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2)


  宸濠听着,大惊失色,忙推案出望,但见前后左右,已是火势炎炎,烧个正着。时值秋燥,江上的秋风大作,四面八方,火头乱越,就是要想救灭,急切也是不及。官军乘着火势,纷纷跃上舟阵。原来纵火的官军,便是余恩、邢珣、徐琏、戴德孺四路水师,与伍文定计议妥当,各驾轻舟,埋伏隐处,等到风色一顺,分头举火,所以东西南北,面面烧着。宸濠在船头上,痴望多时,只见邢珣自左杀来,戴德孺自右杀来,余恩攻后,伍文定攻前,自己部下的将士,纷纷投水,毫无抵御的能力,不禁流涕道:“大事去了!”

  正说着,副舟也已被火,吓得宸濠几乎晕倒,慌忙走入船舱,与妃嫔等相对痛哭。【这等无用的人物,也想造反吗?】

  正妃娄氏,挺身立起道:“妾前时曾谏止殿下,休负国恩,殿下不从,乃有今日。罢罢!殿下负了皇上,妾不忍负着殿下。”

  说至此,疾步趋至船头,奋身一跳,投入水中。【义烈可敬。】

  各妃嫔见娄妃殉难,也都丢开性命,又听得哔哔剥剥,火势愈烧愈近,大家料难逃生,各启舟舱,陆续投水,统向龙宫处报到。只有宸濠泣涕涟涟,【何不随妃嫔入水?】挈着世子仪宾,兀在舟中坐住。官军四面跃入,即将宸濠父子,用着最粗的铁链,捆缚停当,牵出船外,移向伍文定坐船。宸濠举目一瞧,所有丞相、元帅等,都已两手反翦,缚置船中。【这叫作患难与共。】彼此吁叹,闭目待毙。

  伍文定等分头擒拿,将著名叛党,一应锁住,不曾漏脱一个。如李士实、刘养正、徐吉、凃钦、王纶、熊琼、卢行、罗璜、丁瞆、王春、吴十三、凌十一、秦荣、葛江、刘勋、何镗、王信、吴国士、火信等,尽行械系,共有数百余人。还有被执及胁从各官,如太监王宏,御史王金,主事金山,按察使杨源,佥事王畴、潘鹏,参政陈杲,布政司梁宸,都指挥郏文、马骥、白昂等人,也一并拘住。共擒斩叛兵三千余级,溺死的约三万人,烧死逃去的,无可计算。所有烧不尽的军械军需,以及溺水的浮尸,积聚江心,掩蔽数里。尚有数百艘贼船,临时斩断绳索,四散狂逃,经伍文定遣兵追剿,依次荡灭。

  守仁所遣陈槐、曾屿等,亦攻复九江、南康二郡,并在沿湖等处,捕戮叛党二千余人。各将吏陆续返报,回到南昌。守仁尚在城外驻节,一一迎劳,彼此甚欢。伍文定手下将士,押住宸濠,推至守仁座前。守仁正欲诘责,宸濠忽开口哀呼道:“王先生!本藩被你所擒,情愿削去护卫,降为庶人,请先生顾着前谊,代为周全。”

  【谈何容易?】

  守仁正色道:“国法具在,何必多言!”

  宸濠方才无语。

  南昌士民,聚观道旁,齐声欢呼道:“这位叛王,酷虐无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可见天道昭彰,报应不爽哩!”

  有几个江西官吏,本与宸濠相识,见了宸濠,也出言指示。

  宸濠泣语道:“从前商朝的纣王,信了妇言,致亡天下,我不信妇言,乃至亡国。古今相反,追悔已迟。娄妃!娄妃!你不负我,我却负你,死也晚了。”【家有贤妻,夫不遭祸,宸濠何独未闻?】

  守仁闻了此言,也为叹息,随命水夫捞认娄妃尸骸,从丰殓葬。众将献上宸濠函箧,内贮书信,多系京官疆吏,往来通问,语中未免有勾结情形。守仁不暇细阅,悉付与祝融氏,托他收藏;【力持大体,造福不浅。】一面露布告捷,才率军入城。嗣闻武宗已启跸南征,【应上回。】急奏上封章,略云:

  臣于告变之际,选将集兵,振扬威武,先收省城,虚其巢穴,继战鄱湖,击其惰归。今宸濠已擒,逆党已获,从贼已扫,闽广赴调军士已散,惊扰之民已定。窃惟宸濠擅作威福,睥睨神器,招纳流亡,辇毂之动静,探无遗迹,臣下之奏白,百不一通。发谋之始,逆料大驾必将亲征,先于沿途伏有奸党,期为博浪、荆轲之谋。今逆不旋踵,遂已成擒,法宜解赴阙门,式昭天讨,然欲付之部下各官,诚恐潜布之徒,乘隙窃发,或虞意外,臣死有余憾矣。盖时事方艰,贼虽擒,乱未已也。伏望圣明裁择,持以镇定,示以权宜,俾臣有所遵循,不胜幸甚!

  这疏本意,明明是谏阻南巡,且请将逆藩就地正法,以免意外。不料武宗得奏,毫不采用,只饬令将逆藩看管,听候驾到发落。太监张忠,及安边伯许泰等,因守仁前日上疏,有罢斥奸邪,禁止游幸等语,【应上回。】心中未免挟嫌,【想是贼胆心虚。】入奏武宗,但云:“守仁先曾通逆,虽有功劳,未足掩罪。”

  幸武宗尚有微明,不去理睬。忠、泰又贻书守仁,谓:“逆藩宸濠,切勿押解来京。现在皇上亲征,须将宸濠纵入鄱湖,待皇上亲与交战,再行一鼓成擒,论功行赏。如此办理,庶几功归朝廷,圣驾不虚此行了。”

  【煞是可笑,亏他写得出来。】

  守仁不为之动,竟不待武宗旨意,自将宸濠押出南昌,拟即北发。偏偏忠、泰两人,遣使赍威武大将军檄文邀截途中,勒令将宸濠交付。守仁又复不与,避道走浙江,欲从海道押解至京,夤夜到钱塘,不料太监张永,又在杭州候着。守仁见了张永,先把那计除刘瑾的功绩,赞美一番,说得张永非常欢慰。【见风使帆,不得不然。计除刘瑾,事见四十六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