来找你?”

  “是的!”韦烈点点头。

  “下次他再找你,尽管放手杀了他。”

  “这……”韦烈又想到司马茜。

  “没这那的,杀他是为小青母女讨公道。”

  “唔!”韦烈只好含糊地回应,立即转变话题:“舅舅怎么来的?”

  “跟踪司马长啸来的!”

  “哦,舅舅,能不能请您先回去?”

  “为什么?”

  “我担心……有人会破坏小青的坟墓。”

  “有这种事?”路遥瞪大眼:“你根据什么……”

  “舅舅,说来话长,我现在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办,请您先回去,特别注意那蒙头怪人,我办完事马上回去再向您详细禀告。”

  “好,我这就上路。”路遥一点也不婆婆妈妈,说走便走。

  韦烈在客店里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已经足不出户地枯等了一两天,司马茜并没有送回来,显然已经上了恶当,心里担忧小青坟墓的安全,但又不敢离开,他快急疯了,尤其司马茜落在对方手中,会有什么遭遇难以想象,最糟的是到目前为止,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所想到的几个纯属臆测,也许其中之一是,也许全不是,打“宝镜图”主意的太多了。

  房门突起叩击声。

  韦烈下意识地一阵紧张。

  “是谁?”

  “店里小二李大头。”

  韦烈大失所望,他以为是对方践约放司马茜回来了。

  “什么事?”

  “有桩……大事向公子禀报。”

  “进来!”

  小二推门而入,反手又把门关上,脸色极不正常。

  “公子!”小二打了一躬。

  “你什么事找我?”

  “小的……”小二迟疑了一下,挺挺胸,像是鼓起勇气的样子:“小的有个同村拜弟叫李保,原先也是在店里干活,负责照料这边的六个房间,他……嗨,为了贪财,结果送了命,小的……一连三晚梦见他来求小的替他报仇,所以……”

  “李保我知,刚投宿你们店里时就是他负责照料的,他被杀了?”

  “是的!”小二擦了擦眼睛:“小的跟他是一道拖鼻涕长大的,他从小没老子,对他老娘很孝顺,是个好小伙子,只是一时糊涂,被坏人利用……”

  “你到底要说的是什么?”

  “公子不是离开了几天,把女伴留在此地吗?”

  “不错!”提到了司马茜,韦烈立即注意起来。

  “就在公子走后的第二天,店里有个跟公子一样很帅气的客人,给了他两个金锭子,要他送一壶放了迷药的酒给公子的女伴,结果……那位姑娘被迷昏了……”

  “后来呢?”韦烈虎地离椅而起,目暴寒光。

  小二惊悸地退了一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