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3)


  守仁复进言道:“江西百姓,久遭濠毒,困苦不堪;况且大乱以后,天复亢旱成灾,百姓有衣无食,有食无衣,若复须供给京军,将必逃匿山谷,聚众为乱。当日助濠,尚是胁从,他日揭竿,恐如土崩瓦解,剿抚两穷。足下公忠体国,素所钦佩,何不在京中谏阻御跸,免多周折呢?”

  【委婉动人。】

  张永叹道:“王先生在外就职,怪不得未识内情。皇上日处豹房,左右群小,盅惑主聪,哪个肯效忠尽言?我是皇上家奴,只有默辅圣躬,相机讽谏便了,我此次南行,非为掩功而来,不过由皇上素性固执,凡事只宜顺从,暗暗挽回;一或逆命,不但圣心未悦,并且触怒群小,谗言易入,孤愤谁知,王先生试想!于天下大计,有甚么益处?”

  【至情至理,令人心折。】

  守仁点首道:“足下如此忠诚,令人敬服。”

  张永道:“我的苦心,也惟有先生知道呢。”

  守仁乃将忠、泰邀取宸濠,并从前致书等情,一一说明。

  张永道:“我所说的群小,便指若辈。王先生将若何处置?”

  守仁道:“逆藩宸濠,已押解到此,好在与足下相遇,现拟将这副重担,卸与足下,望足下善为处置,才毕微忱。”

  张永道:“先生大功,我岂不知,但不可直遂径行。有我在,断不使先生受屈,务请放心!”

  守仁乃将宸濠囚车,交付张永,乘夜渡浙江,绕道越境,还抵江西。

  张永押解宸濠,即日就道,途次语家人道:“王都御史赤心报国,乃张忠、许泰、江彬等,还欲害他,日后朝廷有事,将何以教忠?我总要替他保全呢。”

  【庸中佼佼,还算张永。】

  是时武宗已至南京,命张忠、许泰、刘晖等,率京军赴江西,再剿宸濠余党。军尚未发,永已驰到,入见武宗,备说守仁如何忠勤,且奏明忠、泰诸人伪状,武宗方才相信。江彬等再进谗言,一概不准。

  张忠又入奏道:“守仁已至杭州,如何不来南京,谒见圣躬?就使陛下有旨召他,恐他也未必肯来。目无君上,跋扈可知。”

  【谗入罔极。】

  武宗又遣使江西,促召守仁。【又被他盅惑了。】

  守仁奉召,驰至龙江,将要入见。张忠复遣人截住,不使进谒。守仁愤甚,即脱下朝衣,著了巾纶野服,避入九华山去了。张永闻知此事,又入奏武宗道:“守仁一召即来。中道被阻,今已弃官入山,愿为道士。国家有此忠臣,乃令他投闲置散,岂不可惜!”

  武宗乃驰谕守仁,即令还镇,授江西巡抚。擢知府伍文定为江西按察使,邢珣为江西布政司右参政,且令守仁再上捷书。守仁乃改易前奏,言奉威武大将军方略,讨平叛逆,复将诸嬖幸姓名,亦一一列入,说他调剂有功。江彬等方无后言。武宗遂于南京受俘,令在城外设一广场,竖着威武大将军旗纛,自与江彬等戎服出城。到了场中,饬令各军四面围住,方将宸濠放出,去了桎梏,令他兀立,亲自擂起鼓来,饬兵役再缚宸濠,然后奏凯入城。【仿佛做猢狲戏。】小子有诗咏道:

  国事看同儿戏场,侈心太甚几成狂。
  纵囚伐鼓夸威武,笑柄贻人足哄堂。

  未知武宗何日回銮,且俟下回续表。

  *==*==*

  宸濠聚集嫔从百官,联舟江上,不特上中二策,未能举行,即下策亦不能用,直无策而已矣。李士实谋取南京,尚从大处落手,而宸濠恋恋南昌,自投死路,娄妃初谏不从,至于投水殉难,宸濠有此谋士,有此贤妃,而执迷不悟,宜乎速毙。但李士实误投暗主,娄妃误嫁叛王,士实尚自取其咎,娄妃并非自取,乃承父母之命而来,夫也不良,竟遭惨死,吾不能不为之痛惜也。守仁亲建大功,几为宵小所搆,酿成冤狱,幸有太监张永,为之斡旋,岂忠可格天,彼苍不忍没其功,乃出张永以调护之耶?吾谓守仁智足达权,其心固忠,其忠非愚,故尚得明哲保身,否则不为岳武穆、于少保也几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