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别急!”司马茜抬手止住花间侯,然后大声叫道:“小二,你过来!”

  “姑娘!”小二忙走近。

  “叫那卖唱的姑娘过来!”

  “这……”

  “你耳朵没聋吧?”司马茜挑起眉。

  花间侯皱了皱眉,又舒展,换上笑脸。

  “紫姑娘,你……要她到这边来唱?”

  “唔!”司马茜含糊地应了一声。

  花间侯向小二甩甩头。

  小二半声也不敢吭,立即走了过去,向卖唱的说了几句,朝这边指了指,然后向座间大声道:“各位客官,请稍待片刻,秦大少先要见这位姑娘。”

  “他妈的,烂蜂子!”

  “凭几文臭钱,什么玩意?”

  “看来这姑娘又惨了!”

  座间已开了骂,但不敢大声。

  青衣少女抱着琵琶走到座前,先望向司马茜,双睛一亮,然后转向花间侯,弯腰欠身,脸上现出恐惧之色。

  “大少,请吩咐!”看情形她认识花间侯。

  “是紫姑娘叫你过来的!’花间侯呶呶嘴。

  青衣少女又转望司马茜。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坐下来陪我喝酒。”

  “这……小女子不敢!”

  “我也是女的,不会吃了你。”

  “紫姑娘!”花间侯作了一个很难看的不像笑的笑:“大伙在等着小云雀唱……”

  “你叫小云雀?”司马茜根本不理会花间侯。

  “是……到洛阳来……客人们起的。”

  “唔,坐下。”手指右首空位,口气是命令式的。然后又向一旁苦着脸的小二道:“把那位老人家也请过来,加两副杯筷添两壶酒,快去。”

  小二楞着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小云雀开了口:“我父女只是卖唱的,不敢承小姐这般厚爱,如果小姐不嫌小女子技艺粗俗,小女子为小姐弹唱一曲……”

  “不必,我向来说一不二……”抬起头:“小二,你没听见我说的话?”

  “小二,照紫姑娘的话做!”花间侯说了话。

  小二苦着脸走过去。

  “小云雀,我要你坐下来!”

  “这……是!小女子遵命!”小云雀在右首坐下。

  小二带着老头过来。

  “你老人家坐这边!”司马茜手比左首空拉一“这位小姐……”老头错愕莫名。

  “爹,您就坐吧!”小云雀很能体会司马茜心意。

  老头很勉强地挨着椅子坐下。

  小二添上杯筷,外带两壶酒,放好后立即离开。

  “秦大少,给两位倒酒!”司马茜像在吩咐下人。

  花间侯的两眼顿时瞪大,到此刻他才感觉事有蹊跷。

  “小女子来倒!”小云雀伸手。

  “不用,这是他的事!”司马茜抬手阻止。

  花间侯的心火在刹那间爆发,他知道被作弄了,登时脸红脖子粗,当着众多酒客,他丢不起这个人,何况他一向是目中无人惯了的,要他给卖唱的斟酒,这真的是西边出太阳了,扬起一掌正要拍下……

  “秦大少!”司马茜不见有什么动作,只是春葱玉指不经意地弹了弹,就像是弹去沾在指头上的菜屑什么的。

  花间侯的手垂落,脸色说多难看有多难看。

  小云雀父女的神色变了变,但没开口。,小蔡发觉情况有异,立即赶了过来。

  “少爷,您……”

  “没……没事!”

  “有什么要小的……”

  “你……先回去。”

  “是。”小蔡已经会意,花间侯已吃了暗亏。

  “别走,在旁乖乖站着!”司马茜抬手指了指。

  小蔡真听话,站着不动了。

  “秦大少!”司马茜春花似的笑了笑:“你说你叫花间猴,猴子当然是玩把戏的能手,我问你会不会玩,你说很会,而且是一流的身手,所以我才让你坐下,怎么,耍赖不肯玩了?这可不行,说过玩就非表演两手不可,现在起来斟酒,酒壶你一定还拿得动,要是不动的话,我就念八字真言,紧箍咒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此际,花间侯的额头上已布满了汗珠,神色之间已显出了痛苦难耐,他摇摇不稳地站起身来执壶斟酒,手在发抖,壶盖子“叮叮”作响,洒了一桌。

  小云雀父女苦着脸默不出声。

  邻桌的当然听得清楚看得明白,却不敢吭声,紫衣少女来路不明,但既敢作弄洛阳之霸,无疑地是惹不起的玉面罗刹,而天威镖局势大如天,浑水绝不能淌,装聋作哑是上上之策,不约而同地低头吃喝。

  “来!我敬你们父女!”司马茜举杯。

  父女俩欠身干了杯,由小云雀斟上。

  花间侯额上的汗珠串联下滴,心里那股子恨毒无法形容,但他忍住了,武功不济,但深懂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臭娘儿们”三个字已暗骂了一千遍。

  “小姐……”小云雀怯怯地开口。

  “我叫紫娘,叫名字就好!”

  “这……小女子不敢。”

  “随便你,你父女怎会到洛阳来卖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