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1)


  却说宸濠围攻安庆,相持半月有余,尚不能下,正拟督兵填濠,期在必克,忽接到南昌被围消息,不免心慌意乱,急令撤兵还救。李士实进谏道:“南昌守兵单弱,敌不过王守仁,我若还救,恐已不及了。”

  【也有见识。】

  宸濠道:“丞相欲再攻安庆么?”

  士实道:“这也不必。依着愚见,南昌无须还救,安庆亦可撤围。”

  宸濠道:“照你说来,此后到哪里去?”

  士实道:“何不径取南京,即位称尊?那时传檄天下,大江南北,容易平定,还怕江西不服么?”

  这便是守仁所说中策。宸濠沈吟半晌,复道:“南昌是我根本重地,金银钱谷,积储尚多,我若失去这项积储,何处再得军用?现在无论如何,只好还救南昌,顾全根本,然后再图别策。”

  【已不劳你费心了。】

  士实见进谏无益,默然退出,自叹道:“不用吾言,还有何望呢?”

  【谁叫你明珠暗投。】

  宸濠见士实退出,即督率将士登舟,溯江而上,直抵扬子江口,先遣精兵二万,还救南昌,自率大兵后应。先锋队顺风扬帆,联舟直上,越过樵舍,进逼黄家渡,望见前面已有战船,分作两排列着,船上各插旗号,在前的是伍字旗,在后的是余字旗,伍、余两军出现。他也不管什么伍、余、元、卜,只仗着顺风顺势,鼓噪前进。伍、余两人,早已展阅锦囊,依着诱敌的秘计,佯为交战,斗不数合,返舟急走,一逃一追,逃的是假,追的是真。宸濠闻前军得利,也率众继进,只前军与后军,相隔尚远,前军亦不胜相顾,争先恐后,弄得断断续续。恰巧邢珣奉了密计,绕出敌军先锋队后面,冲击过去,邢军出现。

  敌军不及防备,顿时忙了手脚,哪知前面的伍、余两军,又复翻身杀来,一阵扫荡,把敌船击沉无数。宸濠远远瞧见,即饬各舟赴援,不料行近战线,左右炮响,杀出两路兵船,左边兵船上,悬着徐字旗号,右边兵船上,悬着戴字旗号,徐、戴两军也出现。两翼官兵,拦腰截击。宸濠顾东失西,顾西失东,战不多时,撞舟折舵声,及呼号惨叫声,搅成一片,扰扰不已。伍、余各军,已将前行的敌船扫净,来助戴、徐。四五路的官兵,夹击宸濠。宸濠惶急异常,只好下令退走,好容易在官兵里面,冲开一条血路,向东逃生。官兵赶了数十里,擒斩二千余级,夺得船械无数,方才收兵。

  宸濠退保八字脑,夜间泊舟,与黄石矶相对。宸濠见矶势颇险,问左右道:“此矶叫作何名?”

  左右多云未知,惟有一小卒是饶州人,素悉地形,即上前答道:“这地名黄石矶。”

  宸濠大怒道:“你敢来讪笑我么?”

  言未毕,已拔出佩刀,把小卒杀死。【咄咄怪事。】

  刘养正进谏道:“大王何故杀此小卒?”

  宸濠尚带着怒气,悍然道:“他说是王失机,难道此矶已知我失败,不是明明讪笑我么?”

  养正道:“他说的黄字,是黄色的黄字,不是大王的王字,他说的石字,是石板的石字,不是失败的失字,矶字与失机的机字,也是不同,幸勿误会。”

  宸濠方知为误杀,乃令军士将小卒尸首,舁瘗岸上,叹息罢了。但附从各将士,见宸濠如此昏瞆,料知不能成事,纷纷散去。

  宸濠正愁闷无聊,忽又接着军报,守仁已遣知府陈槐、林椷等攻九江,曾玙、周朝佐等攻南康。宸濠大惊道:“曾玙是建昌知府,颇有材名,他也帮助王守仁,去攻南康么?【借宸濠口中,叙出曾玙,省却文中转折。】若南康、九江,被他夺去,我还有什么土地?奈何奈何!”

  养正道:“事已至此,不必说了。现在只有振作军心,再图一战。若得战胜守仁,夺还南昌,即无他虑。”

  宸濠道:“我看此间将士,为了前次一败,多已懈体,不如尽发南康、九江兵,与他一战,何如?”

  【官军正图南康、九江,他却欲调兵助战,正是牛头不对马尾。】

  养正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王何惜些须金帛,不肯犒士?若悬赏购募,与守仁决一死战,当可得胜,何必调兵他处呢?”

  宸濠尚疑信参半,一面檄调南康、九江兵马,一面出了赏格,将士有当先效命的,赏千金,突阵受伤,加给百金。这令一下,果然人人拚死,鼓舟再进。

  行未数里,已与官军相遇。两下对仗,宸濠的将士,比前日大不相同,刀枪并举,炮铳迭发,一股锐气,直扑官军。官军被他杀伤,竟至数百名,稍稍退却。伍文定统领全师,瞧这情形,忙跃登船头,掣出佩剑,把临阵退缩的兵士,砍死了五六名;又把令旗一挥,率动各战船,向那枪林弹雨中,掩杀上去。是时战云密布,毒焰漫空,拳头大的火星,一颗颗,一点点,飞入伍文定舟中。

  文定毫不胆怯,仍然挺身矗立,督军死战,蓦然间火星爆裂,弹向文定面上,将文定连鬓长须,烧去一半。文定只用手一拂,坠落火星,一些儿没有惊惶,指挥如故。垂败的官兵,见主将如此镇定,毫不畏死,也不由的感愤起来。当下将对将,兵对兵,枪对枪,炮对炮,酣战多时。宸濠见不能取胜,也拨船突阵,不防有一炮射来,正中他坐船,一声怪震,把船头击得粉碎,江中波浪,随同震荡,各战船都摇动起来。宸濠在百忙中,移过别船,部众相率惊骇,顿时大溃。等到烟消火灭,只见官军尚在那里,所有宸濠的战船,已逃至樵舍去了。伍文定检查战功,复擒斩二千余级,申报守仁,预备再战。

  宸濠吃了第二次败仗,懊怅得很,复收合余烬,联结残舟,成了一个方阵,连樯自守;尽出所有金帛,赏犒死士。

  这事被守仁闻悉,忙遣人致文定书,当由文定启视,书中没有别语,只有“急用火攻”四字。文定道:“我亦已有此意。”

  【仿佛瑜、亮。】

  遂邀集余恩、邢珣、徐涟、戴德孺等,议定埋伏夹击等计策,各携火具,分道并进。会宸濠召见群下,迭述败状,拟将临阵先逃的部目,牵出数人,斩首示惩。各部目多系剧盗,哪肯奉谕,枉送性命。遂一哄儿争辩起来,你推我诿,噪个不住。【你要收罗盗贼,还你这般结果。】探卒忽入船哗报道:“官军来了!官军来烧我舟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