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2)


  继光与兵部尚书谭纶,都督府佥事俞大猷,统为当时名将。谭纶卒于万历五年,俞大猷卒于万历八年,一谥襄敏,一谥武襄。继光至十一年乞归,十四年病终原籍,万历末追谥武毅,著有《练兵实纪》,《纪效新书》,所谈兵法,均关窾要,至今犹脍炙人口,奉为秘传,这也不消絮叙。【已足与史传扬名不朽,且随笔叙结谭、俞两人,尤为一带两便。】

  且说冯保得罪,以后新进诸臣,又交攻居正,陆续不绝。有旨夺上柱国太师官衔,并将赐谥一并镌去。大学士张四维,见中外积怨居正,意欲改弦易辙,收服人心。【何不述冯保语,质之曰:“你的官职,从何处得来?”】因上疏言事,请荡涤烦苛,宏敷惠泽,一面请召还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余懋学等,奏复原官。

  神宗颇加采纳,朝政为之稍变。已而四维以父丧归葬,服将阕而卒。朝旨赠官太师,赐谥文毅。【结果比居正为胜,足为四维之幸。】嗣是申时行进为首辅,【申时行见前回。】引荐礼部尚书许国,兼任东阁大学士。许本是时行好友,同心办事,阁臣始沆瀣相投,不复生嫌,无如言路一开,台官竞奋,彼此争砺锋锐,搏击当路,于是阁臣一帜,台官一帜,分竖明廷。嗣复为了张居正一案,闹得不可开交,遂致朝臣水火,又惹出一种争执的弊端。【明臣好争,统是意气用事。】

  先是居正当国,曾构陷辽王宪[火节],废为庶人。宪[火节]系太祖十五子植七世孙,植初封卫王,寻改封辽,建文时又徙封荆州,七传至宪[火节],尝希旨奉道,得世宗欢心,加封真人,敕赐金印。穆宗改元,御史陈省劾他不法,夺去真人名号及所赐金印。居正家居荆州,故隶辽王尺籍,至宪[火节]骄酗贪虐,多所凌轹,以此为居正所憾。且因宪[火节]府第壮丽,暗思攘夺,可巧巡按御史郜光,奏劾宪[火节]淫虐僭拟诸罪状,居正遂奏遣刑部侍郎洪朝选,亲往勘验,且嘱令坐以谋逆,好教他一命呜呼。

  待至朝选归京,只说他淫酗是实,谋反无据。朝旨虽废黜宪[火节],禁锢高墙,居正意尚未慊,密嘱湖广巡抚劳堪,上言朝选得贿,代为宪[火节]掩饰。朝选遂因此获罪,羁死狱中。那时辽王府第,当然为居正所夺,遂了心愿。至居正死后,辽府次妃王氏,运动言官,代为讼冤。当有御史羊可立,追论居正构害辽王事,正在颁下部议,王妃复上书诉讼,大略言:“居正贪鄙,谋夺辽王府第,因此设计诬陷。既将辽府据去,复将所有金宝,悉数没入他家。”

  神宗览奏,即欲传旨籍没,但尚恐太后意旨未以为然,一时不便骤行。可巧潞王翊釴,将届婚期,需用珠宝,无从采备。【恐由神宗故意为此。】太后召神宗入内,向他问道:“名为天府,难道这些些珠宝,竟凑办不齐么?”

  神宗道:“近年以来,廷臣没有廉耻,都把这外方贡品,私献冯、张二家,所以天府藏珍,很是寥寥了。”

  太后道:“冯保家已经抄没,想可尽输入库。”

  神宗道:“冯保狡猾,预将珍宝偷运去了,名虽查抄,所得有限。”

  太后慨然道:“冯保是个阉奴,原不足责,但张居正身为首辅,亲受先皇遗命,乃亦这般藏私,真是人心难料呢!”

  【太后虽明,亦为所愚。】

  神宗复述及辽府讼冤,归罪居正等情,太后默然。嗣是张先生张太师的称号,宫中一律讳言,神宗知太后意转,亟命司礼监张诚等,南下荆州,籍居正家。张诚先遣急足,潜投江陵守令,命他速往查封,休使逃匿。守令得了此信,自然格外巴结,即召集全班人役,围住张氏府第,自己亲入府内,把他阖家人口,悉数点查,驱入一室,令衙役在室外守着。顿时反宾为主,一切服食,统须由衙役作主,可怜张氏妇女,多半畏愤,宁自绝粒,竟饿死了十数人。及张诚一到,尤觉凶横,饬役搜查,倒箧倾箱,并没有甚么巨宝,就是金银财帛,也是很少,较诸当日严相府中,竟不及二十分之一。

  张诚怒道:“十年宰相,所蓄私囊,宁止此数?此必暗中隐匿,或寄存亲族家内,别人或被他瞒过,我岂由他诳骗么?”

  遂召居正长子礼部主事敬修,迫令和盘献出。敬修答言,只有此数。张诚不信,竟饬虎狼卫役,把敬修褫去衣冠,拷掠数次;并将张氏亲族,一一传讯,硬说他有寄藏,不容剖白。敬修熬不住痛苦,寻了短见,投缳毕命。亲族等无从呼吁,没奈何各倾家产,凑出黄金一万两,白银十万两,【不是查抄,竟是抢劫。】张诚方才罢手。

  大学士申时行得悉此状,因与六卿大臣,联名上疏,奏请从宽。刑部尚书潘季驯,又特奏居正母年过八旬,朝不保暮,请皇上锡类推恩,全他母命云云。乃许留空宅一所,田十顷,赡养居正母。惟尽削居正官阶,夺还玺书诏命,并谪戍居正子弟,揭示罪状。有诏云:

  张居正诬蔑亲藩,箝制言官,蔽塞朕聪,私占废辽宅田,假名丈量遮饰,骚动海内。迹其平日所为,无非专权乱政,罔上负恩,本当斫棺戮尸,因念效劳有年,姑免尽法。伊弟张居易,伊子张嗣修等,俱令烟瘴地面充军,以为将来之谋国不忠者戒!

  张居易曾为都指挥,张嗣修曾任编修,至是皆革职远戍,一座巍巍然师相门第,变作水流花谢,雾散云消,令人不堪回首呢。【所谓富贵如浮云。】张诚回京复命,御史丁此吕,又追劾侍郎高启愚,主试题系“舜亦以命禹”五字,实系为居正劝进,不可不惩。

  神宗得了此疏,颁示内阁,申时行勃然道:“此吕何心,陷人大逆,我再缄默不言,朝廷尚有宁日么?”

  当即疏陈此吕暧昧陷人,应加重谴等语。小子有诗咏道:

  炎凉世态不胜哀,落穽还防下石来。
  稍有人心应代愤,好凭只手把天回。

  未知神宗曾否准奏,且看下回再表。

  *==*==*

  神宗临幸宫人,暗育珠胎,至于太后诘问,犹不肯实言,虽系积畏之深,以致如此,然使太后处事未明,疑宫人为外遇,置诸刑典,得毋沉冤莫白,终为神宗所陷害乎?一宵恩爱,何其钟情,至于生死之交,不出一言以相护,是可忍,孰不可忍?

  观于居正死后,夺其官,籍其产,戍其子弟,且任阉竖张诚,勒索财贿,株连亲族,甚至逼死居正子敬修,未闻查究。古云:“罪人不孥。”

  神宗习经有素,岂竟漫无所闻?况居正当国十年,亦非全无功绩,前则赏过于功,后则罚甚于罪,凉薄寡恩四字,可为神宗一生定评,惟居正之得遇宠荣,为明代冠,而身后且若是,富贵功名,无非泡影,一经借鉴,而世之热中干进者可以返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