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2)


  高迎祥等闻文诏调还,去了一个劲敌,心宽了一大半。但前面有河南兵,后面有京营兵,戈铤蔽空,无从飞越,他又想出假降的计策,把沿途所夺金帛,密赂各处带兵官,伪词乞降。各将不敢作主,独太监杨进朝,伸手要钱,代为入奏,且檄各将停战。总是若辈坏事。会值天寒冰合,高迎祥等潜从毛家寨渡河,狡脱而去。河南兵寂处寨中,无一出阻,等到渑池、伊阳、卢氏三县,相继告警,巡抚元默,始督军会剿,贼众竟窜入卢氏山中,从间道入内乡,大掠南阳、汝宁,窜入湖、广去了。

  小子叙了西边,又不能不夹叙东边。当西寇紧急的时候,登州游击孔有德、耿仲明等,竟纠众作乱。孔有德与耿仲明,同为毛文龙义子,文龙被杀,他曾通款满洲,逗留东江。【见九十一回。】东江参将刘兴治,戕害副将陈继盛,拥众叛去。有德与他异志,逃入登州。登、莱巡抚孙元化,尝居官辽东,素言辽东人可用,遂授有德、仲明为游击。还有孔耿同党李九成,亦得为偏裨。会满洲兵复寇辽东,围大凌城,元化遣有德赴援,有德佯为出师,至吴桥,天大雨雪,众不得食,顿时大哗。李九成与子应元,诱众为乱,入劫有德。有德本蓄异图,自然顺水推舟,拱手听命。

  【李九成之主使,恐亦由有德主使。】

  当下还兵大掠,陷陵县、临邑、商河,残齐东,围德平,转破新城、青城。山东巡抚余大成,遣兵往御,均为所败,正要亲自出师,忽来了登、莱巡抚孙元化,两下晤谈,元化尚力主抚议,前既误用,还要主抚,真是笨伯。大成也乐得少安。至元化归署,飞饬所属郡县,不必邀击,另派人驰谕有德,速即归诚。有德佯允来使,即与李九成直抵登州,总兵官张可大,方驻军城外,以有德狡诈宜防,不待元化命令,竟去截击有德,有德倒也一惊,两下交锋,斗了多时,眼看有德的军马,将要败阵下去,偏元化遣将张焘,谕令停战,可大军心一乱,反被有德杀了一阵。

  可大气愤愤的回入城中,有德尚在城外,见天色已暮,略略休息。夜餐毕后,忽见城内火光四起,料有内应,忙率众薄城。可巧东门大开,门首迎接的,却有三人,为首的就是同党耿仲明,余二人乃是都司毛承禄、陈有时。有德大喜,进了城门,忙奔抚署,一入署中,见元化正图自尽,【也要自尽么?】当即阻住,且云:“蒙大帅恩,决不加害!”元化默然。

  此外同城各官,均被九成等拘住,惟总兵张可大,已将妾陈氏杀死,悬梁殉节了。【不可有二,不能无一。】德推九成为主,自居次位,又次为仲明,又次为承禄、有时,即用巡抚的关防,檄征州县兵饷。且令元化移书大成,再行求抚。大成据事上闻,怀宗命将大成、元化,一并褫职候勘,另简徐从治为山东巡抚,谢琏为登、莱巡抚,并驻莱州,协力讨贼。

  有德等已破黄县,陷平度,集兵攻莱,四面围住。从治屡出兵掩击,颇有斩获,只有德等终不肯退。相持数月,忽闻明廷特简侍郎孙宇烈,总督山东,统马步兵二万五千,浩荡东来。徐从治、谢琏等,总道是大军来援,可以即日解围,哪知这孙宇烈逗留中道,只管遣使议抚。有德等只把议抚条款,与他敷衍,且纵还故抚元化,及所拘官吏,表明就抚的意思,一面暗运西洋大炮,猛轰莱城。

  徐从治方登陴督守,不料炮弹无情,击中要害,立时殒命。莱城益危,又固守了月余,宇烈不至,城中已力竭难支。有德侦知消息,因遣人伪约降期,请文武官出城守抚。谢琏也料他有诈,留总兵杨御蕃守城,自与知府朱万年,出城招降。有德与九成、仲明等,见了谢琏,下马跪拜,佯作叩首涕泣状。谢琏、朱万年,也下马慰谕。未及数语,有德等陡然起身,指麾左右,把两人牵拥而去。

  杨御蕃见两人中计,忙紧闭城门,登陴守御,果然叛军大至,猛力扑城,城上矢石交下,才得击却。俄由叛军拥着万年,推至城下,胁令呼降。万年厉声道:“我死了!汝等宜固守!”

  【我闻其言,如见其人。】

  御蕃俯视万年,不禁垂泪。

  万年又道:“我堕贼计,死不瞑目。杨总兵!你快发大炮,轰死几个叛贼,也好替我复仇。”

  说到“仇”字,首已落地。【一死成名,死也值得。】

  御蕃大愤,即令军士开炮,扑通扑通的放了数声,击死叛军多人,有德乃收兵暂退。谢琏竟绝粒自尽。怀宗闻这警耗,大加痛愤,遂逮宇烈下狱,诛元化,戍大成,命参政朱大典为佥都御史,巡抚山东,一意主剿。饬中官高起潜监护军饷,兼程而进。【又是一个监军的太监。】

  大典令副将靳国臣、参将祖宽为前锋,直至沙河,孔有德督军迎战。祖宽跃马突出,挺枪死斗,勇不可当。国臣驱军大进,一当十,十当百,饶你孔有德如何枭桀,也被杀得大败亏输,拨马奔走。祖宽等追至城下,有德等料不可敌,夜半东遁。莱州被围七阅月,至是始解,阖城相庆。

  越日,总兵金国奇等,进复黄县,斩首万三千级,活擒了八百多名。别将牟文绶驰救平度,阵斩贼魁陈有时。有德、九成、仲明等,窜归登州,大典会集全师,进薄登州城下,亲自督攻。

  登州城三面倚山,一面距海,北有水城,与大城相接。水城有门,可通海舶,叛军恃此通道,所以屡攻不下。及被围日久,李九成出城搏战,中矢毙命。祖宽等乘胜驱杀,攻破水门外面的护墙,于是城中汹汹。孔有德忙收拾财帛,携挈子女,航海遁去。耿仲明、毛承禄,及九成子应元等,相继出走,登州遂下。有德等奔至旅顺,忽由岛中驶出战舰数十艘,最先一舰,立着一位铁甲银盔的大将,持槊高叫道:“叛贼休走!”

  正是:

  濒海围城方幸脱,冤家狭路又相逢。

  毕竟来将为谁?请看下回表明。

  *==*==*

  流贼不可抚,叛军愈不可抚。庸帅之所以纵寇,明廷之所以覆国,皆抚之一字误之也。观曹文诏之勇敢无前,所向有功,其得力全在一战字。朱大典一意进兵,不数月间,即荡平登、莱,其得力全在一攻字。可知流贼揭竿,叛军据险,并非不易剪除,其所以蔓延日甚,痈溃日深者,俱由于将不得人,志在苟安故也。是回叙剿流寇,而注意惟一曹文诏,叙讨叛军,而结局在一朱大典,此外不过就事论事,作为衬笔而已。藉非然者,满盘散沙,成何片段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