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十五回 胡宗宪用谋赚海盗 赵文华弄巧忤权奸(3)


  严嵩厉声道:“你可知罪么?”

  文华嗫嚅道:“儿子知罪,求义父息怒!”

  嵩复道:“哪个是你的义父!”

  文华尚是叩头,嵩顾着家人道:“快将这畜生拖出去!我的座前,不配畜生跪伏!”

  【连跪伏尚且不许,严家之威焰可知。】

  家人听着此语,还有什么容情,当有两人过来,把文华拉出相府。

  文华回到私第,左思右想,无法可施,可怜他食不得安,夜不得眠。到了次日,天明即起,早餐才毕,盘算了许多时,方命舆夫整车,怏怏的登车而行,舆夫问往何处?文华才说是快往严府。须臾即至,由文华亲自投刺,门上的豪奴,煞是势利,看见文华,故意不睬。文华只好低心下气,求他通报。门奴道:“相爷有命,今日无论何人,一概挡驾。”

  文华道:“相爷既如此说,烦你入报公子。”

  门奴道:“公子未曾起来。”

  【想与二十七姬共做好梦哩。】

  文华一想,这且如何是好,猛然记起一人,便问道:“萼山先生在府么?”

  门奴答道:“我也不晓得他。”

  文华便悄悄的取出一银包,递与门奴,并说了无数好话,门奴方才进去。转瞬间便即出来,说是萼山先生有请,文华才得入内。

  看官!你道这萼山先生是何人?他是严府家奴的头目,呼作严年,号为萼山,内外官僚,夤缘严府,都由严年经手,因此人人敬畏,统称他为萼山先生。文华出入严府,所有馈遗,当然另送一份。此时彼此相见,文华格外客气,与严年行宾主礼,严年佯为谦恭,互相逊让一回,方分坐左右。【一个失势的义儿,不及得势的豪奴。】文华便问起严嵩父子。

  严年摇首道:“赵少保!你也太负心了。【该骂。】相爷恨你得很,不要再见你面,就是我家公子,也与你有些宿嫌,【暗应上文。】恐此事未便转圜哩。”

  文华道:“萼山先生!你无事不可挽回,此次总要请你斡旋,兄弟自然感激。”

  【与家奴称兄道弟,丢尽廉耻。】

  严年犹有难色,经文华与他附耳数语,才蒙点首。【用一蒙字妙。】时已晌午,严年方入报世蕃,好一歇,这一歇时,未知文华如何难过。始出来招呼文华。文华趋入,世蕃一见,便冷笑道:“吾兄来此何为?想是急时抱佛脚呢。”

  文华明知他语中带刺,但事到其间,无可奈何,只好高拱手,低作揖,再三告罪,再四哀恳,世蕃才淡淡的答应道:“我去禀知母亲,瞧着机缘,当来报知。”

  文华乃去。

  过了两三日,不见世蕃动静,再去谒候,未得会面。又越两日,仍无消息,但闻严嵩休沐,料此日出入严府,定必多人,他也不带随役,独行至严府内,冲门直入。门役已屡受馈金,却也不去拦阻。到了大厅外面,停住脚步,暗从轩櫺中探望,遥见严嵩夫妇,高坐上面,一班乾儿子及世蕃,侍坐两旁,统在厅中畅饮,笑语声喧;正在望得眼热,忽见严年出来,慌忙相迎。严年低语道:“公子已禀过太夫人了,太夫人正盼望你呢!”

  文华即欲趋入,严年道:“且慢!待我先去暗报。”

  言毕自去。文华侧耳听着,又阅半晌,方闻嵩妻欧阳氏道:“今日阖座欢饮,大众都至,只少一个文华。”

  嗣又由严嵩接口道:“这个负心贼,还说他甚么?”

  【从文华耳中听出,叙次甚妙。】

  文华心中一跳,又在櫺隙中偷瞧,见严嵩虽如此说,恰还没甚怒容,随又听得欧阳氏道:“文华前次,原是一时冒失,但俗语说得好:‘宰相肚里好撑船,’相公何必常念旧恶呢。”

  接连是严嵩笑了一声。这时候的赵文华,料知机会可乘,也不及待严年回报,竟大着胆闯将进去;走至严嵩席前,伏地涕泣。严嵩正欲再责,偏是欧阳夫人,已令家婢执着杯箸,添置席上,并叫起文华,入座饮酒,一面劝慰道:“教你后来改过,相公当不复计较了。”

  文华叩谢而起,方走至坐位前,勉饮数巡。这番列座,趣味如何?未几酒阑席散,文华待外客谢别,方敢告辞。犹幸严嵩不甚诃责。总算放心归去。哪知内旨传来,令他督建正阳门楼,限两日竣工,文华又不免慌张起来。正是:

  相府乞怜才脱罪,皇城限筑又罹忧。

  欲知文华何故慌张,容待下回分解。

  *==*==*

  胡宗宪用谋赚盗,计划层出不穷,颇得孙吴三昧,徐海、陈东、麻叶,俱因此致戮,不得谓非宗宪之功。惟阿附赵文华,掠夺张经战绩,致为士论所不齿,可见有才尤须有德,才足办盗,而德不足以济之,终致身名两败,此君子之所以重大防也。文华患得患失,心愈苦,计愈左,纳宝髻反结怨世蕃,献酒方即得罪严嵩,彼岂竟顾前忘后,卤莽行事者?盖缘势利之见,横亘方寸,当其纳宝髻时,心目中只有严嵩,不遑计及世蕃,及献药方时,心目中只有世宗,不遑顾及严嵩,卒之左支右绌,处处受亏,所谓心劳日拙者非耶?一经作者演述,愈觉当日情形,跃然纸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