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3)


  武宗命宫人侍从等,抛网湖心,得鱼较多的有赏,得鱼过少的则罚。大家划着坐船,分头下网,武宗开舱坐观,但见三三五五,揽网取鱼,不觉心旷神怡,流连忘倦,约历半日,各舟方摇荡过来,纷纷献鱼。武宗按着多寡,颁了赏赐,大众拜谢,乃下令罢渔。嗣见进献的鱼中,有一鱼长可数尺,暴睛巨口,比众不同,随即戏说道:“这鱼大而且奇,足值五百金。”

  江彬在侧,正恨蒋瑶未奉例规,【此例安在?邱得已经妄索,江彬又要寻隙,正是好官难为】。即启奏道:“泛光湖得来巨鱼,应卖与地方有司。”

  武宗准奏,着将巨鱼送与蒋瑶,守取价值复命。【弄假成真,无非儿戏。】过了一时,蒋瑶亲来见驾,叩首已毕,即从怀中取出簪珥等物,双手捧呈道:“臣奉命守郡,不敢妄动库银,搜括臣家所有,只有臣妻佩带首饰,还可上应君命,充做银钱,此外实属无着,只得束身待罪。”

  武宗笑道:“朕要此物做甚么,适才所说,亦不过物归原主,应给赏银。你既没有余资,便作罢论。你所携来各物,仍赏与你妻去罢!”

  蒋瑶叩谢。

  可见武宗并非残虐,不过逢场作戏,喜怒任情而已,所有不法行为,俱为宵小导坏。武宗又道:“闻此地有一琼花观,究竟花状如何?”

  蒋瑶顿首道:“从前隋炀帝时,尝到此赏玩琼花,至宋室南渡,此花憔悴而死,今已绝种了。”

  武宗怏怏道:“既无琼花,可有另外的土产么?”

  蒋瑶道:“扬州虽号繁华,异产却是有限。”

  武宗道:“苧麻白布,不是扬州特产吗?”

  蒋瑶不敢多言,只好叩头道:“臣领命了。”

  武宗命退,瑶即返署,备办细布五百匹,奉作贡物,比较鱼价如何。武宗方下旨开船。

  从扬州行抵清江浦,重幸太监张阳家,设宴张灯,征歌选色,君臣共乐,接连三日。武宗问张阳道:“朕过泛光湖,观鱼自适,颇足快意,清江浦是著名水乡,谅亦有湖沼大泽,足以取鱼。”

  张阳奏对道:“此间有一积水池,是汇集涧溪各流,水势甚深,鱼族繁衍,或者可以布网呢。”

  武宗喜道:“你可先去预备网罟,朕择明日观渔。”

  张阳领旨,即去办就。到第二日,武宗带着侍从,即往积水池滨,瞧将过去,层山百叠,古木千章,环抱一沼,颇似洞壑清幽,别具一种雅致。武宗语张阳道:“这池占地不多,颇觉幽静,但欲取鱼,不能驾驶大船,只好用着渔舟呢。”

  张阳道:“池中本有小舟,可以取用。”

  武宗道:“在哪里?”

  张阳道:“多泊在外面芦苇中。”

  武宗道:“知道了。”

  当下舍陆登舟,行不一里,果见两岸蒙茸,泊有渔船。武宗命侍从等,各驾小舟,四散捕鱼。武宗瞧了一会,不觉兴发,也拟改乘渔船,亲自捕鱼。张阳道:“圣上不便亲狎波涛。”

  武宗道:“怕甚么?”

  遂仗着威武,跃登小舟,有太监四名,随着下船。二太监划桨,二太监布网,渐渐的荡入中流。那水中适有白鱼一尾,银鳞灿烂,晔晔生光,武宗道:“这鱼可爱,何不捕了它去?”

  二太监领命张网,偏偏这鱼儿刁滑得很,不肯投网,网到东,鱼过西,网到西,鱼过东,网来网去,总不能取。武宗懊恨起来,竟从舟中取出鱼叉,亲自试投,不防用力太猛,船势一侧,扑咚扑咚数声,都跌落水中去了。小子有诗咏道:

  千金之子不垂堂,况复宸躬系万方。
  失足几成千古恨,观鱼祸更甚如棠。

  未知武宗性命如何,且至下回续详。

  *==*==*

  有文事者必有武备,孔子所谓我战必克是也。王守仁甫立大功,即遭疑谤,幸能通变达机,方得免咎。至忠、泰校射,独令试技,夫身为大将,宁必亲执弓刀,与人角逐,诸葛公羽扇纶巾,羊叔子轻裘缓带,后世且盛称之,何疑于守仁?然此可为知者言,难与俗人道也。迨迭发三矢,无不中彀,宵小庶无所借口矣,此文事武备之所以不容偏废也。武宗任情游幸,偏爱渔猎,泛光湖观鱼,尚嫌未足,积水池捕鱼,且欲亲试,岂得鱼数尾,便足为威武大将军耶?未懔冯河之戒,几占灭顶之凶,假令无王守仁之先平叛逆,而欲借张忠、许泰辈随驾亲征,其不蹈建文之覆辙者鲜矣。然则武宗不覆于鄱阳湖,仅溺于积水池,受惊成疾,返殂豹房,其犹为幸事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