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那本人就不留客了!”扬起脸向厅门外:“一平,代为师的送客!”人应声出现,是个二十出头的华服青年,一表人材他就是司马长啸选作东床快婿的唯一弟子“梅花剑客”方一平。

  “师父!”方一平行礼。

  “代为师的送冷先生!”

  “是!”

  “不敢劳方大少!”冷无忌深望了方一平一眼。

  “好说,冷先生请!”方一平抬手作“请”之势。

  “告辞!”冷无忌再次向司马长啸施礼。

  “不送!”司马长啸略一抬手,然后又道:“一平,送客之后到厅里来,为师的有话跟你说。”

  “是!”方一平恭应一声。

  方一平送冷无忌离去。

  司马长啸又在厅内踱步,显然,“鬼算盘’’冷无忌带来的讯息给他心理上很大的冲击。当年“宝镜公案”他还没资格参与,但对种种传说耳熟能详。这一重新出现,不知要掀起多大的风波,乌衣帮损兵折将的事,他也有了耳闻,但不知是为了宝镜的事,冷无忌这一拜访,他便立即猜想到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不要轧一脚?,不久,方一平送客回头进入厅中。

  “师父有何训示?”

  “你早已在厅门之外,对不对?”司马长啸面色严肃。

  “是的!”方一平低了低头:“见有客不敢乱闯。”

  “为师与冷无忌所谈的你全听到了?”

  “这……弟子没注意听,只一两句。”

  “你有什么意见?”

  “弟子……并不了解事情真相。”方一平恭谨回答。

  “好!这件事以后再说,现在问你句话,为师的准备选个日子让你和茜儿成亲,你意下如何?”

  方一平喜不自胜。

  “一切但凭师父师母作主,不过……”

  “不过什么?”

  “师妹她……愿意吗?”

  “这是什么话,终身大事唯父母之命是从,有什么愿意不愿意,这你不必担心,我会处理。”目光闪了闪又道:“一平,我膝下无儿,一向把你视同己出,名虽师徒,情同父子,你跟茜儿早已订了名份,只差还没拜堂,以后……称呼该改一改。”

  方一平怔了怔,随即领悟,赶紧作下揖去。

  “是!爹,一平遵命!”。

  “哈哈哈哈……”司马长啸高兴地大笑起来。

  群英楼。

  在洛阳城,群英楼只能算是三流酒家,排不上名楼榜,但却远近驰名,因为它是江湖人物专属的酒楼,高至武林煊赫人物,低至江湖无名小卒都是座上之客。在这里,没有俗礼排场,也没有地位权势,各随兴之所至畅饮狂欢,故而千奇百怪之事经常发生。

  现在是晌午时分,已经上了八成座。

  喧嚷之声绝不亚于市集,如果嗓门不大就别想交谈。

  小二满脸油汗穿梭在座间,添酒叫菜必加手势。

  突地,喧闹之声很快平息,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每一个酒客都有这种经验,这表示发生了不寻常的情况。

  所有眼睛全集中转向酒座中央的通道,稍远的伸长脖子,更远的已站了起来,连手里端着酒莱的小二也呆了。

  一个紫衣劲装少女旁若无人地昂首步入酒座,婀娜之中透着矫健,单身女子上酒楼已数罕见,偏偏她又长得那么美,美得连丹青妙手也难传其神韵,不看衣着,只看颈子以上部分,仿佛是最高级的巧匠用最上等的羊脂白玉琢磨成的杰作,衬上紫衣,更加令人目眩神驰。

  她,正是凌云山庄的千金司马茜,因逃避婚姻而离家出走。

  她在最后靠角落的座头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小二!”由于太静,这一声娇喊特别清亮。

  小二如梦方醒般狗颠屁股地疾步过去。

  “姑娘要……要吃点什么?”伶牙俐齿变成结巴。

  “酒、莱!”司马茜偏了偏头。

  “这……什么酒,什么菜?”

  “最好的酒一壶,最精致的菜五六样。”

  “是……就……就来!”小二伸伸脖子才离开。

  由于角度的关系,大部分酒客已失去爽眼的机会。

  喧嚷之声又起,由小而大,多数以司马茜为谈论的对象。

  “奶奶的,简直的不是人!”邻桌四个大汉之一的大声说,两只贼眼却盯在司马茜身上,还拍了下桌子。

  “不是人是什么?”另一个接了腔。

  “说书的词,九天仙女下凡尘!”说着吞了泡口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