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三十八


  韦烈的心大为震动,这书生说的绝不是信口之言,方一平为了司马茜而对付自己是本已存在的事实,想不到的一点是他除了与“花间狐’’龙生狼狈为奸之外,又勾搭上了“鬼算盘”冷无忌,而这两个都是出名的邪门人物,方一平的为人可想而知,这叫物以类聚。

  司马长啸的目芒乍放又敛。

  “韦烈,今夜的事并不算完,老夫会再找你。”

  “晚辈随时候教。”

  司马长啸飞闪而去。

  远处传来村鸡报晓之声。

  月亮沉得更低。

  韦烈抱着激奇的心情步近自称叫王雨的书生。

  “朋友到底是……”

  “已经报过名了,王雨。”

  “王兄……”

  “你刚刚不是叫我老弟吗?不必改口;这很好!”

  “好!老弟因何而来?”

  “排难解纷,小弟一向以此自任,也以此为乐,在南方道上,朋友们都称我‘多事书生’,出道三年,排解了江湖纠纷不下百件之多。到了洛阳,便听到你韦兄的大名,很想认识一下,不意在垣曲碰巧得知韦兄与司马庄主之间有了误会,所以便跟踪至而,韦兄不见怪吧?”

  “哪里话,在下其实极不愿意与司马庄主动上干戈,一切都是出于无奈,老弟这一化解,在下十分感激。”

  “感激不必,不怪罪就好,照江湖的规矩,个人恩怨是不容许第三者干预的,这件事小弟算做对了。”

  在月光下,远观与近看给人的感受是有程度上的差距的,现在双方渎面相对,更真切,这叫王雨的书生气质极佳,尤其那一双带灵性的眼睛是动人,可以说极富魅力,他说喜欢排难解纷,光凭外表本身就是一种说服力。

  韦烈突发奇想,如果对方与驼峰秘谷的冷玉霜匹配,那真是一对金童玉女。想到冷玉霜,他的心微颤了一下。

  “老弟……怎会知道这些内情?”

  “小弟说过是碰巧,当然碰巧也得加上代价。”

  “老弟说的代价……怎么解释?”韦烈心中一动。

  “费力气了解状况,花心思决定策略!”

  “啊!”韦烈承认对方说的是事实,凭武力排难是下策,片言解纷才是高招,但要做到这一点,费力气花心思是必然的:“天将破晓,不知老弟下塌何处?”

  “一位父执之家,小弟此番专程到垣曲,便是为了拜访这位父执。”抬头望了望月亮:“小弟该告辞了。”

  “能再见吗?”韦烈下意识地感到一阵依依。

  “当然能,小弟在关洛一带有一段日子盘桓。”

  “那就后会有期了!”

  双方抱拳而别。

  韦烈望着“多事书生”王雨主仆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能有机会结交这样的朋友,未赏不是人生一件快事。

  人影已消失,但音容仍在眼前。

  “公子!”飞跃而来的是王道:“刚才的人是谁?”

  “他自称‘多事书生’王雨。”

  “哦!王雨,跟我同宗,什么来路?”

  “不知道,初逢乍见。”

  “多事书生?……这外号从没听说过。”

  “是有点古怪,多事就是爱管闲事的意思?”

  “他管什么闲事来了?”

  韦烈把经过的情形说了一遍。

  王道手扶头想了一阵。

  “管得好,替公子解了围,要是没有他来,公子与司马长啸之间的冲突还真的难以善了,他真是凑巧来的?”

  “应该可信,凭他天生的气质便是个正派人。”

  “看样子……公子对他很有好感?”

  “不错,你无妨设法了解一下对方的来龙去脉。”

  “嗨!真是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这跑腿包打听的,事情永远干不完!”

  韦烈不理王道的牢骚。

  “关于“花间狐”有什么线索没有?”

  “我去了迎春院!”王道答非所问,这是他生来的毛病,凡事都喜欢故意拐弯抹角,很少正正经经谈一件事。

  “去当寻芳客?”韦烈也有轻松的一面。

  “没兴趣,是去拿回我丢的东西。”

  “你丢了什么东西?”

  “喏!”王道手掌摊开,五粒亮闪闪的珍珠:“我说过这是我留的纪念品,岂能平白便宜了那老鸨。”

  韦烈笑笑,这是王道的本行,并不意外。

  “那耿七妈空欢喜一场。”

  “还有更欢喜的!”

  “怎么说?”

  “这叫误打误掸,我在亭子那边绕了一圈,什么迹象也没有,便折进城,突然想到我的珠子,于是便去拜访迎春院……”

  “是拜访,不是偷溜进去?”

  “嘻!说拜访比较好听嘛,我顺利地取回了珠子,趁便转到公子风流过的香妃小院,不是去闻香,是查探,还没到窗边,一阵男人笑声差点吓掉了我的魂,仔细一看,屋檐下挂了一个鹦鹉架,我敢赌咒,那只鹦鹉便是在土丘上愚弄我们让“花间狐”得以脱身的那只……”

  韦烈双眼一亮。

  “不必赌咒,绝对是那只没错,谁饲养的?”

  “我猜是“花间狐”饲养的,一个卖春的女人不可能调教出一只能听使唤而又发出男人声音的扁毛畜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