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明史纪事本末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十六卷 平蜀盗



  武宗正德三年冬十月,四川保宁贼蓝廷瑞、鄢本恕起汉中,攻陷郡县。起右副都御史林俊巡抚四川,兼赞理军务,督兵讨之。初,廷瑞行山中,得古弃印,亡何,又得一剑,自谓有天命,遂与其党惑愚民倡乱。时保宁贼刘烈亦聚众作乱,侵掠陕西汉中等处。

  四年十二月,蓝廷瑞自称顺天王,鄢本恕自称刮地王,廖惠自称扫地王,合众十万,入寇湖广、郧阳等处。已而闻巡抚林俊督兵捕剿,因流侵他境。刘烈等复还至四川。初,烈等四出剽掠,侵陕西汉中,势颇猖獗,至是复还。敕巡抚都御史林俊相机剿贼。未几,刘烈为乱兵所杀,余党廖麻子、喻思俸复炽。

  五年春正月,命刑部尚书洪钟兼左都御史总督川、陕、湖广、河南四省军务,征剿四川等处流贼。

  夏四月,蓝廷瑞、廖惠等破通江县,林俊遣官兵及调罗、回石柱等处土兵攻败之,杀溺死者六千余人,生擒廖惠。蓝廷瑞奔红口与鄢本恕合兵,过陕西、汉中三十六盘至大巴山。俊复遣兵追及,大败之,贼弃辎重走。

  六年春正月朔,江津贼曹甫自称顺天王,攻围县治,佥事吴景被杀。巡抚都御史林俊闻报驰赴,乘元日贼方醉酒,不设备,乃夜半蓐食,衔枚往围烧之,贼奔溃。又于山坪、伏子岸等连战败之。抵贼营,杀死曹甫等。先后擒斩三千余人,收回被掠男妇七百余口,获马骡器仗无算。

  五月,鄢本恕、蓝廷瑞等纵掠蓬、剑二州。命总制尚书洪钟同巡抚林俊、总兵杨宏相机剿捕,以靖地方。复敕巡视都御史高崇熙、镇守太监韦兴同洪钟、林俊会剿剧贼蓝廷瑞、鄢本恕。

  六月,洪钟至四川,与林俊议多不合,军机牵制,不得速进。蓝廷瑞招集散亡,势复大振,攻烧营山县治,杀佥事王源。钟乃会俊督四川兵,陕西巡抚都御史蓝章督陕西兵,及檄湖广河南兵,分路进剿,钟与俊亲监督之。湖广兵先追及于陕西石泉县熨斗坝,贼见追急,求招抚,令至四川东乡县金宝寺听抚。钟给榜示并檄召廷瑞等,约日出降。贼意在缓师,延至六月十四日始至信地,依出驻营。廷瑞、本恕俱不出,但使人来言欲得营山县治,或临江市驻其众,方出见,且要取旗牌官为质,钟等俱许之。鄢本恕来见回营,蓝廷瑞始复来见,且降且肆杀掠。仍于松树垭劫掠民家,计欲脱走。官兵分七哨扼之,不得间,贼窘甚,渐溃散。

  十五日,廷瑞以所掠女子诈为已女,嫁与领兵土舍彭世麟为妾,结欢世麟。世麟白军门受之,遂邀贼首至营宴会。钟令廷瑞所亲鲜于金说廷瑞及本恕于十六日帅诸贼二十八人同至,彭世麟赴宴,伏兵尽擒之。众闻变,遂大溃,四出奔逸山谷。钟等遣诸路兵分道追剿之,擒斩溺死并俘获老弱兵仗骡马甚众。未尽者,许自首抚之。惟贼首廖麻子未获。捷闻,加钟太子太保,俊、章升赉有差。

  江津贼曹甫余党方四、任胡子、麻六儿等拥众走綦江,入思南、石阡等府。方四伪称总兵,任胡子伪称御史,贼首三十余人伪称评事等名。贵州兵败之于思南,播州兵败之于三跳等处,先后擒斩三千人。贼由贵州复入四川。

  八月,贼攻南川、南颈、雀子冈等关,官兵御之。又攻东乡、永澄诸处,猡、回兵御之,前后颇有斩获。会百户柳芳等阵没,官军却,贼遂声言欲取江津、重庆、泸州、叙州,以攻成都,远近震骇。林俊驻江津,高崇熙驻泸州,太监韦兴驻成都,都御史王纶驻重庆。檄副使何珊、都指挥邹庆帅兵由合江进。副使李钺、知府曹恕率兵由江津进,夹攻之。

  九月,贼攻江津,会石砫兵至,并力御之,贼败走。追至合小坪,破其四营。贼以八千人舁攻具复攻江津,林俊、李钺、曹恕督酉阳、播州、石砫等兵,三道迎击之。贼败,追至高观山,斩首五百余级,俘获二百余人。官兵乘胜追击,贼乃乘高下石,不得进。贼复拥众,时出冲击,李钺几不免,赖从吏何士昂等力战得解。林俊见贼势犹盛,遣降贼周大富入营招抚之。方四伪令其党李廷茂出降,竟不出。高崇熙知贼首皆仁寿人,遣人诣仁寿,取各贼家属入营,招之。方四等杀其族属,不听抚。遣人来言,听其自散去乃从。翼日,李钺督诸将校,分兵为六哨,由大垭、小垭、月垭关并进,直冲高梁,贼不能支。六面皆合,破其中坚,斩贼首任胡子等,贼大败。追杀三十余里,斩首一千八百余级,生擒方四妻妾,俘获男妇三千四百余人。余众坠崖填壑数里,夺获马骡四千五百有奇。土兵乘胜追剿,又杀二百余人。贼见官兵少,还击,杀千户田宣冉、廷质等。方四妻妾复逸去,遂率余贼二千余人遁入思南境内。

  巡抚右副都御史林俊乞致仕,许之。时宦者用事,各边征剿必以其弟侄私人,寄名兵籍,冒功升赏。俊一切拒绝,权幸恶之。又与洪钟议多不合,因乞致仕。疏上,忌者谓盗已平,内批即允之。台谏疏留,不报。俊归,蜀人号哭追送。未几,麻六儿、喻思俸、骆松祥、范藻等贼复炽,内江、崇庆之境,骚然踰年,不能定矣。

  命巡抚都御史高崇熙调兵讨方四、廖麻子、麻六儿等。

  七年二月,江津贼方四等,自去年正月奔贵州,八月复聚,至是劫掠南川等县,高崇熙连战败走之。

  闰五月,方四自南川破綦江,佥事马昊败之,奔婺川,众遂散。乃变姓名潜走,开县义官李清获之,送于官。

  十一月,汉中贼廖麻子、喻思俸,内江贼骆松祥,崇庆贼范藻等分劫州县,众号二十万。洪钟分剿不暇给,御史王纶劾钟纵寇殃民,罢职。命右都御史彭泽总制军务,同总兵时源征之。

  八年二月,巡抚四川右都御史高崇熙以盗贼不尽灭,逮下狱。以右佥都御史马昊巡抚四川。

  夏四月,彭泽率苗兵攻汉中剧贼廖麻子,破之。众遯窜山寨,多伏匿箐棘中。泽分兵搤出入,夺水道渡,开一面纵贼,夹诛之且尽。廖有异术,能隐形,事急跳身遁,购之卒不获。因移兵内江讨松祥,平之。

  九年春正月,彭泽率兵讨崇庆剧贼范藻等,平之。四川群盗悉定,加总制军务彭泽为太子太保,左都御史时源为左都督。

  谷应泰曰:

  正德中,蜀盗蓝廷瑞、鄢本恕、廖惠起汉中,曹甫、方四起江津。廷推林俊,优诏特起,俊时忧阕家居也。俊既受命,通江之战擒廖惠,走廷瑞。贼势穷蹙,转窥秦、陇。吴景之死,曹甫授首,江津不振,仅走贵州。俊之视蜀初效,可谓李纲入来,方有朝廷,光弼代军,旌旗变色者矣。而乃洪钟出督,崇熙会剿,兵有连鸡之形,将无辅车之势。我志方瑕,丑氛复振。然后群帅戮力,数道并进,虽诱而杀降,疑近不祥,讵知纵之复叛,无异养痈。廷瑞、本恕槛车诣阙,保宁余党,诛锄略尽。所不获者,廖麻子一贼耳。方四再寇江津,俊又六面督攻,斩其渠帅,四之妻孥,悉俘帐下。虽蛮官小衄,四幸漏网,喙息黔中,已堕心胆。假令借筹有人,处置得宜,玺诏优奖,留俊抚绥,汲黯卧治淮阳,韦皋久镇西川,锦江、三峡之间,遂将枹鼓不鸣乎?角巾扁舟,轻装还里,蜀民追送,涕泗横流。谁秉国成,何其谬哉!于是汉中余孽廖麻子再与喻思俸等倡乱矣。黔中逋寇方四复与麻六儿等出掠矣。内江、崇庆相继效尤,范藻、松祥人思雄长。

  夫蜀寇纷纭,本非剧贼,王师压境,实皆劲旅。然而中人邀爵,必使子弟监军,鄙夫秉均,喜言贼平受赏。彭泽甫出,余党旋平。盖用兵六载,屡成屡衄。俊既去位,人多畏咎。至崇熙逮而洪钟撤,争利诸臣抑已知难而退矣。泽遂得专制阃外,削平全蜀。夫林俊当小腆初张,举朝贪功之日,而彭泽当贼氛滋蔓,命臣畏祸之时,泽遂享有功名,俊以赍志老死,君子于俊,不无李广、祖逖之感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