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二十二


  他不明白冷玉霜为什么会来这一手,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时间一长,他开始焦虑,烦躁不安,像一只困兽极思突破。于是,他开始找寻出路,他敲遍了四周每一寸窟壁,但实胚胚地全是厚不可测的岩石。

  最后,他又冷静下来,他坚信冷玉霜不是邪门人物,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她的心地应该也是美的。

  于是,他跌坐下来,摒除杂念,内视调息。

  现在是整个地绝对静止,仿佛时光也已停止在某一点上。

  又不知过了多久,韦烈睁开眼,他发现窟里亮了许多,一道光从圆顶斜射而入,本能告诉他这是阳光。他起身仔细观察,看出圆顶竟然有一个碗大的小孔,孔洞很深长,是以在阳光没有透入之前根本看不出来。

  阳光,代表白天。

  他又想昨晚月光下所见的山谷形势,四周都是插天的巨峰,日光照射的时间很有限,必须在午时前后才能直照谷底,而这小洞是斜的,是午前还是午后?如果是午后,现在是未时,如果是午前该是已时,因为他不知道这石窟的座向,所以无法判断方位。

  他来回蹀躞,意念纷至沓来…山突地,他发现阳光照射之点的岩壁似乎有些异样,似乎有一个方形的隙线,很细,如无光照根本不会显现。

  这方形隙线暗示了什么?

  隙线离地约莫丈许,石壁平滑,根本无法攀附。

  好奇是人的天性,武林人更甚。

  他极想一窥究竟,心念数转之后,他拔出佩剑,身形拔起,运足内力,把剑插入石壁将近一尺,手攀剑,人附壁空悬,腾出另一只手触摸,果然是一尺见方的隙线,他试探着用手猛力一按,怪事发生了,岩石沿隙机内陷,现出一个方孔,他的心顿时收紧。深吸一口气之后,把手伸入孔中,摸到一样扁形的东西,他抓了出来,是一个比巴掌略大的紫檀木盒。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现在不光是好奇,而是激动了。

  他再提气,指勾方孔边缘支撑体重,然后拔剑下落。

  平息了一下情绪,收起剑,端详木盒,非常精巧的盒子,盒盖上雕了花边,中间有四个古篆字“宝藏之钥”。

  他内心起了极大的震撼,这不是自己的目标吗?

  他持盒的手在发抖,许久许久,才又平复下来,抬头朝壁间望去,方孔已复原,那道光幢也已消失。

  他忽然憬悟过来。

  驼峰石屋,已正现宝,这石窟便是石屋。

  刚刚的时辰是已正,阳光透入就只那么片刻。

  木盒中便是“无忧老人”遗绢所谓的宝。

  想不到这么快便完成了父母的遗愿,真的是天意。到这石屋是冷玉霜刻意安排的,怪不得她一再支吾不说出驼峰所在。

  既然是宝,她为什么不自取而成全别人?这又是一个不解之谜,可惜现无从查问。

  木盒只是扣住,很容易便打开了。

  一看,又为之呆住,盒里装的是一柄拇指宽,三寸长乌光发亮的铁如意。这就是宝吗?宝在何处?

  取出铁如意,审视了一阵,看不出任何奥妙。

  他闭起眼想,突然想到盒盖上“宝藏之钥”四个字,分明又指出这是开启宝藏的钥匙,那宝藏何在呢?

  他又傻了。

  在茫然无主的情况下,他再次检视木盒,希望有更进一步的发现。

  盒底有寸垫,是一方折叠整齐的绢布,下意识地掏了出来,抖开,在昏昧的光线下赫然发现绢布上隐约有字迹,这一发现,又使他再度激动。运足目力辨认,上面写的是:“先辈遗泽,福德缘齐备者得之,此乃开启宝藏之钥,双僧证果飞升,是谓仙缘。”

  前面三句一看就懂,后面两句可就难解了,“双僧证果飞升,是谓仙缘。”什么意思?根本与前三句连贯不上。

  他反复地看,用尽心思去想,脑胀欲裂,仍然得不到半丝头绪。

  追踪“天残”、“地缺”进入古墓得到“无忧老人”所留的绢图是机缘,在此地碰上冷玉霜是幸运,以后呢?

  这两句似揭非揭的谜语不能破解,“宝藏之钥”便形同废物,因为没有开启的对象,他陷入昏乱里……

  “轧轧!”声中,头顶上裂开了一个大天窗,立即有光照入。

  韦烈不虞有此,倒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出入门户开在顶上,怪不得摸遍了四壁毫无线索,不用说,自己也是从顶上被垂放下来的了。照此看来,昨晚并不是真醉,而是冷玉霜有心设计的,可笑,自己竟这么懵懂。

  “出来吧!”发白头顶,是冷玉霜的声音。

  他精神大振,也许冷玉霜能解此谜。抬头估量,孔洞距地约莫三丈高下,要出去不难,他应了一声:“来了!”身形旋飞而起,“呼!”地一声穿了出去,冲势太强,直升洞外两丈有余,一拧腰,轻轻落下。

  落点是一个矮峰的鞍部,目注四周,仍在谷里,殿堂屋舍远在脚下。日头已偎在山巅,白天视线开朗,这才看清谷壁的险峻巍峨,仿佛是挡住青天,大概只有猿猱才能攀援。

  冷玉霜俏立在一边,面色的确是冷,像寒玉雕琢的,但不碍其美。

  “怎么,你成功了?”

  “谢姑娘成全。”

  “不必谢我,这是你的福缘,我只是引线人。”略顿又道:“说起来应该是我谢你,你使我得到自由。”

  “怎么说?”韦烈大为困惑。

  “我和娘奉令守在此间等待有缘人,平素极少远离,更不用说快意江湖了,如果你不来,可能要守到下一……,”没出口的话应该是下一代,但想到己还没嫁人哪来下一代,便住口不言了。

  韦烈当然听得出来,可是不能接话。

  “这就是驼峰?”

  “你自己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