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十二回 莽男子闯入深宫 贤法司力翻成案(3)


  博笑道:“这不过借公勋戚,保全朝廷大体,我等何忍以身家陷公?”

  希孝呜咽道:“欲平反此狱,总须搜查确证,方免谗言。”

  博又道:“这又何难!”

  当下与希孝密谈数语。希孝才改忧为喜,谢别而回,暗中恰遣了校尉,先入狱中,讯明刀剑来由。大臣始不吐实,经校尉威吓婉诱,方说由辛儒缴来,并将他指使改供事,略说一遍。【是一个反复无常的罪犯,冯保也未免自误。】

  校尉复说道:“国家定制,入宫谋逆,法应灭族,奈何自愿引罪?你不如吐实,或可减免。”

  大臣凄然道:“我实不知。辛儒说我持刀犯驾,罪坐大辟,因教我口供如此,不特免罪,且可富贵,谁知他竟是诳我呢!”

  说至此,大哭不止。

  校尉反劝慰一番,始行复命。

  适高氏家人,已逮入京,希孝乃偕冯保、葛守礼,三人升厅会审。明朝故事,法司会审,须将本犯拷打一顿,叫作杂治。大臣上得法庭,冯保即命杂治,校尉走过,洗剥大臣衣服,大臣狂呼道:“已经许我富贵,为何杂治我?”

  校尉不理,将他搒掠过了,方推近公案跪下。

  希孝先命高氏家人,杂列校役中,问大臣道:“你看两旁校役,有无认识?”

  大臣忍着痛,张目四瞧,并无熟人,便道:“没有认识。”

  冯保即插嘴道:“你敢犯驾,究系何人主使,从实供来!”

  大臣瞪目道:“是你差我的。”

  保闻言大惊,勉强镇定了神,复道:“你不要瞎闹!前时为何供称高相国?”

  大臣道:“是你教我说的。我晓得什么高相国?”

  【又证一句,直使冯保无地自容。】

  保失色不语。

  希孝复问道:“你的蟒袴刀剑,从何得来?”

  大臣道:“是冯家仆辛儒,交给我的。”

  索性尽言,畅快之至。

  保听着这语,几欲逃座,两肩乱耸,态度仓皇。还是希孝瞧不过去,替保解围道:“休得乱道!朝廷的讯狱官,岂容你乱诬么?”

  遂命校尉将大臣还押,退堂罢讯。

  保踉跄趋归,暗想此案尴尬,倘大臣再有多言,我的性命,也要丢去,便即遣心腹入狱,用生漆调酒,劝大臣饮下,大臣不知是计,一口饮讫,从此做了哑子,不能说话。

  此时宫内有一殷太监,年已七十多岁,系资格最老的内侍,会与冯保同侍帝侧,谈及此事。殷太监启奏道:“高拱忠臣,岂有此事!”

  又旁顾冯保道:“高胡子是正直人,不过与张居正有嫌,居正屡欲害他,我辈内官,何必相助!”

  原来高拱多须,所以称为胡子。保闻言,神色渐沮。内监张宏,亦力言不可,于是狱事迁延。等到刑部拟罪,只把大臣斩决,余免干连。一番大风浪,总算恬平,这也是高拱不该赤族,所以得此救星。拱闻此变,益发杜门谢客,不问世事。拱本河南新郑人,嗣后出仕中州的官吏,不敢再经新郑,往往绕道而去。【统是偷生怕死的人物。】至万历六年,拱方病殁,居正奏请复拱原官,给与祭葬如例。【又似强盗发善心。】惟冯保余恨未释,请命太后一切赐恤,减从半数。祭文中仍寓贬词,后来追念遗功,方赠拱太师,予谥文襄。小子有诗咏高拱道:

  自古同寅贵协恭,胡为器小不相容?
  若非当日贤臣在,小过险遭灭顶凶。

  欲知明廷后事,且俟下回续陈。

  *==*==*

  冯保一小人耳,小人行事,阴贼险狠,固不足责。张居正称救时良相,乃与内监相毗,倾害高拱,彼无不共戴天之仇,竟思戮高氏躯,赤高氏族,何其忮刻若此耶?设非杨、葛诸大臣,力谋平反,则大狱立兴,惨害甚众。居正试反己自问,其亦安心否乎?殷、张两内监,犹有人心,令居正闻之,能毋汗下。至于冯保讯狱,三问三供,世之设计害人者,安能尽得王大臣,使之一反噬乎?保益恚恨,且药哑王大臣,令之不能再说。小人之心,甚于蛇蝎,良足畏也!然观王大臣供词,令我心快不已,为之饮一大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