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二回 守安庆仗剑戮叛奴 下南昌发兵征首逆(2)


  王暐方才悦服,众官亦相率赞成。乃将全队人马,分为十三哨,每哨多约三千人,少约千五百人,伍文定愿为先锋,守仁应允,只嘱他次第薄城,各攻一门。九哨作正兵,四哨作游兵。正兵责成攻击,游兵往来策应。正在分嘱的时候,忽有侦骑来报,宁王曾在南昌城南,预置伏兵,作为城援。守仁道:“知道了。”

  【布置从容,毫不着急。】

  遂召知县刘守绪入内道:“宸濠虽预置伏兵,谅不过数千人,我给你骑兵五千,夤夜出发,须从间道潜行,掩袭过去,不怕伏兵不灭,这就叫作将计就计。”

  守绪领命自去。

  守仁遂于七月十九日发兵,至二十日黎明,齐至汎地,当即下令军中,一鼓薄城,再鼓登城,三鼓不登者斩,四鼓不登,戮及队将。一面写了檄谕,缚在箭上,射入城中,令城中百姓,各闭户自守,勿助乱,勿恐畏逃匿,遂饬各军整顿攻具,携至城下。霎时间鼓声大震,各军蚁附城下,把云梯绳索等物,一概扎缚停当,竖将起来,等到鼓声再响,都缘梯齐上,奋勇攀城。

  城上虽有守卒,抛下矢石,怎奈官军拚命而来,前仆后继,御不胜御。又远远望着城南伏兵,并不见到,但觉得一片火光,返射城头,料知伏兵亦遭截击,刘守绪一路用虚写。不禁魂飞魄散,大家呐喊一声,索性走了他娘,各逃性命。至第三通击鼓,各军已半入城内,开了城门,招纳外兵。守仁麾军大进,如入无人之境。刘守绪亦已扫荡伏兵,随入城中。全城已破,分帖安民告示,并严申军律,不准骚扰。赣州、奉新的兵马,多系收来降盗,一入城中,多行劫掠,不遵约束,事为守仁所闻,饬各将官捕获数人,立斩以徇,兵民才得相安。【纪律不得不严。】

  守仁复带领各兵,围搜王宫,忽见王宫高处,黑烟腾涌,如驱云泼墨一般,继而烟雾中钻出一道火光,冲上层霄,照得全城皆赤,顿时爆裂声,坍陷声,及号哭声,陆续不绝。守仁令各兵用水扑火,一时火势炎炎,无从扑灭。各兵正忙个不了,突见火光影里,拥出一群人来,疾走如飞,伍文定眼快,喝令军士,速即拿住。众兵追上,手到拿来,不曾走脱一人,献至军前审问,就是宜春郡王拱樤,以及逆党万锐等人,当将他系入槛车,再行灭火入宫。宫人多葬身火窟,有未曾被火的,一律拘系,讯系胁从吏民,尽行遣散。检点仓库,金银钱谷,存蓄尚多,这都由宸濠穷年累月,横征暴敛,所得百姓的脂膏,作为谋叛的费用。守仁取了一半,犒赏从征的将士,余剩的统检数登籍,严加封闭,这且慢表。

  且说守仁在吉安时,已将宸濠反状,飞报京师,并疏请速黜奸邪,禁止游幸等情。武宗时在豹房,接到此奏,也觉慌张起来,当召诸大臣集议。许泰、刘晖等纷纷献计,议论不一,尚书王琼独宣言道:“有王伯安在,不久自有捷报,虑他什么?”

  伯安便是守仁别字。琼前时请敕征调,正为防备宸濠起见,所以有此一说。【应上回。】大众将信将疑,江彬独请武宗亲征,武宗早欲南巡,正好借此为名,好算凑巧。遂传旨内阁,略称:“宸濠悖逆天道,谋为不法,即令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统各镇边兵征剿,所下玺书,改称军门檄。”

  杨廷和等上疏谏阻,毫不见从,只收逮太监萧敬、秦用、卢朋,都督钱宁,优人臧贤,尚书陆完等,一并下狱,籍没家产。一面令江彬速发禁军,前驱出发,自己带着妃嫔人等,启跸出京。此时最宠爱的刘美人,适有微疾,不及随行,武宗与她密约,拟定车驾先发,遣使续迎。美人出一玉簪,交给武宗,作为日后迎接的证据。本是个乐妇出身,生就水性杨花,何需信物?武宗藏簪袖中,至芦沟桥,策马疾驱,簪竟失落,大索数日不得。到了临清州,遣中使往迎美人,美人辞道:“不见玉簪,怎敢赴召?”

  中使返报,武宗独乘着单舸,昼夜疾行,驰至京师,才将美人并载,一同南行。内外从官,竟没有一人知觉,可见武宗的本意,并不在亲征宸濠,实是要亲选南威哩。驾才出京,王守仁捷音已到,武宗留中不发,只慢慢儿的南下。

  小子且把南巡事暂搁,先将守仁擒宸濠事,叙述明白。插入武宗南征一段,以便下文接筍。守仁既得了南昌,休息二日,即拟遣伍文定、徐涟、戴德孺等,分道出兵。忽由侦卒走报,宁王宸濠,撤安庆围,来援南昌了,守仁道:“我正要他还兵自救哩。”

  回应前言。众官道:“此次叛王宸濠,挟怒而来,兵锋必锐,恐不可当,我军只宜坚壁固守,休与他战。待他久顿城下,粮尽援绝,势将自溃,那时可乘隙追擒了。”

  亦似有理。守仁道:“诸君又说错了。宸濠兵马虽众,多系乌合,闻他所到的地方,徒恃焚掠,威驱势迫,并没有部勒的方法,严肃的号令。且自谋变以来,未曾经过大敌,与他旗鼓相当,一决胜负,所称士马精强,不过徒有虚名,毫不足惧。他所诱惑人心的要着,无非是事成封爵,富贵与共等套话。现在安庆不能取,南昌又被我攻下,进无可进,退无可退,众心懈乱,自在意中,试问世上哪一个人,肯平白地拚了性命,去求那不可必得的富贵呢?我今仗着机势,发兵邀击,他必不战自溃,岂尚能与我相持么?”

  正说着,帐外又报抚州知府陈槐,亦率兵到来,守仁喜道:“兵厚力集,不擒逆藩,更待何时?”

  当下接见陈槐,温言慰劳,并检阅新兵,一一安顿,不消絮述。越宿,复得侦报,说是宸濠的先锋队,已至樵舍。守仁即登堂升座,召集各将士道:“今日是叛藩就擒的日子,望诸君为国效劳,努力破贼!”

  众将士齐声应令。

  守仁传伍文定至座前道:“前驱的责任,仍然劳君,请君勿辞!”

  文定欣然应诺,便召余恩道:“你去接应伍太守,我有锦囊一枚,内藏秘计。可至军前启视,与伍太守依计而行,不得有误!”

  言讫,遂取出锦囊,递与文定。两人领命去讫。又传邢珣近前道:“我亦授你锦囊一个,你可照计行事,小心勿违!”

  邢珣亦受命而去。复语徐琏、戴德孺道:“两公可分兵两队,作为左右翼,夹击贼兵,不患不胜。”

  两人亦唯唯去讫。上文用虚写,此处用明示,无非为笔法矫变计耳。守仁分遣诸将后,也带着亲兵数千名,出城驻扎,专待各路捷音。小子有诗咏道:

  谁言文吏不知兵,帷幄纡筹似孔明。
  试看洪都操胜算,千秋犹自仰文成。
  【文成系守仁谥法。】

  欲知胜负如何,待小子下回续详。

  *==*==*

  宁藩之叛,料敌决胜,志平叛逆者,全赖一王守仁。而杨锐、张文锦、崔文等,亦不为无功。守仁计赚宸濠,俾其株守南昌,不敢东下者旬日,可谓巧矣。但旬日以后,宸濠出攻安庆,若非杨锐、张文锦等,以三人捍孤城,则安庆一陷,乘势东行,金陵岂尚可保乎?虽宸濠智谋有限,纪律不严,未必能画江自守,与钱镠比,然既得金陵,可战可守,如欲指日荡平,恐非易事。故守仁为本回之主脑,而杨锐、张文锦、崔文等,亦一宾中主也。观文中叙安庆之守,及南昌之下,皆写得有声有色,躍动纸上,有是事不可无是文,有是文不可无是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