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明史纪事本末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六卷 郑芝龙受抚


  熹宗天启七年六月,海寇郑芝龙等犯闽山、铜山、中左等处。芝龙,泉州南安县石井巡司人也。芝龙父绍祖,为泉州库吏。蔡善继为泉州太守,府治后衙,与库隔一街相望。芝龙时十岁,戏投石子,误中善继额,善继擒治之,见其姿容秀丽,笑曰:“法当责而封。”遂释之。不数年,芝龙与其弟芝虎流入海岛颜振泉党中为盗。后振泉死,众盗无所统,欲推择一人为长,不能定,因共祷于天。贮米一斛,以剑插米中,使各当剑拜,拜而剑跃动者,天所授也。次至芝龙,再拜,剑跃出于地,众咸异之,推为魁。纵横海上,官兵莫能抗。始议招抚,以蔡善继尝有恩于芝龙,因量移泉州道,以书招之。芝龙感恩,为约降。及善继受降之日,坐戟门,令芝龙兄弟囚首自缚请命。芝龙素德善继,屈意下之,而芝虎一军皆哗,竟叛去。六年春,遂据海岛,截商粟。闽中大饥,望海米不至,于是求食者多往投之。七月,劫商民船,势浸大。其党谋攻广东海丰嵌头村以为穴。芝龙乃入闽,泊于漳浦之白镇,时六年十二月也。巡抚朱一冯遣都司洪先春率舟师击之,而以把总许心素、陈文廉为策应,鏖战一日,胜负未决。会海潮夜生,心素、文廉船漂泊失道。贼暗度上山,诈为乡兵,出先春后。先春腹背受敌,遂大败,身被数刃。然芝龙故有求抚之意,欲微达于我兵,乃舍先春不追,获卢游击不杀。又自旧镇进至中左所,督帅俞咨皋战败,纵之走。中左人开城门求不杀,芝龙约束麾下,竟不侵扰。警报至泉州,知府王猷知其详,乃曰:“芝龙之势如此,而不追、不杀、不焚掠,似有归罪之萌。今剿难猝灭,抚或可行,不若遣人往谕,退舟海外,仍许立功赎罪,有功之日,优以爵秩。”兴泉道邓良知从之,遣人谕意。

  怀宗帝崇祯元年春正月,工科给事颜继祖劾福建总兵俞咨皋下狱。初,巡抚朱钦相招抚海寇杨六、杨七等,郑芝龙求返内地,杨六绐其金不为通,遂流劫海上。继祖上言:“海盗郑芝龙生长于泉,聚徒数万,劫富施贫,民不畏官而畏盗。总兵俞咨皋招抚之议,实饱贼囊。旧抚朱钦相听其收海盗杨六、杨七以为用。夫抚寇之后,必散于原籍。而咨皋招之海,即置之海,今日受抚,明日为寇。昨岁中左所之变,杨六、杨七杳然无踪,咨皋始缩舌无辞,故闽帅不可不去也。”疏入,逮咨皋下于理。

  三月,禁漳、泉人贩海。芝龙纵掠福建、浙江海上。

  六月,兵部议招海盗郑芝龙。

  九月,郑芝龙降于巡抚熊文灿。工科给事颜继祖言:“芝龙既降,当责其报效。”从之。

  二年春二月,海盗李魁奇伏诛。魁奇本郑芝龙同党,芝龙忌之,击斩粤中。

  夏四月,广东副总兵陈廷对约郑芝龙剿盗,芝龙战不利,归闽。不数日,寇大至,犯中左所近港,芝龙又败,寇夜薄中左所。

  四年春正月,上召廷臣及各省监司于平台,问福建布政使吴旸、陆之祺:“海寇备御若何?”旸曰:“海寇与陆寇不同,故权抚之。但官兵狃抚为安,贼又因抚益恣,致数年未息。”上曰:“前抚李魁奇,何又杀之?”旸曰:“魁奇非郑芝龙比,即抚终不为我用。今锺斌虽抚亦反侧,不可保也。”上问:“实计安在?”祺曰:“海上官兵肯出死力,有司团练乡兵,多设火器,以守为战,剿之不难。”上问巡抚熊文灿,旸曰:“文灿才胆俱优,但视贼太易,故前有吉了之败。”祺曰:“锺斌与郑芝龙势不两立,七月间斌扰福州,抚臣计诱往泉州。前闻抚臣同芝龙讨贼,僇其兄,贼遁去。”问广东布政使陆问礼,对曰:“广东海寇俱自福建至,舟大而多火器,兵船难近。但守海门,勿令登陆,则不为害。”

  五年冬十一月,海盗刘香老犯福建小埕,游击郑芝龙击走之。

  六年夏六月,海盗刘香老犯长乐。

  七年夏四月,海盗刘香老犯海丰。

  十二月,总督两广熊文灿奏:“道将信贼自陷。”时文灿令守道洪云蒸、巡道康承祖、参将夏之木、张一杰往谢道山招刘香老被执。上以贼渠受抚,自当听其输诚,岂有登舟往抚之理。弛备长寇,尚称未知,督臣节制何事?命巡按御史确核以闻。已,令文灿戴罪自效。

  八年夏四月,福建游击郑芝龙合粤兵击刘香老于田尾远洋。香老胁兵备道洪云蒸出船止兵,云蒸大呼曰:“我矢死报国,亟击勿失。”遂遇害。香老势蹙,自焚溺死,康承祖、夏之木、张一杰脱归。

  八月,香老家属六十余人,部属千余人至黄华,降于温处参军。

  十三年秋八月,加福建参将郑芝龙署总兵。芝龙既俘刘香老,海氛颇息,又以海利交通朝贵,寝以大显。

  十六年冬十一月,设南赣兵三千,以副总兵郑鸿逵统之。

  十七年春正月,前兵科都给事中曾应遴荐副总兵郑鸿逵缓急可用,诏益南赣兵二千,命鸿逵镇守。踰年,鸿逵以舟师守镇江,我清兵南下,溃归,郑芝龙降。

  谷应泰曰:

  海上亡赖奸民,多相聚为盗,自擅不讨之日久矣。盖以鱼盐蜃蛤,商舶往来,剽掠其间者累千金。利则乘潮上下,不利则啸聚岛中,俨然以夜郎、扶余自大,东南边徼,益骚然苦之矣。

  泉州人郑芝龙,筦库之子也。年未弱冠,为海寇颜振泉所掠。振泉爱芝龙状貌,因有宠。泉死,众推为魁。然而龙特饶智数,桀黠喜持两端,其它无绝殊者。方其侵暴外洋也,输金于杨六,缓追于洪先春。黄巾未破于曹公,赤眉约降于光武,其持两端者一也。及其受抚内地也,私斗则勇于魁奇,公战则怯于廷对。杀陈于于泜水,纵匡术于石头,其持两端者二也。又若拥兵闽、越,援立外藩,定策功高,阖门横玉。而乃阴怀首鼠,百计沮军。滹沱既未合兵,东吴岂能遽下。居异人为奇货,以澶渊为孤注,其持两端者三也。又若关门既下,释甲入臣,居第京师,招摇海上,曾无麟阁之功,但比辽东之豕。隗嚣侍子而身返于外,延之在台而子更举兵,其持两端者四也。

  夫奉先之失,在于去就轻脱,故依建阳则背建阳,依董卓则背董卓。牢之之败,在于天性反复,故附道子则反道子,附元显则反元显。今芝龙以盗贼之雄,挟遨游之智,而鹰眼不化,狼心已成。身在樊笼之中,志存江湖之上。一旦缓急,可得信乎?然予又恠崇祯之初,芝龙既抚,锐意行金,织皮丹珀,来自贾胡,明珠文犀,至皆兼两。是以荐剡频上,爵秩屡貤,坐论海王,奄有数郡。人但知元龟象齿,都自淮来,而不知宝玉大弓,原从鲁窃。若能却盗泉之水,则不至夺君子之器矣。说在孔子之对康子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