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1)


  却说神宗踱入慈宁宫,巧遇一个宫娥,上前请安,磕过了头,由神宗叫她起来,方徐徐起身,侍立一旁。神宗见她面目端好,举止从容,颇有些幽娴态度,不禁怜爱起来,后来要做贵妃太后,想不致粗率轻狂。随即入宫坐下。那宫人亦冉冉随入,当由神宗问明太后所在,并询及姓氏,宫人答称王姓。神宗约略研诘,仔细端详,见她应对大方,丰神绰约,尤觉雅致宜人,不同俗态,当下沈吟半晌,复与语道:“你去取水来,朕要盥手哩!”

  王宫人乃走入外室,奉匜沃水,呈进神宗。神宗见她双手苗条,肤致洁白,越觉生了怜惜,正要把她牵拉,猛记有贴身太监,随着后面,返身回顾,果然立在背后,便令他回避出去。王宫人见内侍驱出,料知帝有他意,但是不便抽身,只好立侍盥洗,并呈上手巾。由神宗拭干了手,即对王氏一笑道:“你为朕侍执巾栉,朕恰不便负你呢。”

  王宫人闻言,不由的红云上脸,双晕梨涡。神宗见了,禁不住意马心猿,竟学起楚襄王来,将她按倒阳台,做了一回高唐好梦。【恐就借太后寝床做了舞台。】王宫人得此奇遇,正是半推半就,笑啼俱有,等到云散雨收,已是暗结珠胎,两人事毕起床,重复盥洗,幸太后尚未回宫,神宗自恐得罪,匆匆的整好衣襟,抽身去讫。次日即命随去的内侍,赍了头面一副,赐给王宫人,并嘱内侍谨守秘密。
  
  谁知那文房太监,职司记载,已将临幸王宫人的事情,登薄存录了。嗣是神宗自觉心虚,不便再去临幸,虽晨夕请安,免不得出入慈宁宫,只遇着王宫人,恰是不敢正觑。王宫人怨帝薄幸,也只能藏着心中,怎能露出形迹?转眼数月,渐渐的腰围宽大,茶饭不思起来。太后瞧着,觉得王氏有异,疑及神宗,但一时不便明言,惟暗中侦查神宗往来。

  这时候的六宫中,有个郑妃,生得姿容美丽,闭月羞花。神宗很是宠爱,册封贵妃,平时常在她宫中住宿,非但妃嫔中没人及她,就是正宫王皇后,也不能似她宠遇。太后调查多日,不见有可疑情迹,惟看这王宫人肚腹膨胀,行步艰难,明明是身怀六甲,不必猜疑,便召入密问。王宫人伏地呜咽,自陈被幸始末。好在太后严待皇帝,厚待宫人,也不去诘责王氏,只命她起居静室,好生调养,一面饬文房太监,呈进皇上起居簿录,果然载明临幸时日,与王宫人供语,丝毫无误。【亏有此簿。】当命宫中设宴,邀同陈太后入座,并召神宗侍宴。席间谈及王后无出,陈太后未免叹息。李太后道:“皇儿也太不长进,我宫内的王氏女,已被召幸,现已有娠了。”

  神宗闻言,面颊发赤,口中还要抵赖,说是未有此事。【王氏幸怀龙种,还得出头,否则一度临幸,将从此休了。】

  李太后道:“何必隐瞒!”

  随把内起居簿录,取交神宗,并云:“你去看明,曾否妄载?”

  神宗到了此时,无言可辩,没奈何离座谢罪。

  李太后又道:“你既将她召幸,应该向我禀明,我也不与你为难,叫她备入六宫,也是好的。到了今日,我已查得明明白白,你还要抵赖,显见得是不孝呢,下次休再如此!”

  神宗唯唯连声,陈太后亦从旁劝解。

  李太后又道:“我与仁圣太后,年均老了,彼此共望有孙。今王氏女有娠,若得生一男子,也是宗社幸福。古云:‘母以子贵’,有什么阶级可分哩?”

  【保全王氏,在此一语。】

  陈太后很是赞成。宴饮已毕,陈太后还入慈庆宫,神宗亦谢宴出来,即命册王宫人为恭妃。册宝已至,王宫人即拜谢两宫太后,移住别宫。既而怀妊满期,临盆分娩,果然得一麟儿,这就是皇长子常洛。后来嗣位为光宗皇帝。过了三日,神宗御殿受贺,大赦天下,并加上两宫太后徽号。陈太后加康静两字,李太后加明肃两字,喜气重重,中外称庆,且不必细述。

  单说皇长子将生的时候,大学士张居正,忽患起病来,卧床数月,仍未告痊。百官相率斋戒,代为祈祷。南都、秦、晋、楚、豫诸大吏,亦无不建醮,均替他祝福禳灾。神宗命张四维等,掌理阁中细务,遇着大事,仍饬令至居正私第,由他裁决。居正始尚力疾从公,后来病势加重,渐觉不支,竟至案牍纷纭,堆积几右。

  会泰宁卫酋巴速亥,入寇义州,为宁远伯李成梁击毙,露布告捷,朝廷归功居正,晋封太师。明代文臣,从未有真拜三公,自居正柄政,方得邀此荣宠。怎奈福为祸倚,乐极悲生,饶你位居极品,逃不出这生老病死四字。【见道之言。】居正一病半年,累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自知死期将至,乃荐故礼部尚书潘晟,及吏部侍郎余有丁自代。晟素贪鄙,不满人望,因冯保素从受书,特浼居正荐举,神宗立刻允准,命晟兼武英殿大学士,有丁兼文渊阁大学士。诏下甫五日,言官已交章劾晟,不得已将他罢官。

  未几,居正病逝,神宗震悼辍朝,遣司礼太监护丧归葬,赐赙甚厚。两宫太后及中宫,俱加赉金币,并赐祭十六坛,赠上柱国,予谥文忠。

  只是铜山西崩,洛钟东应,居正一死,宫内的权阉冯保,免不得成了孤立。更兼太后归政已久,年力搒衰,也不愿问及外事,所以保势益孤。当潘晟罢职时,保方病起,闻报遽怒道:“我适小恙,不致遽死,难道当今遂没有我么?”

  【还要骄横,真是不识时务。】

  是时皇长子已生,保又欲晋封伯爵。【长子系神宗自生,与冯保何与,乃欲封伯爵耶?】张四维以向无此例,不便奏议,只拟予荫他弟侄一人,作为都督佥事。保复怒道:“你的官职,从何处得来?今日乃欲负我,连一个虚衔,都不能替我转圜,未免不情!”

  说得四维哑口无言。

  会东宫旧阉张鲸,素忌保宠,意图排斥。宗有同事张鲸,前被保放逐,至是复入。两人遂交相勾结,伺隙白帝,历诉保过恶,及与张居正朋比为奸等情。神宗本来恨保,一经挑拨,自然激动起来。御史江东之,又首劾保党锦衣同知徐爵,神宗遂将爵下狱,饬刑部定了死罪,算是开了头刀。

  言官李植,窥伺意旨,复列保十二大罪,统是神宗平日敢怒不敢言的事情。此时乾纲独断,毫无牵掣,遂谪保为南京奉御,不准须臾逗留;并令锦衣卫查抄家产,得资巨万。东之并劾吏部尚书梁梦龙,工部尚书曾希吾,吏部侍郎王篆,均为保私党,应即斥退。当下命法司查明,果得实证,遂下诏一一除名。

  看官!你道这实证从何处得来?原来冯保家中,藏有廷臣馈遗录,被查抄时一并搜出,梁、曾等姓氏骈列,所以无可抵赖,同时斥退。此外大小臣工,名列馈遗录中,不一而足。

  独刑部尚书严清,与冯保毫无往来,且素不党附居正,因得神宗器重,名曰严清,【果足副实。】乃调任为吏部尚书,代了梁梦龙遗缺。清搜讨故实,辩论官材,自丞佐以下,都量能授职,无一幸进,把从前夤缘干托的情弊,尽行扫除。可惜天不假年,在任仅阅半载,得病假归,未几即殁。

  还有蓟镇总兵戚继光,从前由居正委任,每事辄与商榷,动无掣肘,所向有功。及是居正已殁,给事中张鼎思,上言继光不宜北方,【不管人材可否,专务揣摩迎合,这等人亦属可杀。】阁臣拟旨,即命他调至广东,继光不免怏怏,赴粤逾年,即谢病回里,越三年乃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