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1)


  却说费宫人刺死罗贼,便即自刎,贼众排闼入视,见二人统已气绝,飞报自成。自成亦惊叹不置,命即收葬。

  太子至周奎家,奎闭门不纳,由太监献与自成,自成封太子为宋王。既而永、定二王,亦为自成所得,均未加害。

  当时外臣殉难,叙不胜叙,最著名的是大学士范景文,户部尚书倪元潞,左都御史李邦华,兵部右侍郎王家彦,刑部右侍郎孟兆祥,左副都御史施邦曜,大理寺卿凌义渠,太常少卿吴麟征,右庶子周凤翔,左谕德马世奇,左中允刘理顺,检讨汪伟,太仆寺丞申佳允,给事中吴甘来,御史王章、陈良谟、陈纯德、赵譔,兵部郎中成德,郎中周之茂,吏部员外郎许直,兵部员外郎金铉等,或自刎,或自经,或投井亡身,或阖室俱尽。

  勋戚中有宣城伯卫时春,惠安伯张庆臻,新城侯王国兴,新乐侯刘文炳,驸马都尉巩永固,皆同日死难。襄城伯李国桢,往哭梓宫,为贼众所拘,入见自成,自成令降。

  国桢道:“欲我降顺,须依我三件大事。”

  自成道:“你且说来!”

  国桢道:“第一件是祖宗陵寝,不应发掘;第二件是须用帝礼,改葬先皇;第三件是不宜害太子及永、定二王。”

  自成道:“这有何难?当一一照办!”

  遂命用天子礼,改葬怀宗。国桢素服往祭,大恸一场,即自经死。

  还有一卖菜佣,叫作汤之琼,见梓宫经过,悲不自胜,触石而死。江南有一樵夫,自号髯樵,亦投水殉难。又有一乞儿,自缢城楼,无姓氏可考,只衣带中有绝命书,是:“身为丐儿,也是明民,明朝既亡,我生何为”十余字。正是忠臣死节,烈士殉名,樵丐亦足千秋,巾帼同昭万古,有明一代的太祖太宗,如有灵爽,也庶可少慰了。【插此转笔,聊为明史生光。】

  统计有明一代,自洪武元年起,至崇祯十七年止,凡十六主,历十二世,共二百七十七年。【结束全朝。】

  李自成既据京师,入居大内,成国公朱纯臣,大学士魏藻德、陈演等,居然反面事仇,带领百官入贺,上表劝进。文中有“比尧、舜而多武功,迈汤、武而无惭德”等语。【无耻若此,令人发指。】

  自成还无暇登极,先把朱纯臣、魏藻德、陈演诸人,拘系起来,交付贼将刘宗敏营,极刑玠掠,追胁献金。就是皇亲周奎,及豪阉王之心各家,俱遣贼查抄。周奎家抄出现银五十二万,珍币也值数十万,王之心家抄出现银十五万,金宝器玩,亦值数十万。各降臣倾家荡产,还是未满贼意,仍用严刑拷逼,甚至灼肉折胫,备极惨酷,那时求死不遑,求生不得,嗟无及了,悔已迟了。【卖国贼听者!】

  未几自成称帝,即位武英殿,甫升座,但见白衣人立在座前,长约数丈,作欲击状,座下制设的龙爪,亦跃跃欲动,不禁毛骨俱悚,立即下座。又命铸永昌钱,字不成文,铸九玺又不成,弄得形神沮丧,不知所措,惟日在宫中淫乐,聊解愁闷。

  一夕,正在欢宴,忽有贼将入报道:“明总兵平西伯吴三桂,抗命不从,将统兵来夺京师了。”

  自成惊起道:“我已令他父吴襄,作书招降,闻他已经允诺,为什么今日变卦呢?”

  来将四顾席上,见有一个美人儿,斜坐自成左侧,不禁失声道:“闻他是为一个爱姬。”

  自成会意,便截住道:“他既不肯投顺,我自去亲征罢!”

  来将退出,自成恰与诸美人,行乐一宵。次日,即调集贼众十余万,并带着吴三桂父吴襄,往山海关去了。

  看官听着!这吴三桂前时入朝,曾向田皇亲家,取得一个歌姬,叫作陈沅,小字圆圆,色艺无双,大得三桂宠爱。嗣因三桂仍出镇边,不便携带爱妾,就在家中留着。至自成入都,执住吴襄,令他招降三桂,又把陈圆圆劫去,列为妃妾,实地受用。三桂得了父书,拟即来降,启程至滦州,才闻圆圆被掳,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当即驰回山海关,整军待敌。

  可巧清太宗病殂,立太子福临为嗣主,改元顺治,命亲王多尔衮摄政,并率大军经略中原。这时清军将到关外,闯军又逼关中,恁你吴三桂如何能耐,也当不住内外强敌。三桂舍不掉爱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遣使至清营求援。【为一美人,甘引异族,这便叫作倒行逆施。】

  多尔衮得此机会,自然照允,当下驰至关前,与三桂相见,歃血为盟,同讨逆贼。闯将唐通、白广恩,正绕出关外,来袭山海关,被清军一阵截击,逃得无影无踪。多尔衮又令三桂为前驱,自率清军为后应,与自成在关内交锋。自成兵多,围住三桂,霎时间大风刮起,尘石飞扬,清军乘势杀入,吓得闯军倒退。自成狂叫道:“满洲军到了!满洲军到了!”

  顿时策马返奔,贼众大溃,杀伤无算,沟水尽赤。三桂穷追自成,到了永平,自成将吴襄家属,尽行杀死,又走还京师。怎禁得三桂一股锐气,引导清军,直薄京师城下。自成料知难敌,令将所得金银,熔铸成饼,每饼千金,约数万饼,用骡车装载,遣兵先发,乃放起一把无名火来,焚去宫阙,自率贼众数十万,挟太子及二王西走。临行时,复勒索诸阉藏金,金已献出,令群贼一一杖逐。阉党号泣徒跣,败血流面,一半像人,一半像鬼。阉党昧尽天良,狗彘不若,处以此罚,尚嫌太轻。

  那时京师已无人把守,即由三桂奉着大清摄政王整辔入城。三桂进了都门,别事都无暇过问,只寻那爱姬陈圆圆。一时找不着美人儿,复赶出西门,去追自成。闯军已经去远,仓卒间追赶不上,偏偏京使到来,召他回都,三桂无奈,只好驰回。沿途见告示四贴,统是新朝安民的晓谕,他也无心顾及,但记念这圆圆姑娘,一步懒一步,挨入都中,复命后返居故第,仍四处探听圆圆消息。忽有一小民送入丽姝,由三桂瞧着,正是那日夕思念的心上人,合浦珠还,喜从天降,还管他甚么从贼不从贼,当下重赏小民,挈圆圆入居上房,把酒谈心,格外恩爱,自不消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