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三回 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2)


  越年,神宗将行大婚礼,令张居正充纳采问名副使。给事中李涑,奏称居正持丧,不宜与闻大婚事,乞改简大臣。神宗不允,传皇太后谕旨,令居正变服从吉,居正遂奉旨照办。等册后礼成,方乞归治葬。神宗召见平台,特赐慰谕道:“朕不能舍去先生,但恐伤先生孝思,不得已暂从所请。惟念国事至重,朕无所依赖,未免怀忧。”

  居正叩首道:“臣为父治葬,不能不去,只乞皇上大婚以后,应撙节爱养,留心万几。”说毕,伏地恸哭。【恸哭何为?无非要结人主。】

  神宗亦为之凄然,不禁堕泪道:“先生虽行,国事尚宜留意。此后倘有建白,不妨密封言事。”

  居正称谢而起,进辞两宫太后,各赐赆金,慰谕有加。

  居正归后,神宗复敕大学士吕调阳等,如遇大事,不得专决,应驰驿至江陵,听居正处分。既而由春入夏,又有旨征令还朝。居正以母老为辞,不便冒暑北行,请俟秋凉就道。神宗又遣指挥翟汝敬,驰驿敦促,更令中使护居正母,由水道启行。居正乃遵旨登程,所经州县,守臣多跪谒;就是抚按长吏等,亦越界送迎,身为前驱。及到京师,两宫又慰劳备至,赏赉有加。居正母至,概照前例。惟吕调阳自惭伴食,托病乞休,起初未蒙俞允,至居正还朝,再疏告归,乃准令致仕,解组归田去了。【还算有些气节。】

  是时神宗已册后王氏,伉俪情深,不劳细说。独李太后以帝已大婚,不必抚视,仍返居慈宁宫,随召居正入内,与语道:“我不便常视皇帝,先生系国家元辅,亲受先帝付托,还希朝夕纳诲,毋负顾命!”居正唯唯而退。

  嗣是居正格外黾勉,所有军国要政,无不悉心筹画。内引礼部尚书马自强,及吏部侍郎申时行,参赞阁务,外任尚书方逢时,总督宣大,总兵李成梁,镇抚辽东。方逢时与王崇古齐名,崇古内用,逢时专任边事,悉协机宜。李成梁骁悍善战,屡摧塞外巨寇,积功封宁远伯,内外承平,十年无事。

  居正又上肃雝殿箴,劝神宗量入为出,罢节浮费,复尽汰内外冗员,严核各省财赋。只神宗年龄搒长,渐备六宫,令司礼监冯保,选内竖三千五百人入宫,充当使令。内有孙海、客用两奄竖,便佞狡黠,得邀宠幸,嘉靖、隆庆两朝,非无秕政,而中官不闻横行,良由裁抑得宜之故。至此又复开端,渐成客、魏之弊。尝导神宗夜游别宫,小衣窄袖,走马持刀,仿佛似镖客一般。既而出幸西城,免不得饮酒陶情,逢场作戏。

  一夕,神宗被酒,命随侍太监,按歌新声。曲调未谐,竟惹动神宗怒意,拔出佩剑,欲斫歌竖头颅,还是孙、客两人,从旁解劝,方笑语道:“头可恕,发不可恕。”遂令他脱下头巾,将发割去。【想是从曹操处学来。惟彼割己发,而此割人发,不无异点。】

  这事被冯保闻知,便去禀诉李太后。太后大怒,自着青布袍,撤除簪珥,【此是姜后脱簪珥待罪之意。】令宣神宗入宫,一面传语居正,速即上疏极谏。神宗得着消息,不免惊慌,可奈母命难违,只好硬着头皮,慢慢儿的入慈宁宫。一进宫门,便闻太后大声催促。到了望见慈容,形神服饰,与寻常大不相同,不觉心胆俱战,连忙跪下磕头。太后瞋目道:“你好!你好!先皇帝付你大统,叫你这般游荡么?”

  神宗带抖带语道:“儿、儿知罪了,望母后宽恕!”

  太后哼了一声道:“你也晓得有罪么?”

  说至此,冯保已捧呈张居正谏疏,由太后略瞧一遍,语颇简直,便掷付神宗道:“你且看来!”

  神宗取过一阅,方才瞧罢,但听太后又道:“先帝弥留时,内嘱你两母教育,外嘱张先生等辅导,真是煞费苦心,不料出你不肖子,胆大妄为,如再不肯改过,恐将来必玷辱祖先,我顾宗社要紧,也管不得私恩,难道必要用你做皇帝么?”

  【母教严正,不愧贤妃。】

  又旁顾冯保道:“你去到内阁中,取霍光传来!”

  保复应声而去。不一时,返入宫内,叩头奏道:“张相国浼奴才代奏,据言皇上英明,但教自知改过,将来必能迁善。霍光故事,臣不敢上闻!今不如草诏罪己罢了。”

  太后道:“张先生既这般说,就这般办罢,你去教他拟诏来!”

  保又起身趋出。未几,返呈草诏,太后叱令神宗起来,亲笔誊过,颁示朝堂。可怜神宗双膝,已跪得疼痛异常,更兼草诏中语多卑抑,不禁懊恨得很,偏是太后督着誊写,一些儿不肯放松,那时只好照本誊录,呈与太后览过,交冯保颁发去了。太后到了此时,禁不住流泪两行。神宗又跪泣认悔,方得奉命退出。京中闻了这事,谣言蜂起,统说两宫要废去神宗,别立潞王翊釴。【见七十一回。】后来杳无音信,方渐渐的息了浮言,这且休表。

  且说李太后既训责神宗,复将孙海、客用两人,逐出宫外,并令冯保检核内侍,所有太监孙德秀、温泰等,向与冯保未协,俱被撵逐。神宗虽然不悦,终究是无可奈何,只好得过且过,再作计较。张居正恐神宗启疑,因具疏乞休,作为尝试。疏中有“拜手稽首归政”等语。【居正自命为禹、皋。】那时神宗自然慰留,手书述慈圣口谕:“张先生亲受先帝付托,怎忍言去,俟辅上年至三十,再议未迟。”

  居正乃仍就原职,请嘱儒臣编纂累朝宝训实录,分四十章,次第进呈,作为经筵讲义。大旨如下:

  (一)创业艰难。(二)励精图治。(三)勤学。(四)敬天。(五)法祖。
  (六)保民。(七)谨祭祀。(八)崇孝敬。(九)端好尚。(十)慎起居。
  (十一)戒游佚。(十二)正宫闱。(十三)教储贰。(十四)睦宗藩。(十五)亲贤臣。
  (十六)去奸邪。(十七)纳谏。(十八)守法。(十九)敬戒。(二十)务实。
  (二十一)正纪纲。(二十二)审官。(二十三)久任。(二十四)考成。(二十五)重守令。
  (二十六)驭近习。(二十七)待外戚。(二十八)重农。(二十九)兴教化。(三十)明赏罚。
  (三十一)信诏令。(三十二)谨名分。(三十三)却贡献。(三十四)慎赏罚。(三十五)甘节俭。
  (三十六)慎刑狱。(三十七)褒功德。(三十八)屏异端。(三十九)饬武备。(四十)御寇盗。

  看官!你想神宗此时,已是情欲渐开,好谀恶直的时候,居正所陈各种请求,实与神宗意见并不相符,不过形式上面,总要敷衍过去,当下优诏褒答,允准施行。待至各项讲义,次第编竣,由日讲官陆续呈讲,也只好恭己以听。一俟讲毕,即散游各宫,乐得图些畅快,活络筋骸。一日,退朝罢讲,闲踱入慈宁宫,正值李太后往慈庆宫闲谈,不在宫中,正拟退出宫门,忽见有一个年少的女郎,袅袅婷婷的走将过来,向帝请安。这一番有分教:

  浑疑洛水仙妃至,好似高唐神女来。

  毕竟此女为谁,且由下回说明。

  *==*==*

  张居正所恃,惟一冯保,冯保所恃,不外张居正,观其狼狈相倚,权倾内外,虽不无可取之处,而希位固宠之想,尝憧扰于胸中。居正综核名实,修明纲纪,于用人进谏诸大端,俱能力持大体,不可谓非救时良相。然居父丧而思起复,嫉忠告而斥同僚,人伦隳矣,其余何足观乎!冯保闻神宗冶游,密白太后,为补衮箴阙起见,亦不得谓其下情,然窥其隐衷,无非挟太后以制幼主;至若孙德秀、温泰等,则又因睚眦之嫌,尽情报复,狡悍著矣,其他何足责乎?吾读此回,且愿为之易其名曰:“是为冯保、张居正合传”,而是非可不必辨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