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六回 据镇城哱氏倡乱 用说客叛党骈诛(2)


  御史梅国桢,保荐李成梁子如松,忠勇可任,乃命如松总宁夏兵,即以国桢为监军。会宁夏巡抚朱正色,甘肃巡抚叶梦熊,均先后到军,并逼城下。学曾与梦熊定计,毁决黄河大坝,用水灌城。内外水深约数尺,城中大惧,由许朝缒城潜出,径谒学曾,愿悔罪请降,学曾令还杀哱拜父子,方许赎罪。

  许朝去后,杳无音信,如松遣骑四探,忽闻套部庄秃赖及卜失兔,纠合部落三万人,入犯定边小盐地,别遣万骑从花马池西沙湃口,衔枚疾入,为哱拜声援。那时如松飞报学曾,学曾才知他诈降缓兵,亟遣副总兵麻贵等,驰往迎剿,方将套众击退。既而著力兔复率众万余,入李刚堡,如松等复分兵邀击,连败套众,追奔至贺兰山,套众尽遁。官军捕斩百二十级,悬诸竿首,徇示宁夏城下,守贼为之夺气。

  独监军梅国桢,与学曾未协,竟劾他玩寇误兵,遂致逮问,由叶梦熊代为督师。梦熊下令军中,先登者赏万金,嗣是人人思奋,勉图效力。过了五日,水浸北关,城崩数丈,承恩、许朝等忙趋北关督守。李如松、萧如薰潜领锐卒掩南关,总兵牛秉忠,年已七十,奋勇先登。梅国桢大呼道:“老将军且先登城,诸君如何退怯?”

  言甫毕,但见各将校一麾齐上,肉薄登城,南关遂下。承恩等惶急非常,急遣部下张杰,缒城出见,求贷一死。梦熊佯为允诺,仍然大治攻具。监军梅国桢,日夕巡逻,严行稽察。一日将晚,正在市中巡行,忽有歌声一片,洋洋入耳。其词道:

  痈不决,毒长流。巢不覆,枭常留。兵戈未已我心忧,我心忧兮且卖油。

  国桢听着,不禁诧异起来,便谕军士道:“何人唱歌,快与我拘住!”

  军士奉命而去。未几即拿到一人,国桢见他状貌非凡,便问他姓氏职业。那人答道:“小人姓李名登,因业儒不成,转而习贾。目今兵戈扰攘,无商可贩,只好沿街卖油,随便糊口。”

  【此子颇似伍子胥。】

  国桢道:“你所唱的歌词,是何人教你的?”

  李登道:“是小人随口编成的。”

  国桢暗暗点头,复语道:“我有一项差遣,你可为我办得到么?”

  李登道:“总教小人会干,无不效力。”

  国桢乃亲与解缚,赐他酒食,授以密计,并付札子三道,登受命驰去,缚木渡东门,入见承恩道:“哱氏曾有安塞功,监军不忍骈诛,特令登赍呈密札,给与将军。将军如听登言,速杀刘、许自赎,否则请即杀登。”

  【斩钉截铁,足动悍番之心。】

  承恩沈吟半晌,旋即许诺。登趋而出,又从间道诣刘、许营。亦各付密札道:“将军本系汉将,何故从哱氏作乱,甘心婴祸?试思镇卒几何,能当大军?将军所恃,不过套援,今套部又已被逐,区区杯水,怎救车薪?为将军计,速除哱氏,自首大营,不特前愆可免,且有功足赏哩。”

  【与刘、许言又另具一种口吻,李登洵不愧说客。】

  刘、许二人亦觉心动,与登定约,登遂回营报命。

  国桢仍督兵攻城,猛扑不已。未几,得东旸密报,土文秀已被杀死了,又未几,城上竟悬出首级三颗,一个是土文秀头颅,两个便是刘东旸、许朝首领。原来东旸既诱杀文秀,承恩知他有变,遂与部党周国柱商议。国柱与许朝曾夺一镇民郭坤遗妾,两不相让,遂生嫌隙。【又为一妇人启衅。】至是与承恩定计,托词密商军务,诱刘、许两人登楼,先斩许朝。东旸逃入厕房,被国柱破户搜出,一刀两段,于是悬首城上,敛兵乞降。李如松、萧如薰等遂陆续登城,揭示安民,并搜获宁夏巡抚关防,及征西将军印各一颗。

  哱拜尚拥苍头军,安住家中,总督叶梦熊方去灵州,闻大城已下,亟遣将校赍谕入城,大旨以诘旦不灭哱氏,应试尚方剑。时承恩正驰至南门,谒见监军梅国桢,为参将杨文所拘,李如松即提兵围哱拜家。拜知不能免,闭户自缢,家中放起一把无名火来,连人连屋,尽行毁去。参将李如樟,望见火起,忙率兵斩门而入,部卒何世恩,从火中枭哱拜首,生擒拜次子承宠,养子哱洪大,及余党土文德、何应时、陈雷、白鸾、陈继武等众。

  总督叶梦熊,巡抚朱正色,御史梅国桢,先后入城,安抚百姓,一面慰问庆王世子帅锌。帅锌系太祖十六子栴七世孙,曾就封宁夏,哱拜作乱,曾向王邸中索取金帛,适值庆王伸域薨逝,世子帅锌,尚在守制,未曾袭封,母妃方氏,挈世子避匿窖中,既而惧辱自裁,所有宫女玉帛,悉被掠去。至梦熊等入府宣慰,帅锌方得保全。当下驰书奏捷,并将一切缚住人犯,押献京师。

  神宗御门受俘,立磔哱承恩、哱承宠、哱洪大等,颁诏令庆王世子帅锌袭封。王妃方氏,建祠旌表。不没贞节。给银一万五千两,分赈诸宗人,大赏宁夏功臣。叶梦熊、朱正色、梅国桢各荫世官。武臣以李如松为首功,特加宫保衔,萧如薰以下,俱升官有差。如薰妻杨氏,协守平卤,制勅旌赏。魏学曾亦给还原官,致仕回籍。其余死事诸将卒,亦各得抚恤。宁夏复平。

  哪知一波才静,一波随兴,东方的朝鲜国,复遭倭寇蹂躏,朝鲜王李昖,火急乞援,免不得劳师东出,又有一场交战的事情。正是:

  西陲才报承平日,东国又闻抢攘时。

  欲知中外交战情形,待小子下回再表。

  *==*==*

  宁夏之变,倡乱者为哱拜,而刘东旸、许朝等,皆缘哱拜一言而起,是哱拜实为祸首,刘、许其次焉者也。本回叙宁夏乱事,以哱拜为主,固有特识,而党馨之激变,以及萧如薰夫妇之效忠,备载无遗,有恶必贬,有善必彰,史家书法,例应如是。李登一卖油徒,乃得梅国桢之重任,今其往说叛寇,两处行间,互相残噬,羽翼已歼,哱拜仅一釜底游魂,欲免于死得乎?然则宁夏敉平,当推李登为首功,而明廷酧庸之典,第及将帅,于李登无闻,武夫攘功,英雄埋没,窃不禁为之长慨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