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第 二 章 名花有主

  黄昏。

  白马寺后的山头,荒草墟墓,飞萤闪烁,景象阴森。

  两条鬼魅般的黑影在逡游,进动时止。

  如果近看,还可以辨认出形貌,是两个服装诡异的老人,一样的瘦瘦高高,发如乱草、半长不短的粗麻布衫齐膝,黑带系腰,各跨一个小药葫芦,高腰——已分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脚登芒履,行动满轻捷的,最大的特征是少臂缺耳。

  这两个,正是域外连鬼都怕的恶煞“天残”和“地缺”,在中原武林认得他俩的人极少,因为平素极少踏入中原。在域外提到“大漠双怪”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

  少臂的是“天残”天生少了半截左臂,只有根骨棒藏在袖子里,所以左袖下半截是虚飘的。

  缺耳的是“地缺”,两只耳朵齐根而没,不知是如何被削的,剩下两个耳孔掩在乱发里,没耳朵,长相不怪也变怪。

  日落月升,北邙鬼——又是一番恐怖景象。

  双怪在一个大土包之前停了下来。

  “我说残的,这大土堆可能有门道。”地缺说。

  “缺的,这些日子有门道的少说也有二十处,到头来是一场空,我看这土堆也差不多,包准又是浪费力气。”天残似乎已泄了气。

  “残的,你打算放手了?”

  “我可没这么说。”

  “那就打起精神,把整个邙山翻转也要找出来,这土堆的样子看,是最古老的一座陵墓,墓室一定很大,我们只要找到入口,说不定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

  “那就动手吧!你由左,我由右。”

  “好,动手。”

  两老怪是带了工具来的,小铲长扦,铁锤凿子,一左一右,拔草翻土,扦插锤敲,一寸一寸地探索。

  不远处长草掩盖的土坑埋伏了一条小小身影,是“雾里鼠”王道,他的点子不错,盯牢两老怪,以逸待劳,如果两老怪有所发现,就等于是他的收获。当然,他是万分小心的,要是被两老觉察,就要变“土里鼠”了。

  两老怪拼命在探索。

  王道在坑里闭目养神。

  月到中央。

  王道昏昏欲睡。

  “啊哈!”地缺发出一声欢叫。

  王道从半睡中惊醒,赶紧伸头张目,空道的高手,视力和听觉都超人一等,虽然隔得远,但如近在身前。

  “天残”从另一端绕了过来。

  “缺的,怎么样?”

  “我找到了,你听!”说着,把铁扦伸人挖开的穴里戳击,穴里发出石板被敲击的声音,但微带一点空洞回响,这是听觉非常敏锐的人才能听得出来。

  “下面是石板?”天残说。

  “对!”

  “石板的厚度在半尺之间?”

  “不错!”

  “这应该是封石,如果是墓墙砌石就不会有回音?”

  “唉呀!缺的,你够聪明!”

  “废话,相处了将近一辈子,你今天才知道我聪明?”

  “得,得,先别抬杠,我们合力把门道开出来。”

  “说不定又是空欢喜。”

  “总得要证实呀!”

  “动手!”

  两老怪一齐动手,土块草兜纷飞中,直立的石板一角现了出来,只盏茶工夫,门户全现,石板是由内向外平贴的,足有半扇门大小。

  “啊哈,残的,这一次算弄对了。”

  “何以见得?”

  “这不是墓碑,是近封的侧门,从积土来看,湮没已经多年,现在的问题是有没有机关控制。”

  “简单,把它震碎不就结了?”

  “嘿!说你聪明还真聪明,来,试试看!”

  草坑里,王道的脖子已伸得很长。

  一般所谓的碎碑裂石都用“劈”的方式,因为用劈等于是藉物击物,力道集中于一点,由整度而产生强猛的撞击力、破坏力以数增加,而现在“地缺”是以手掌贴物,全凭一股精纯内力震碎石板,这一手弥足惊人。

  “缺的,我们进去吧!”天残有些迫不及待。

  “慢着,墓穴长年封闭,会产生一种有毒的地气,遇火会引起爆炸,人吸入会中毒送命,得先试试。”

  “怎么试法?”

  “现成的材料!”

  “地缺”立即在近旁抓了些枯草结成一个人头大的草球,用火摺子点燃,然后从洞口抛了进去。半晌之后,洞里一无动静,还有轻烟冒出,他用鼻子闻了闻……

  “怎么样?”

  “没问题,墓穴里很干净。”

  王道在心里自语道:“这两个老鬼跟我一样聪明。”

  “地缺”随即点燃了事先准备妥的牛油火炬,偏头道了声:“进去!”两老怪进入墓穴,炬光隐去。

  王道现身到穴口附近观察了一番,然后又退到一箭之外的地方引燃一枚“钻天鼠”,一颗火红的星曳着芒尾直冲霄汉、势尽,停在半空,“波!”地一声爆开,变成一群散碎流星洒落、陨灭。信号已发出,他坐下来等。

  片刻之后,山下方向也升起了同样的信号,是洪流在中途位置接应的讯息。

  半个时辰之后,“大漠双怪”不见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