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青云 > 天涯浪子 >


  “茜儿!”司马夫人柔柔地一笑:“你爹刚说选过好日子,为你和一平办喜事,算是了却父母的心愿。”

  “我还不想嫁!”司马茜偏起头,十足地任性姿态。

  “这是什么话,男婚女嫁凭父母之命,还能由得你想不想?”司马长啸大声说。

  “人家还不想嫁嘛!”司马茜噘起樱桃小嘴。

  “茜儿!”司马夫人说话永远是那么轻柔温婉:“你年纪不小了,不能再那么任性,你一平师兄虽然口里不敢说,我想……他一定心里很急。说名气,他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梅花剑客’,再说……”

  “娘,我不要,我还想多自在几年,女人一旦成了亲,就像马上了笼头,那种日子过得多没意思?”

  “砰!”司马长啸拍了下桌子:“简直是胡言乱语,都是你把她宠坏了。”目光瞪向司马夫人。

  司马茜转头去。

  就在此刻,一个小丫环来到门口,道了一道福:“老爷,外面传话进来,有位叫冷无忌的大侠前来拜会,现在大厅坐候!”司马长啸站起身来,泛灰的浓眉皱了皱,自语般地道:“冷无忌,‘鬼算盘’冷无忌是个邪门人物,我跟他一向不相往来,怎会突然来访?”说完,转身道:“夫人,你好好开导一下这野丫头,我去会客。”

  司马夫人颔了颔首。

  司马长啸深深望了司马茜一眼才大步离去。

  富丽堂皇的大厅,家具陈设都是最名贵的,即使是外行人也可以看出大至桌椅几凳,小至一件摆饰,全都价值不菲。

  司马长啸与来客分宾主而坐。

  来客便是中原道上有名的邪门人物“鬼算盘”冷无忌,身材瘦小,年在半百之间,人如其号,用四个字形容——精悍阴险。脸上带着笑,纹沟很深,完全配合他的笑形,这证明他这张笑脸是数十年如一日从没改变过。

  “承蒙庄主赐见,荣幸之至!”冷无忌在原座欠身。

  “冷先生有何指教?”司马长啸口里说得谦逊,但意态之间傲气逼人。

  “不敢,不敢,区区冒昧造访,一来是对司马庄主表示仰、幕之忱,这二来嘛……”摸了摸下巴稀疏的黄胡子:“有桩大买卖特地献予庄主。”

  “大买卖?司马某人对营商买卖素无兴趣。”

  “庄主,这可不是普通买卖,区区打个算盘,端的是一本万利,放弃了准后悔终生。”略顿又道:“庄主大概记得三十年前曾经引起武林血劫的‘护心宝镜’?”

  “当然!”司马长啸不禁动容。

  “宝镜已经有了下落。”

  “哦!”司马长啸仅只哦了一声,但神色之间已显露还想听下去。

  “宝镜落在一个出道不久便已震惊武林的年轻剑士手上。”

  “谁?”

  “‘天涯浪子’韦烈,就是三剑折‘洛阳八俊’之人。”

  “嗯!我听人提过此子之名。”十足的自负,神色之间丝毫不显惊奇:“冷先生意思的是……”

  “司马庄主谅来对宝镜的价值知之甚详?”

  “传说纷纭,令人莫衷一是,冷先生就所知说说看?”

  冷无忌脸上惯常挂着笑容,是以看起来他一直在笑,不该笑的时候他也笑,该笑的时候他还是一样德性。

  “区区综合了各种传言,归纳出了一个轮廓,那面‘护心宝镜’,传说是当年飞将军李广击匈奴时铠甲上之物,当然,是否真的是李广遗物并无关宏旨,重要的是镜面上后人所刻上去的藏珍图………”

  “藏珍图藏的是什么珍?”司马长啸开好认真了。

  “据说除了可以使人富甲天下的珠宝金银之外,还有一本‘延年宝笈’,练成之后,可以平添一甲子之寿数。”

  长寿是自古以来,无数人追求的目标,而死亡却是无人不惧的东西,所以凡属长寿之术,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极大的诱惑,司马长啸也是人,自不例外,尤其在武林中高居名位,除本身自然寿数之外再多活一甲子,其诱惑力更甚。

  “无稽之言可信吗?”司马长啸的修养到家,心里跃跃欲试,但表面上依然平静,丝毫不动声色。

  “并非无稽,绝对可信。”

  “冷先生何所据而云然?”

  “宝镜图是两百年前武林第一异人‘不死翁’所刻,宝镜数度易主,由得主众口一词地传出,这绝假不了。”

  司马长啸深深点头,眼珠子转了转。“冷先生为什么不作自谋?”这句话问得很好。

  “哈哈哈哈……”冷无忌笑出了声:“司马庄主,人该有自知之明,区区被同道戏称‘鬼算盘’对任何事都计算精到,以区区这点微末道行,如果妄想自谋,是祸不是福,自保不暇,还奢望什么添寿一甲子去用那批财宝?”

  “冷先生忒谦了!”

  “这是实话,得到了反而促其早死……三十年前参与夺镜的,任指其中之一区区都无法望其项背,但都大都不幸,此所以特来将这讯息献予庄主。”

  “冷先生的作法岂不是把不祥送与本人?”

  “司马庄主!”冷无忌意外地敛了笑容,神色一正:“话不是这么说,阁下乃当今第一高手,名高望重,黑白两道同钦,没几人敢于冒犯,而‘天涯浪子’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听说出道以来还没有过敌手,区区敢碰吗?当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区区的意思是……”冷无忌脸上又现出了惯常的笑容,但有些忸怩。

  “怎么样?”

  “如果司马庄主得到了宝藏,希望能多少分一点余润,以之安度馀年,所求不过如此。”冷无忌又欠身。

  “如果本人无意于此呢?”

  “那就当区区没有说。”

  司马长啸起身踱步。

  冷无忌只好陪着站起。

  好一阵子,司马长啸才停下来正视冷无忌。

  “冷先生,异宝无主,德者居之,一切均是缘……”

  “司马庄主说得是。”

  “如果缘到,本人不会忘却冷先生。”

  “区区先行谢过。”作了一揖:“告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