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十二回 追狡寇庸帅败还 开马市荩臣极谏(1)


  却说俺答率众到京,沿途大掠,又放起一把无名火来,将京城外面的民居,尽行毁去,百姓无家可住,东逃西散,老的小的,多半毙命,年纪少壮的,遇着寇众,不是被杀,就是被掳,内中有一半妇女,除衰老奇丑外,尽被这班鞑奴,牵拉过去,任情淫污,最有姿色的几人,供俺答受用,轮流取乐。大将军仇鸾,本畏俺答,因听时义、侯荣言,讨好朝廷,勉强入援,既至京师,哪敢与俺答对仗?只得仍遣时义、侯荣,再去说情。两人至俺答营,见俺答踞坐胡床,左右陪着妇女数人,统是现成掳掠,临时妻妾,【平常妇女,得做番王临时妻妾,也算交运。】两人也顾不得甚么气节,只好跪叩帐下。俺答道:“你来做什么?想是又把金币送我,倒难为你主人好意。”

  【眈眈逐逐,无非为了金帛。】

  时义道:“大王欲要金币,也是不难,但深入京畿,震动宫阙,恐我皇上动疑,反不愿颁给金币了。”

  俺答道:“我并不愿夺你京城,我只教互市通贡,每岁得沾些利益,便可退兵。”

  【可见俺答原无大志。】

  时义道:“这也容易,谨当归报便了。”

  两人返报仇鸾,鸾闻帝意主战,一时却不敢上闻。

  俺答待了三日,并无信息,乃遣游骑至东直门,闯入御厩,掠得内监八人,还至虏营。俺答也不去杀他,反将他一律释缚,好言抚慰道:“烦你等作个传书邮,我有一书,寄与你主便是。”说罢,便将书信取出,交与八人。

  八人得了命,出了番帐,奔回东直门,入城禀见世宗,呈上番书。书中大意,无非是要求互市,请通贡使,结末有如不见从,休要后悔等语。世宗阅罢,便至西苑,召见大学士严嵩、李本,尚书徐阶,出书使视道:“卿等以为何如?”

  严嵩瞧着来书,语多恫吓,暗想此事颇不易解决,依他也不是,不依他也不是,当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启奏道:“俺答上书求贡,系关系礼部的事情,陛下可详问礼部。”

  【火烧眉毛,轻轻扑去。】

  礼部尚书徐阶,听了嵩言,暗骂道:“老贼!你要嫁祸别人么?”

  心中一忖,也即启奏道:“求贡事虽属臣部掌管,但也须仰禀圣裁。”

  【你推我,我推别人,徐阶也会使刁。】

  世宗道:“事关重大,大家熟商方好哩。”

  阶踌躇半晌,方道:“现在寇患已深,震惊陵庙,我却战守两难,不便轻举,似应权时允许,聊解眉急。”

  世宗道:“他若果肯退去,皮币珠玉,俱不足惜。”

  阶复道:“若只耗费些皮币珠玉,有何不可?但恐他得步进步,要索无厌,为之奈何?”

  世宗蹙额道:“卿可谓远虑了,惟目前寇骑近郊,如何令退?”

  阶又道:“臣却有一计在此。俺答来书,统是汉文,我只说他汉文难信,且没有临城胁贡的道理,今宜退出边外,别遣使赍呈番文,由大同守臣代奏,才可允行。他若果然退去,我却速调援兵,厚集京畿,那时可许则许,不可许,便与他交战,不为他所窘了。”

  【此言只可欺小孩。】

  世宗点头称善,命阶照计行事。

  阶即遣使往谕,嗣得俺答复书,务须照准,令以三千人入贡,否则将添兵到此,誓破京师。阶见此书,先召百官会议,并宣布俺答来书,各官瞠目伸舌,莫敢发言。忽有一人高声道:“我意主战,不必言和。”

  徐阶瞧将过去,乃是国子司业赵贞吉,便问道:“君意主战,有何妙策?”

  贞吉道:“今日若许入贡,他必拣选精骑三千,即刻入城,阳称通贡,阴图内应,内外夹攻,请问诸公如何抵敌?就使他诚心通好,无意外的变故,也是一场城下盟,堂堂中国,屈辱敌人,宁不羞死!”

  【也是一番虚骄语。】

  检讨毛起接口道:“何人不知主战?但今日欲战无资,只好暂许要求,邀使出塞,然后再议战备。”

  贞吉叱道:“要战便战,何必迟疑!况寇众狡诈异常,岂肯听我诱约么?”

  徐阶见两下龃龉,料知不能决议,索性起座而去,自行入奏。

  是夕城外火光,越加猛烈,德胜、安定两门外,统成焦土,世宗在西内遥望,只见烟焰冲霄,连夜不绝,不禁搔首顿足,只唤奈何。内侍也交头接耳,互述日间廷议情状,适被世宗闻知,问明详细,即令宣诏赵贞吉入对。贞吉奉命即至,由世宗颁给纸笔,饬他条陈意见。贞吉即援笔直书,大旨:“以寇骑凭陵,非战不可,陛下今日,宜亲御奉天门,下诏罪己,追奖故总兵周尚文,以励边帅,释放给事沈束出狱,以开言路,饬文武百司,共为城守,并宣谕各营兵士,有功即赏,得一首功,准赏百金,捐金数万,必可退敌”云云。【虽似理直气壮,亦嫌缓不济急。】

  这疏一上,世宗颇也感动,立擢贞吉为左椿坊左谕德,兼河南道监察御史,饬户部发银五万两,宣谕行营将士。惟贞吉所请追励各条,仍未举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