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2)


  怀宗尚不肯信,召谕廷臣,饬置崇焕极刑。且逮龙锡下狱,命群臣议罪。可怜这功多罪少的袁督师,竟磔死市曹,平白无辜的钱故辅,复拘案待质。温体仁与史范等,且欲力翻逆案,把逆字的恶名,移加袁、钱两人身上,以袁为逆首,钱为次逆,还有一班持正不阿的大臣,均依次附名,更立一逆案,网尽群贤,商诸兵部尚书梁廷栋。廷栋不敢赞成,【何不将他亦列入逆案?】乃议龙锡大辟,立即取决。中允黄道周,上书为龙锡讼冤,怀宗把他贬秩外调,但心下颇也感动,只命将龙锡长系,既而减等论罪,遣戍定海卫,但已是冤屈得很了。【论断平允。】

  且说明朝赋税,颇折衷古制,不尚烦苛,自神宗创行矿税,中官四出,任意诛求,海内为之渐困。至辽东事起,岁需边饷,又不得不尽情罗掘,加派民间,百姓益困苦得很。明廷又裁节内地兵饷数十万,减省各处驿站又数十万,兵不得饱,驿无遗粮,那时逃兵戍卒,往往亡命山谷,啸聚为盗,且乘时胁迫良民,同入盗薮,百姓既无恒产,哪有恒心?乐得投奔绿林,还好劫夺为生。【自古祸乱,多原于此。】

  天意也是奇怪,又迭降灾祲,只恐百姓未肯为乱,偏令他今岁水荒,明岁旱荒,弄得他寸草无生,只得相偕从盗,于是极大的乱端,就从崇祯改元以后,发生出来。

  先是云南、贵州等处,蛮众作乱,首领奢崇明与安邦彦,统同一气,负嵎自固,总督闵梦得,敷衍了两三年,未曾奏效。【应八十五回。】怀宗即位,奢、安两酋,越发鸱张,崇明自号大梁王,邦彦称四裔大长老,出巢四扰,到处掳掠。

  怀宗复起用朱燮元为总督,调集云南、四川、贵州三路大兵,直捣贼巢,枭崇明,斩邦彦。安位穷蹙乞降,由燮元分设土司,筹垦荒田,筑堡置戍,立驿通道,庐井毕备,苗汉相安,西南一带,才得无事。【承前启后,是最好销纳法。】

  惟西北又复遭劫,连年饥荒,陕西巡抚乔应甲,延绥巡抚朱童蒙,又统是魏阉余党,专务虐民,不加体恤,遂酿成一班流贼,四出为殃,把大明一座完好江山,扰得东残西缺,地坼天崩。【应首回流贼横行。】

  第一个作乱的盗魁,就是府谷民王嘉胤。嘉胤部下又有两大剧贼,一个就是李自成,一个就是张献忠。【提出李、张独握纲领。】

  献忠延安人,阴贼多智,尝与嘉胤往来。嘉胤劫富家粟,被有司悬赏缉捕,遂揭竿为盗,献忠纠众往从,尤称骁桀,贼中号为八大王。

  自成米脂人,狡黠善走,并能骑射,因家贫投为驿卒,驿站裁并,自成无所得食,亦奔投嘉胤。嘉胤拥众五六千人,聚居延庆府中的黄龙山,又有白水贼王二,宜川贼王左挂,安塞马贼高迎祥,饥民王大梁,逃兵周大旺等,率众响应,三边饥军,亦群起为盗,剽掠四方。陕西巡抚,已改任刘廷宴,衰迈无能,讳言盗贼,至州县相继告警,尚叱退来使道:“这是地方饥民,有何大志?略缓数日,自然解散了。”

  【请你等着。】

  嗣是贼氛愈炽,所在遭殃,刘廷宴无可如何,只好据实奏闻。怀宗授左副都御史杨鹤,为兵部尚书,出督三边军务,剿捕流贼。杨鹤抵任,商洛道刘应遇,已击毙王二,追斩王大梁;督粮道洪承畴,亦击破王左挂,捕斩周大旺,贼渠半就诛灭。偏杨鹤主张从抚,檄令各军不得妄杀,遂至余灰复燃,转衰为盛。会满军入犯京畿,诏令各省派兵入卫,陕甘兵奉调东下,中途逃散,山西兵哗溃良乡,巡抚耿如杞逮狱论死,一班窜走的溃兵,不是向东,就是向西,结果是挺身走险,同为匪类。【游兵不戢,必为国殃。】

  明廷复起前总兵杜文焕,督延绥、固原各兵,便宜讨贼。文焕檄谕王嘉胤、王左挂二寇,令他投诚,左挂时方穷蹙,与党羽王子顺、苗美等请降,独嘉胤不肯受抚,竟陷入府谷,据城抗命。总督杨鹤,反匿不上闻,只遣官四出招贼,黠盗王虎、小红狼、一丈青、掠地虎、混江龙等,托词求抚,俱授给免死牌,安插延绥、河曲间。其实盗性未改,淫掠如故,不过形式上面,算是不放火,不杀人,就自称为安分的良民。百姓忍气吞声,无从控诉,孤男弱女,束手待毙,有一半刁狡强悍的,都随贼而去。朝旨复擢洪承畴为延绥巡抚,与副总兵曹文诏,协力搜剿。

  文诏忠勇过人,仗着一杆蛇矛,东西驰击,贼众似羊遇虎,多半被诛。王嘉胤不自量力,竟率众与他对垒,一场鏖战,杀得嘉胤大败而逃。文诏追至阳城,再与嘉胤接仗,嘉胤招架不住,遂被文诏刺死。八大王张献忠,率属二千人,奔降洪承畴,李自成走依高迎祥,迎祥为自成母舅,当然收留。还有嘉胤余党,另推李自用为首,绰号紫金梁,仍是暋不畏死,出没西陲,并且纠合群贼,多至三十六营。这三十六营的贼目,真姓名多不可考,只有绰号相传,仿佛与梁山泊群盗一般。小子试录述如下:

  神一元、不沾泥、红军友、老回回、八金刚、扫地王、闯塌天、破甲锥、邢红狼、乱世王、混天王、显道人、乡里人、活地草、革里狼、左金王、曹操、关索、混天星、过天星、独行狼、蝎子块、一字王、射塌天、混十万、可天飞、混天飞、点灯子、王老虎、金翅鹏、一条龙、满天星、混天猴、上天龙、马老虎、独头虎、上天猴、黑煞神、飞山虎、一只虎、撞天王、翻山鹞、整齐王、紫微星、托天王、十反王、小秦王、混世王、上天王、一连莺、一盏灯、钻天哨、开山斧、一座城、通天柱、爬天王、抓地虎、滚地龙、滚地狼。

  以上诸贼,或一人为一营,或二三四五人,合为一营,分作三十六营。李、献两贼,不在其内,外此幺么小丑,尚不胜数。小子有诗叹道:

  区区三户足亡秦,况值关中尽乱民。
  大好江山同瓦裂,半由天意半由人。

  毕竟群盗能否扑灭,且至下回续详。

  *==*==*

  戮逆阉,定逆案,是怀宗第一英断,后人之推重怀宗,就在此着。乃曾几何时,而复用阉人,贻误国事,何始明而继又暗耶?杨太监既遭敌掳,安能骤然脱逃,况拘系敌营,宁肯以秘密军机,被其窃听?此在中智之主,当已可知为敌人狡计,陈平之间项羽,周瑜之间曹阿瞒,流传史册,怀宗宁独未闻?乃误信阉言,自坏长城若此。崇焕死而全辽危,谓非怀宗之自误,其可得乎?至宠任曹化淳、王应朝、吕凤翔等,尤属昏谬,阉党得志,善类复空,不特名将满桂,致陷沙场已也。厥后天怒人怨,相逼而来,陕西闹荒,嘉胤发难,星星之火,竟致燎原,天其既厌明德矣,彼偏听好猜之怀宗,尚能拨乱反正乎?论者谓明之亡,咎在熹宗不在怀宗,吾未敢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