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2)


  惟此时逆闯已去,圆圆如何还留?闻说由圆圆计骗自成,只说是留住自己,可止追兵。自成信以为真,因将她留下。这是前缘未绝,破镜重圆,吴三桂尚饶艳福,清朝顺治皇帝,也应该入主中原,所以有此尤物呢。【冥冥中固有天意,但实由三桂一人造成。】

  清摄政王多尔衮,既下谕安民,复为明故帝后发丧,再行改葬,建设陵殿,悉如旧制。就是将死未死的袁贵妃,及长公主,也访知下落,令她辟室自居。袁贵妃未几病殁,长公主曾许字周世显,寻由清顺治帝诏赐合婚,逾年去世。独太子及永定二王,始终不知下落,想是被闯贼害死了。【结过怀宗子女。】

  京畿百姓,以清军秋毫无犯,与闯贼迥不相同,大众争先投附,交相称颂。于是明室皇图,平白地送与满清。清顺治帝年方七龄,竟由多尔衮迎他入关,四平八稳,据了御座,除封赏满族功臣外,特封吴三桂为平西王,敕赐册印。还有前时降清的汉员,如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洪承畴等,各封王拜相,爵位有差。

  清廷遂进军讨李自成,自成已窜至西安,屯兵潼关。清靖远大将军阿济格,定国大将军多铎,分率吴三桂、孔有德诸人,两路夹攻,杀得自成走投无路,东奔西窜,及遁至武昌,贼众散尽,只剩数十骑入九宫山,村民料是大盗,一哄而起,你用锄,我用耜,斫死了独眼龙李自成,并获住贼叔及妻妾,及死党牛金星、刘宗敏等,送与地方官长,一并处死。李岩已为牛金星所谮,早已被自成杀死,不在话下。【红娘子未知尚在否?】

  自成已毙,清廷又命肃亲王豪格,偕吴三桂西徇四川,张献忠正在西充屠城,麾众出战,也不值清军一扫。献忠正要西走,被清将雅布兰,一箭中额,翻落马下。清军踊跃随上,一阵乱刀,剁为肉浆。闯、献两贼,俱恶贯满盈,所以收拾得如此容易。

  河北一带,统为清有,独江南半壁,恰拥戴一个福王由崧。由崧为福王常洵长子,自河南出走,【见九十六回。】避难南下。潞王常淓,亦自卫辉出奔,与由崧同至淮安。凤阳总督马士英,联结高杰、刘泽清、黄得功、刘良佐四总兵,拥戴由崧,拟立为帝。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秉性忠诚,独言福王昏庸,不如迎立潞王。偏这马士英意图擅权,正想利用这昏庸福王,借他做个傀儡,遂仗着四总兵声势,护送福王至仪真,列营江北,气焰逼人。可法不得已,与百官迎入南京,先称监国,继即大位,改元弘光,用史可法、高弘图、姜曰广、王铎为大学士,马士英仍督凤阳,兼东阁大学士衔。

  这谕甫下,士英大哗,他心中本思入相,偏仍令在外督师,大违初愿,遂令高杰等疏促可法誓师,自己拥兵入觐,拜表即行。既入南京,便与可法龃龉,可法乃自请督师,出镇淮扬,总辖四总兵。当令刘泽清辖淮海,驻淮北,经理山东一路;高杰辖淮泗,驻泗水,经理开归一路;刘良佐辖凤寿,驻临淮,经理陈杞一路;黄得功辖滁和,驻庐州,经理光固一路,号称四镇。

  分地设汛,本是最好的布置,怎奈四总兵均不相容,彼此闻扬州佳丽,都思驻扎,顿时争夺起来。还是可法驰往劝解,才各归汛地。【未曾遇敌,先自忿争,不亡何待?】可法乃开府扬州,屡上书请经略中原。弘光帝独信任马士英,一切外政,置诸不理。士英本是魏阉余党,魏阉得势时,非常巴结魏阉,到魏阉失势,他却极力纠弹,做一个清脱朋友。至柄政江南,又欲引用私亲旧党,作为爪牙。会大学士高弘图等,拟追谥故帝尊号,称为思宗,士英与弘图不合,遂运动忻城伯赵之龙,上疏纠驳,略言:“思非美谥,弘图敢毁先帝,有失臣谊。”乃改“思”为“毅”。

  先是崇祯帝殉国,都中人士,私谥为怀宗,小子上文叙述,因均以怀宗相称,至清廷命为改葬,加谥为庄烈愍皇帝,所以后人称崇祯帝,既称怀宗,亦称思宗、毅宗,或称为庄烈帝,这也不必细表。

  且说马士英既反对弘图等人,遂推荐旧党阮大铖。大铖冠带陛见,遂上守江要策,并自陈孤忠被陷,痛诋前时东林党人。他本有些口才,文字亦过得去,遂蒙弘光帝嘉奖,赐复光禄寺卿原官。大学士姜曰广,侍郎吕大器等,俱言大铖为逆案巨魁,万难复用,疏入不报。士英又引用越其杰、田卿、杨文骢等,不是私亲,便是旧党,吕大器上书弹劾,大为士英所恨,遂阴召刘泽清入朝,面劾大器,弘光帝竟将大器黜逐。

  适左良玉驻守武昌,拥兵颇众,士英欲倚为屏蔽,请旨晋封良玉为宁南侯。良玉与东林党人,素来联络,闻士英斥正用邪,很以为非,即令巡按御史黄澍,入贺申谢,并侦察南都动静。澍陛见时,面数士英奸贪,罪当论死。士英颇惧,潜赂福邸旧阉田成、张执中等,替他洗刷,一面佯乞退休。弘光帝温谕慰留,且令澍速还湖广。澍去后,诏夺澍官,且饬使逮问。良玉留澍不遣,且整兵待衅。

  弘光帝是个糊涂虫,专在酒色上用功,暗令内使四出,挑选淑女。内使仗着威势,见有姿色的女子,即用黄纸贴额,牵扯入宫。【居然用强盗手段。】弘光帝恣情取乐,多多益善。且命太医郑三山,广罗春方媚药,如黄雀脑、蟾酥等,一时涨价。阮大铖又独出心裁,编成一部《燕子笺》,用乌丝阑缮写,献入宫中,作为演剧的歌曲。复采集梨园弟子,入宫演习。弘光帝昼看戏,夜赏花,端的是春光融融,其乐无极。【乐极恐要生悲,奈何?】

  刘宗周在籍起用,命为左都御史,再三谏诤,毫不见从。姜曰广、高弘图等,为了一个阮大铖,不知费了多少唇舌,偏弘光帝特别加宠,竟升任大铖为兵部侍郎,巡阅江防。曰广、弘图,及刘宗周等,不安于位,相继引退。士英且再翻逆案,重颁《三朝要典》,一意的斥逐正人,蒙蔽宫廷。史可法痛陈时弊,连上数十本章疏,都是石沉大海,杳无复音。清摄政王多尔衮闻可法贤名,作书招降,可法答书不屈,但请遣兵部侍郎左懋第等,赴北议和。此时中原大势,清得七八,哪肯再允和议?当将懋第拘住,胁令归降。懋第也是个故明忠臣,矢志不贰,宁死毋降,卒为所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