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2)


  言已,就走将下去,呼随从带马过来,当即一跃上马,先跑了一回蹚子,到了箭靶竖着,留神一瞧,然后返辔驰回,就众人发矢的位置,取了弓,拔了箭,不慌不忙,拈弓搭矢,左手如抱婴儿,右手如托泰山,喝一声着,那箭已放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红心。南北军士,齐声喝采,铜鼓声亦震得异响。一箭甫中,一箭复来,巧巧与第一支箭,并杆竖着,相距仅隔分毫。鼓声又震,喝采愈高。守仁跃下马来,拈着第三支箭,侧身续射,这一箭射去,正对准第二支箭杆,飕的一声,将第二支箭,送了出去,这箭正插入第二支箭原隙内。【王公固擅绝技,文笔亦自不群。】大众睹此奇异,没一个不踊跃欢呼,连鼓声都无人听见。

  守仁尚欲再射,不防背后有人拊着,急忙返顾,乃是安边伯许泰,便道:“献丑了,献丑了。”

  许泰道:“都堂神箭,不亚当年养由基,怪不得立平叛逆,我等已领教过了,就此歇手罢。”

  原来忠、泰两人,总道守仁是个文官,没甚武艺,可以借端嘲笑,谁知他竟有这般技射,这还不过出人意料;偏是守仁射中一箭,北军也同声喝采,声震远迩。于是张忠在座,密语许泰道:“我军都输服他了,如何是好?”

  许泰闻言,即下座止住守仁,教他休射。守仁正好借此收场,遂撤队而归。守仁与忠、泰告别时,见两人面色,很是怏怏,不觉肚中暗笑。回署以后,过了一天,便闻忠、泰有班师消息,再阅一宵,果然两人同来辞行。守仁免不得设着盛筵,临歧饯别。总计忠、泰驻兵江西,共历五月有余,假肃清余孽为名,蟠据南昌,其实是叛党早歼,不劳再剿;北军并没有出城,只有忠、泰两人,捕风捉影,罗织平民,无辜株连,没收财产,人民受他荼毒,不知凡几。待至班师令下,相率归去,真是人心喜悦,如去芒刺,这且搁下不题。

  且说武宗驻跸南京,游行自在,大有乐不思蜀的形景。江彬又乘机怂恿,劝武宗游幸苏州,下浙江,抵湖湘。武宗在京时,尝闻苏州多美女,杭州多佳景,正欲亲往一游,饱看景色,闻着彬言,适中下怀。自正德十四年冬季至南京,至十五年正月,尚未言归,反饬群臣议行郊礼。此时大学士梁储、蒋冕等,亦随驾出行,接奉诏敕,谓郊礼一行,回銮无日,万不可依诏定议,乃极力谏阻。疏至三上,始得邀准。就是游幸苏、浙,倒也罢议,惟总不肯回銮。悠悠忽忽,过了半年,尚没有还京音信。但闻江彬倚势作威,驱役官民,如同走狗,成国公朱辅,因事忤彬,罚他长跪军门,才得了事。

  独魏国公徐鹏举,【徐达七世孙。】邀彬赴宴,中门不启,又不设座中堂,顿时惹动彬怒,大声问故。鹏举恰正襟拱手道:“从前高皇帝曾幸私第,入中门,坐中堂,此后便将中门封闭,中堂也同虚设,没人再敢僭用的。今蒙将军辱临,怎敢亵慢?但若破了故例,便与大逆相等,恐将军也不愿承受哩。”

  彬听了此言,明知鹏举有心为难,但是高皇帝三字,抬压出来,如何抵抗得过?只好变嗔作喜,自认无知,勉勉强强的饮了数杯,即行告别。

  还有南京兵部尚书乔宇,守正不阿,彬尝遣使索城门锁钥,宇独正言拒绝,大旨以门钥一项,关系甚大,从前列祖列宗的成制,只令守吏掌管,虽有诏敕,不敢奉命。彬闻报无法,只得罢休。有时彬矫旨需索,宇又必请面复始行。究竟伪难作真,臣难冒君,任你江彬如何摆布,也不免情虚畏罪,自愿取消。【直道事人也有好处。】宇又倡率九卿台谏,三次上章,请即回銮。

  武宗召彬与商,彬请下诏严谴,武宗踌躇道:“去年在京师时,加罪言官,未免太甚,今日何可再为,不如由他去罢。”

  彬乃嘿然。

  武宗只谕令各官,尽心治事,稍迟数日,便当回銮云云。各官接到此旨,没奈何再行恭候。过了一月,仍旧不见动静,惟行宫里面,屡有怪异传闻,或说有物如猪首,下坠御前,或说武宗寝室中,悬着人首,谣言百出,人情汹汹。

  大学士梁储语蒋冕道:“春去秋来,再不回銮,恐生他变。况且谣诼纷纭,多非佳兆,我辈身为大臣,怎忍坐视。”

  蒋冕道:“不如伏阙极谏,得请乃已。”

  梁储允诺,即于夜间缮疏,至次日,两人跪伏行宫外,捧着奏章,带哭带号,约历两三时,方有中官出来,把奏章取去。又阅一时,由中官传旨令退,两人叩首道:“未蒙准奏,不敢退去。”

  中官又入内代奏,武宗乃宣谕还京,两人方起身退出,即令扈从人等,筹备还跸事宜。又越数日,诸事都已备妥,申请启跸。武宗还想延挨,忽闻宸濠在狱,有谋变消息,乃起程北归。

  是夕武宗亲祭龙江,驻跸仪征,次日至瓜州地面,大雨时行,暂就民家避雨。待雨过天霁,乃从瓜州渡江,临幸金山,遥望长江一带,气象万千,很觉快慰。隔了一日,登舟南渡,幸故大学士杨一清私第,饮酒赋诗,载赓迭和,又流连了两三日。一清从容婉谏,请武宗速回京师。武宗才离了杨宅,向扬州进发。到了宝应地界,有一巨浸,名叫泛光湖,武宗见湖光如镜,游鱼可数,不禁大喜道:“好一个捕鱼的地方。”

  遂传旨停舟。扬州知府蒋瑶,正来接驾,武宗即命备办网罟等物。蒋瑶不敢违慢,即日照办,呈交御船。偏偏太监邱得,有意索贿,一味挑剔,甚至召责蒋瑶,把他锁系起来。蒋瑶无奈,只好挽人疏通,奉了厚赂,方得销差脱罪。【清官碰着贪竖,还有何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