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三十一


  “我觉得很奇怪,小青并非江湖人物,只是个无名的普通女子,说什么也不可能引起人注意,而且那只是一座随处可见的小坟,如果是一次,也许是巧合或误会,连来三次可就有蹊跷了。”

  “更不解的是那神秘人不是普通高手,碑上明刻着‘爱妻小青之墓’,你不是普通人物,这当中可能牵涉到你,所以我说很严重。”

  韦烈静静地思索了一阵。

  “舅舅,我明天就去守候:一定要查明原因。”

  “目前也只好如此。”路遥自我解嘲地笑笑:“说句丢人的话,我自忖对付不了对方,所以只好找你。”

  “舅舅,这本来就是我的事,对方如此做说不定就是冲着我来的,必然有其特殊的目的,不过……对方选上小青的坟,这点实在令人想不透。”韦烈皱了皱眉,心头像压上了一块千钧巨石,小青死了,但仍是他的命。

  司马茜口唇连动之后才找到机会开口:“你明天就去吗?”

  “是的,这事不能耽延。”

  “人不是每天在那里,你去一定能碰上?”

  “对方的目的分明就是我,我去了他必现身。”

  “我能陪你去吗?”

  “紫娘!”韦烈温和地说:“你去了不方便,而且……你最好不要淌浑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我……还是要在此地等你?”

  “最好是这样。”

  “那关于我拜托你找……”

  “我已经另外着人打探,不过……要对付‘花间狐’那种邪恶人物,恐怕你一个人太危险,得等我回来。”“好吧!”司马茜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小二端来了酒菜杯箸,重新摆整。

  一老二少入座畅饮。

  另外一家客栈。

  也是客房,一老一少也正在喝酒。

  老的是“凌云山庄”庄主司马长啸,少的是他的爱徒兼准女婿“梅花剑客”方一平,但没有丝毫欢愉的气氛,两个的神色都很凝重。

  “爹!你答应师妹留在外面?”方一平态度相当恭谨,师父改称爹,表示他的身份已完全肯定,超过了半子之分。

  “暂时由她,她是宁折不弯的性子,逼急了……”

  “爹说的是,不过……有句话一平不敢说……”

  “你尽管说,为师的早已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有什么话不敢说的,就是说错了也没关系,你说!”

  “说出来……爹定会生气。”

  “一平,你是怎么啦?变成了婆婆妈妈!”

  “爹,这个……”方一平又犹豫作态了一阵,才以很为难的样子道:“一平是斗胆妄测,也许是错,但目的是为了司马家的名声。师妹跟‘武林公子’从洛阳到垣曲,同出同入,已经很多时日……”

  “你的意思是……”司马长啸的脸色变了。

  “师妹的身体……可能已经属于韦烈。”方一平低下头,脸上现出非常痛苦的样子,为了尊重师父而尽量压抑下胸中的那股怨气:“一平蒙爹收容,视同已出,跟师妹一块长大成人,这桩婚姻是爹和师娘一起作的主,恩同山海,粉身难报,不过……人各有志,一平说什么也不敢怪师妹……”

  “不要说了!”司马长啸按住酒杯的手缓缓降下与桌面齐平,一只酒杯已完全嵌进桌面:“真有这种事?”

  “一平只是据理推测!”

  “这死丫头,如果真的……我不会饶她。”

  “爹!”方一平抬起头:“师妹是不会承认的,也许……她会找很好的理由搪塞。”

  “我还没昏聩。”

  “是的……不过……”

  “又什么不过?”

  “要究明这种事,师娘出马比较方便。”

  “唔!”司马长啸深深点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