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2)


  自成有骁将刘宗敏,本蓝田县锻工,随从自成,独得死力,至是见众势日蹙,亦欲归降官军,自成察得隐情,便邀他走入丛祠密语道:“人言我当为天子,不意一败至此。现有神明在上,且向神一卜,如若不吉,你可断了我首,往投官兵。”

  宗敏闻言,即与自成一同叩祷,三卜三吉。【神明亦助剧贼,想是劫数难逃。】

  宗敏跃起道:“神明指示,谅必不差,我当誓死从汝。”

  自成乃道:“官军四逼,除非人自为战,无可突围。我的妻小,前已失去,所掠妇女,亦都杀死,单剩一个光身子,倒也脱然无累。只兄弟们多带眷属,未免累坠,一时不能尽走,奈何?”

  宗敏道:“总教你得做皇帝,撇去几个妻妾,亦属何妨。”

  随即相偕归营。

  到了次日,宗敏携着两颗首级,入见自成。自成问首级何来?宗敏道:“这是我两妻的头颅,杀死了她,可同你突围,免生罣碍。”

  自成大喜道:“好!好!”

  【人家杀死妻妾,还连声称好,可见得是盗贼心肠。】

  宗敏把两妻首级,掷示余党道:“古人说的妻子如衣服,衣服破碎,尽可改制,我已杀死两妻,誓保闯王出围,诸君如或同志,即请照办。他日富贵,何愁没有妻妾,否则亦任令自便。”

  贼党被他激动,多半杀死妻孥,誓从闯王。【又是许多妇女晦气。】

  自成又尽焚辎重,微服轻骑,从郧阳走入河南。适河南大饥,斗斛万钱,自成沿路鼓煽,不到一月,又得众数万人,破宜阳,陷永宁,连毁四十八寨,势又猖獗。

  杞县举人李信,系逆案中李精白子,尝出粟赈济饥民,百姓很是感德,争呼李公子活我。会绳妓红娘子作乱,把李信掳去,见他文采风流,硬迫他为夫妇。李信勉强应允,趁着空隙,孑身逃归。地方官糊涂得很,说他是盗,拘系狱中。红娘子闻知,竟来劫牢,饥民相率趋附,戕官破狱,把信救出。

  信见大祸已成,不得不求一生路,遂与红娘子及数百饥民,往投自成,备陈进行规画。自成大喜,与他约为兄弟。【同是姓李,应做弟兄。】信改名为岩,且遗书招友,得了一个牛金星。金星系卢氏县举人,因磨勘被斥,颇怨朝廷,既得信书,遂挈了妻女,往依自成,为主谋议。

  自成初妻韩氏,本属娼家出身,在米脂时,与县役盖君禄通,被自成一同杀死,旋即为盗,掠得邢家女郎,作为继妻。邢氏趫健多智,自成令掌军资,每日发给粮械,必由贼目面领。翻天鹞高杰,曾在自成部下,尝至邢氏营领械支粮,邢氏看他状貌魁梧,躯干伟大,不由的意马心猿,暗与他眉来眼往。高杰也是个色中饿鬼,乐得乘势勾引,遂瞒着自成,背地苟合。【既有红娘子,又有邢氏,正是无独有偶。】两人情好异常,想做一对长久夫妻,竟乘夜潜遁,降顺官军。

  自成失了邢氏,又掠得民女为妻,潼关一战,仍然失去。牛金星既依自成,情愿将自己爱女,奉侍巾栉,又荐一卜人宋献策。献策长不满三尺,通河洛数,见了自成,陈上谶记,有“十八子主神器”六字。十八子隐寓李字。自成大喜,封为军师。李岩又劝自成不妄杀人,笼络百姓,复将所掠财物,散给饥民。百姓受惠,不辨为岩为自成,但浑称:“李公子活我。”

  岩又编出两句歌谣,令儿童随处唱诵,歌词是“迎闯王,不纳粮”二语。【前六字,后亦六字,语不在多,已足煽乱。】百姓方愁加税,困苦不堪,听了这两句歌词,自然欢迎闯军。

  自成遂进攻河南府,府为福王常洵封地,母即郑贵妃,受赏无算,豪富甲天下。【应七十九回。】先是援兵过洛,相率哗噪,统称王府金钱山积,乃令我等枵腹死贼,殊不甘心。前尚书吕维祺,在籍家居,适有所闻,即劝王散财饷士,福王不从。至自成进攻,总兵陈绍禹等,入城守御,绍禹部兵多变志,从城上呼贼,贼亦在城下相应,互作笑语。副使王胤昌厉声呵禁,被绍禹兵拘住。绍禹忙为驰解,兵士竞噪道:“敌在城下,还怕总镇甚么?”

  自成见城上大哗,立命贼众登城,贼皆缘梯上升,城上守兵,并不堵御,反自相戕害,绍禹遁去。贼众趁势拥入,竞趋福王府。福王常洵,与世子由崧,慌忙逸出,被贼众入府焚掠,所有金银财宝,一扫而空。【守财虏听者!】

  自成大索福王,四处搜寻,福王正匿迎恩寺,遇前尚书吕维祺。维祺道:“名义甚重,王毋自辱!”

  语尚未毕,贼众大至,将福王一把抓住,连那尚书吕维祺,也一并被拘。惟福王世子由崧,赤身走脱。后来就是弘光帝。

  自成怒目数福王罪,吓得他觳觫万状,匍匐乞命。维祺又羞又恼,不由的愤怒交迫,诟骂百端。自成大怒,喝将维祺杀死,一面见福王体肥,指语左右道:“此子肥壮,可充庖厨。”

  侍贼应命,将福王牵入厨中,洗剥脔割,醢作肉糜。又由自成命令,羼入鹿肉,并作葅酱,随即置酒大会,取出肉葅,令贼目遍尝,且与语道:“这便是福禄酒,兄弟们请畅饮一巵!”言毕大笑。贼众无不雀跃。欢宴三日,又搜掘富室窖藏,席卷子女玉帛,捆载入山,令书办邵时昌为总理官,居守府城,自率众围开封。巡抚李仙风,正率军阻贼,与贼相左,那时开封城内,只留巡按高名衡,及副将陈永福等数人,幸城高且坚,尚得固守。

  周王恭枵,系太祖第五子橚十世孙,嗣爵开封,因发库金五十万,募死士击贼,贼毙甚众,退避数舍。可巧李仙风收复河南府,复督军还援,内外夹击,一日三捷,自成乃解围引去。【福王惜金被虏,周王发金解围,得失昭然。】道遇罗汝才率众来会,势复大震。

  汝才本与献忠合,因献忠陷入襄阳,所得财帛,悉数自取,遂为之不怿,自引部众投自成。自成已拥众五十万,至是益盛。会献忠东犯信阳,为左良玉等所败,众散且尽,所从止数百骑,亦奔投自成。自成佯为招纳,暗中却有意加害。还是汝才入白自成,谓不如使扰汉南,牵制官军,自成点首称善。汝才乃分给五百骑,纵使东行,自偕闯众掠新蔡。

  陕西总督傅宗龙,与保定总督杨文岳,方率总兵贺人龙、李国奇等,出关讨贼,途次为闯、罗二贼所袭,人龙先走,国奇继溃,文岳亦径自驰去。单剩宗龙孤军当贼,被围八日,粮尽矢绝,夜半出走,宗龙马蹶被执,贼拥宗龙攻项城,大呼道:“我等是秦督官军,快开门纳秦督!”

  宗龙亦奋呼道:“我是秦督傅宗龙,不幸堕入贼手,左右皆贼,毋为所绐!”

  贼怒甚,抽刀击宗龙,中脑立仆,尚厉声骂贼。寻被贼劓鼻削耳,遂惨死城下。小子有诗叹道:

  杲卿骂贼光唐史,洪福詈奸报宋朝。
  明季又传傅总督,沙场应共仰忠标。

  宗龙被杀,贼众遂猛攻项城,毕竟项城是否被陷,且至下回表明。

  *==*==*

  本回全叙闯,献事,闯、献两贼,非有奇材异能,不过因饥煽乱,啸聚为患耳。假令得良将以讨伐之,则贼焰未张,其势可扑;贼锋屡挫,其弱可擒;贼党自离,其衅可间。虽百闯、献,不难立灭。乃献忠屡降而不之诛,李闯屡败而不之掩,一误于陈奇瑜,再误于熊文灿,三误于杨嗣昌,而闯、献横行,大局乃瓦解矣。襄阳陷而粮械空,河南失而财帛尽,腹心既敝,手足随之,观于此回,而已决明之必亡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