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十八


  “你怎会找到垣曲来?”司马茜切断了他的话。

  “我是听说‘武林公子’韦烈在垣曲出现,所以……就抱着一丝希望赶了来,我刚到,真巧就碰上……”

  “你判断我是跟韦烈私奔?”

  “师妹”方一平尴尬的笑笑:“我绝对没有那意思,你一向任性,但我相信你的为人,你会严守分寸。至于韦烈,我一样相信他的人品,上次在洛阳我对他起了误会,只是一时意气,事后我已向他赔礼,不信可以问他。师妹,你应该知道我素来是宁折不弯的,低头向人赔不是,可是破天荒,这……完全是为了你。”

  谎言,通常都是最美丽的,令人耳朵受用。

  司马茜无言可答。

  “师妹,随我回去……”

  “不!”司马茜回答得很决断。

  “师妹,你知道师父和师母有多着急?”

  “我不是头一次出门。”

  “可是……这次不同。”

  “什么不同?”

  “师妹,你我的婚事是父母之命……”

  “我不会嫁给你!”司马茜不假思索地说。其实,她心里是在悔恨,人心都是肉做的,方一平的一席话确实使她感动,她发现自己是错了,可是,自己现在已非完璧,还能从父母之命与方一平成亲吗?悲剧已经成了定局。

  方一平的脸色变了又变。

  “师妹,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个被收留的孤儿……”

  脸上现出很痛苦的样子:“不过,不要紧,我会自量的,你只要跟我回家,我……会请求师父解除婚约,这点你放心,我说到做做到。”

  方一平仿佛已变成了另一个人。

  司马茜想大哭一场,但她强忍住了,心里对方一平的愧疚更深,可是能回头吗?不能,永远不能。

  “是我配不上你!”她脱口说了出来。

  “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方一平惊诧。

  “没什么,人各有志,我要走了一”

  “师妹,你不能……”现在已经有许多人驻足而观。

  司马茜扭转身疾步混入人群,她要是再不走,泪水便无法再控制,一个好强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示弱。

  “师妹,我会一直留在垣曲。”方一平大声说,脸止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心里却在道:“司马茜,你已经注定是我的人,我要你付足代价,然后才收留你,师父已经认定我是凌云山庄的继承人,我不会放弃,即使没有你。”

  中条山。

  绵亘千里,山势丛杂险峻,大部份是人迹不到之地。

  韦烈循设定的标志深入五十里之后会合了先遣手下洪流与卫道。

  山区不比平地,日头一歇山便是岚雾的世界能见度几乎等于零,而且日落的时间比平地要早将近一个时辰。现在不过是申牌时分,在平地太阳还吊得老高,但在山区已经是黄昏薄暮,当然,天气特别晴朗的日子会有些例外,但那样的日子并不多。。

  韦烈与两个手下在一个高亢的山洞里煨火烤野味啃干粮,边喝着王道从山区人家搜卖来的杂粮酒。

  “你两个没发现任何形似驼峰的山头?”韦烈问。

  洪流只摇头,他不大喜欢说话。

  “没有!”王道回答:“我俩到此地之后,一南一北分头采察了一天行程都没有任何发现,也许不够深入。”

  “好,我们明天分三路推进,我在中,王道向北,洪流向南,一天之后再向中央会合,如果有情况,入夜之后放‘钻天鼠’连络,还有,别忘了向能碰上的山居猎户打听,这比盲目找寻好得多。”

  “公子不说我也是这么想!”王道嘻着脸说。

  “你聪明!”洪流白了王道一眼。

  “石狮子开口,难得。”王道嘴不饶人。

  洪流又白了王道一眼,但已不再开口。

  韦烈是习惯了他两个的德性,根本不插嘴。

  现捕现宰现烤的山獐味道十分鲜美,佐以山里人酿的杂粮,美酒,的确是别有风味的一种享受,乐趣无穷。

  “嘿!过年啦!”王道突然欢叫一声。

  “什么?”洪流闷闷地顶了一句。

  “看,祥龙献瑞!”王道手指洞外。

  远远的峰间正在火烧山,真的像一条巨大的火龙在蜿蜒蛹动,十分壮观。如果对山区稍有认识,便能判出野火烧山之处距这里至少是大半天的路程,这是指有功夫的,普通人得耗上一天还不一定能到。

  韦烈悠悠地道:“火烧山之处必有种地人家,烧山是为了除杂草,造肥料,驱蛇虫。这一烧可能是几天几夜,我们就以那里作为会合的地点,两天之后回头,先到先等,不见不散,山区太辽阔,钻天鼠信号不一定有效。”

  王道应了声:“好!”

  洪流仍是只点头,不必要的话他是多一个字也不说的,他也有很多话的时候,有时是基于必要,有时是被王道逼的。这种性格正是一个职业杀手的典型,虽然他已弃邪归正不再是冷血杀手,但习惯是不容易改过来的。

  天放亮。

  三人分道扬镳,洪流与王道一南一北,韦烈走中路。

  山区无路,如果有也只是山里人走出来的错杂小道,无法据以到达某一个特定地点,所以对于山势与方位必须有判别的本领,更要紧的是认定一个特殊的座标,凭以分辨本身的位置,现在三人都以火烧过的那座山中央突起的宝塔形尖峰作为指标。

  过午不久,韦烈抵达了昨晚所见火烧山之处。

  山腰已被烧得一片黑,林木多已枯焦,余烟未熄。近山脚峰峰相连的坳地里一片葱绿,与烧过的黑地一比更加显目。意外地,葱绿之中是十来户分散的山居人家自成一个聚落,而作为指标的尖峰正矗立在聚落的正后。

  将近聚落,一个手持虎叉,身背弓跨刀的壮年汉子迎面而来,一望而知是山中猎户,韦烈忙上前打丁个招呼。

  “这位大哥,你好!”

  “客人是……”

  “到山里来访友的。”

  “哦!客人在山里有朋友?”狐疑地打量了韦烈几眼:“山里人不多,这附近五十里之内的乡邻彼此都认识,客人的朋友是谁?”

  “这……在下打听个地方。”

  “什么地方?”

  “驼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