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1)


  却说孔有德等北走旅顺,偏被一舰队截住,当先一员大将,乃是岛帅黄龙。有德令毛承禄、李应元等,上前迎敌,自与耿仲明东走,投降满洲。毛承禄等敌不过黄龙,均被击倒。应元已死,承禄尚未毕命,当被黄龙生生擒住,押献京师。大逆不道的罪状,还有何幸?无非是问成极刑,磔死市曹。登、莱一带,总算平定了。

  小子前回曾叙入满兵攻大凌城,未曾交代明白,不得不补叙清楚。

  自孙承宗督师关上,收复滦州、迁安、永平、遵化四城,复整缮关外旧堡,军声大振,偏来了辽东巡抚邱禾嘉,与承宗常要龃龉。承宗拟先筑大凌城,禾嘉恰要同时筑右屯城。工分日久,两城均未完工,满兵已进薄城下。禾嘉率总兵吴襄、宋伟,往援大凌,连战皆败,逃回锦州。大凌城守将,便是祖大寿、何可纲两人,坚守了两三月,粮尽援绝,满洲招降书,屡射入城,大寿欲降,可纲不从,大寿竟坏了良心,把可纲杀死,开城出降。满洲太宗即班师回国。邱禾嘉被劾罢去,孙承宗亦致遭廷议,乞休回籍。【叙此一段,注意在孙承宗免归,承宗去后,守辽自此无人。】

  那孔有德、耿仲明两人,奔降满洲,即怂恿满洲太宗,袭取旅顺。他的本意,无非恨着岛帅黄龙,想借了满洲兵力,灭龙复仇。【虎伥可恨。】满洲太宗乐得应允,先出兵鸭绿江,作为疑兵,然后令孔、耿两人,导引满兵,潜袭旅顺。黄龙果然中计,遣水师阻截鸭绿江,岛中仅存千余人,至满兵到来,仓猝堵御,已是寡不敌众。兼之军械军储,诸多单薄,孤守数日,竟至不支,龙自刎死,部将李惟鸾、项祚临、樊化龙等均战殁,满兵稳稳得了旅顺。

  旅顺岛外,有一广鹿岛,互为犄角,副将尚可喜居守。可喜亦系毛文龙旧部,由孔有德贻书相招,也率众出降满洲。当由满洲太宗,留可喜仍守二岛,令孔、耿率兵归去。孔、耿以两岛为贽见仪,当然叙功给赏,孔得封满洲都元帅,耿得封满洲总兵官,后来可喜亦得封满洲总兵,事且慢表。

  且说洪承畴调督三边,延绥巡抚一缺,用了一个陈奇瑜,分遣诸将,擒斩贼目金翅鹏、一条龙等,又进攻延水关。关前阻大山,下临黄河,势甚险固。贼首钻天哨、开山斧等,据关负嵎,屡却官军。奇瑜佯遣兵他攻,自率精骑衔枚疾走,夜入山寨。钻天哨、开山斧两人,正拥着妇女,大被长眠,蓦闻寨外喊杀连天,揭帐一瞧,但见红光四绕,火星迸射,急得呼叫不及,都赤条条的跃出床外,百忙中觅得短刀,出来迎敌。那官军已如潮涌入,长枪巨槊,攒刺过去,两贼统是赤膊身体,禁得住几多创痛?不到片刻,两贼中死了一双。贼众走投无路,不是被火烧死,就是被官兵杀死。

  逆巢已破,大关随下,偏冒冒失失的来了贼党一座城,带着悍徒千人,居然想抢还大关。奇瑜麾军出击,不到一两个时辰,已把贼徒扫尽,一座城也驰入鬼门关去了。【鬼门关中形势,比延水关何如?】延水盗平,奇瑜威名大振。会值闯王高迎祥等,窜入湖、广,大掠襄阳、郧阳诸境,老回回、过天星等,又自郧阳入四川,径陷夔州。

  明廷遂擢奇瑜兵部侍郎,总督河南、山、陕、川、湖五省军务。又以大名道员卢象升知兵,调抚郧阳,奇瑜乃驰至均州,分檄陕西巡抚练国事,河南巡抚元默,湖广巡抚唐晖,及郧阳巡抚卢象升,四面蹙击,大小数十战,擒住贼渠十余人,斩首至万余级。夔州贼驰还郧阳,来援楚贼,又被卢象升击败。贼众狂奔乱窜,或入河南,或趋浙、川,或走商雒,张献忠亦向商雒遁去,只高迎祥、李自成等,奔入汉中的车厢峡。峡在万山中间,有进路,无出路,里面山岭复杂,绵延数十里不断,闯王闯将,误入此处,已陷绝地;贼众并无粮饷,单靠着四处劫掠,随夺随食,此时窜入山中,满山统是荆棘,何从得粮?

  这天空中又接连霪雨,淋漓了三四十日,弓脱胶,箭离干,马乏刍,弄得智尽力穷,无法可施,要想越出原路,那峡口外统是官军,枪戟层层,炮石累累,就是插翅也难飞去。高迎祥惶急万状,束手待毙,还是李自成集党商议,得了顾君恩诡计,搜集重宝,出赂奇瑜左右。浼令转达降意。奇瑜见贼众被困,渐有骄色,便命他面缚出降。

  自成竟自缚双手,大胆出来,叩首奇瑜马前,哀乞免死。【何不一刀两段?】奇瑜趾高气扬,率尔轻许,检阅贼众,共得三万六千余人,悉数遣归原籍。每贼百名,用一安抚官押送,且命所过州县,给发餱粮。高迎祥、李自成等,均叩谢而去。

  贼众出峡已尽,离开大军,差不多有数十里,自成突起,刺杀安抚官,余贼也一同下手,把所有安抚官五十多人,尽行杀毙。沿途残戮,饱掠而西,一拥入秦中去了。

  给事中顾国宝,御史傅永淳,交章劾奇瑜受贿纵贼,有旨逮问,戍边了事,别饬洪承畴代任。承畴不过一寻常将材,既要总督三边,又要兼辖五省,凭他如何竭力,也顾不得许多。并且山、陕、河南一带,不是水荒,便是旱荒,遍地哀鸿,嗷嗷中泽,怀宗虽下诏发仓,再三筹赈,怎奈区区粟帛,救不活几千百万饥民。还有黑心中使,奉旨经理,一半儿施赈,一半儿中饱。【不诛群阉,能无亡国?】

  俗语说得好:“饿杀不如为盗”。一班饥民,统成千成万的去跟流贼。至闯王闯将,还走陕西,亡命无赖,随路收集,多至二十余万,蹂躏巩昌、平凉、临洮、凤翔诸府,惨无天日。承畴檄山西、河南、四川、湖广各路兵马,分道入陕。迎祥、自成,复东走河南。副将左良玉,方扼守新安、渑池,裹甲自保,任贼逸出。灵宝、汜水、荥阳诸处,又聚贼踪。承畴以秦中少靖,拟亲出潼关,督军讨贼。群贼闻得此信,遂大会荥阳,共计得十三家七十二营,列述如下:

  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老回回、曹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

  这十三家七十二营,都是著名贼目,当下会集一处,议敌官军,彼此谈论纷纷,许久未决。李自成悍然进言道:“匹夫尚思自奋,况众至一二十万,岂有半途自废的道理?官兵虽多,未必个个可用,为今日计,我辈宜各定所向,分认地点,与官兵决一雌雄,胜负得失,听诸天数,有甚么顾虑哩!”

  【自成此言,恰是一个乱世豪雄,但何不申明纪律,收拾人心,所谓知其一不知其二,终弄到没有结局。】

  大众见他意气自豪,都不禁磨拳擦掌道:“闯将此言,很是有理,我等就这么办罢。”

  遂议定革里眼、左金王,抵挡川、湖兵,横天王、混十万抵挡陕西兵,过天星扼住河上,抵挡河南兵,迎祥、自成及献忠,出略东方,老回回、九条龙,往来策应,还恐陕兵势锐,更令射塌天、改世王,帮助横天王、混十万两人。所破城邑,子女玉帛,照股均分,总算公道。大家允议。迎祥、自成、献忠三人,率众东出,陷霍州,入颍州,径趋凤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