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一回 豢群盗宁藩谋叛 谢盛宴抚使被戕(2)


  武宗惊异道:“孙燧敢如此么?”

  张忠道:“这恐由钱宁、臧贤所主使。他两人交通宁王;早谋为逆,难道陛下尚未闻知么?”

  原来江彬与钱宁有隙,张忠素附江彬,所以乘间倾宁。【都是好人。】武宗被忠一说,为之动容。东厂太监张锐,大学士杨廷和,初亦党濠,【无非有钱到手。】至是知濠谋逆,且闻武宗已入忠言,乃议再削宁藩护卫,以免后患。御史萧淮,又尽情举发,并言宁藩侦卒,多寄匿臧贤家。于是诏饬校尉,至贤家搜查。贤家多复壁,外蔽木橱,内通长巷,宁藩侦卒林华,竟从复壁中逸去。校尉以形迹可疑四字,入复上命。杨廷和请仿宣宗处赵府故事,【见三十二回。】遣勋戚大臣往谕,【叛迹已著,岂宣谕所得了耶?】武宗准奏,因令太监赖义,驸马都尉崔元,都御史颜颐寿等,持谕戒饬,乘便收撤护卫。

  这边方奉命登程,那边正开筵祝寿,原来宸濠生辰,系六月十三日,届期悬灯演戏,设宴征歌,宁府中非常热闹。所有镇守官,巡抚官,按察司,都御史等,都趋府祝贺,齐集一堂,大家欢呼畅饮,兴高采烈。忽报林华到来,当由宸濠传入,林华踉跄登堂,尚带三分气喘,意欲禀报京事,无奈众官满座,不便直陈,只得张皇四顾。宸濠心知有异,便召他入内,屏人与语。约历片时,方再出陪宾。大众正在酣醉时候,也无暇问及,等到酒阑席散,客去天昏,宸濠便召刘养正、刘吉密议,将林华所报情形,复述一遍。养正道:“事急了,俗语有云,先下手为强,若再迟疑,要为人所制了。”

  宸濠即请他设计,由养正沈思一会,方道:“有了有了。”

  随即与宸濠附耳道:“如此如此。”

  【两个有了,两个如此,好一对仗。】说了数语,把一个宁王宸濠,引得欢天喜地。当下召入盗首吴十三、凌十一、闵廿四等,授他密计,令各率党羽,带领兵器,分头埋伏去讫。

  转瞬天明,即召致仕都御史李士实入府,将乘机起事的意思,与他说了。士实本与宸濠交游,听知此话,唯唯从命。辰牌将近,巡镇三司各官,陆续前来谢宴,依次拜毕,但见府中护卫,带甲露刃,尽入庭中。

  宸濠出立露台,大声道,“孝宗在日,为李广所误,抱民家养子,紊乱宗祧,我列祖列宗,不得血食,已是一十四年。昨奉太后密旨,令我起兵讨贼,尔等曾知道么?”

  众官闻言,面面相觑。独巡抚孙燧,毅然道:“密旨何在?取来我瞧!”

  宸濠叱道:“不必多言,我今拟往南京,你愿保驾么?”

  【居然自称御驾。】

  孙燧怒目视濠道:“你说什么?可知道天无二日,臣无二主,太祖法制具在,哪个敢行违悖?”

  言未已,但听宸濠大呼道:“把势快来!”

  四字说出,吴十二、凌十一、闵廿四等,俱应声入内。当由宸濠发令,将孙燧绑缚起来,众官相顾失色。按察司副使许逵,上前指濠道:“孙都御史,是朝廷大臣,你乃反贼,擅敢杀他么?”

  复顾孙燧道:“我曾云先发制人,未邀允许,今已为人所制,尚有何言?”

  【孙燧尚是忠臣,但不从逵言,亦嫌寡断。】

  宸濠复指令群盗,缚住许逵,并问逵有何说?逵叱道:“逵只有一片赤心,哪肯从你反贼?”

  且缚且骂。燧亦痛詈不绝。宸濠大怒,令校尉火信等,把两人痛殴,击断孙燧左臂,逵亦血肉模糊,两人气息仅属,由宸濠喝令牵出城门,一同斩首。逵临死,尚痛骂道:“今日贼杀我,明日朝廷必杀贼。”

  至两人殉义时,天空中炎炎的烈日,忽被黑云遮住,惨澹无光,宸濠反借此示威,并将御史王金,主事马思聪、金山,右布政胡濂,参政陈杲、刘斐,参议许效廉、黄宏,佥事顾凤,都指挥许清、白昂,及太监王宏等,统行拘住,械锁下狱。马思聪、黄宏,绝粒死了。宸濠遂令刘养正草檄,传达远近,革去正德年号,指斥武宗,授刘养正为右丞相,李士实为左丞相,参政王纶为兵部尚书,总督军务大元帅。分遣逆党娄伯、王春等四出收兵,胁降左布政使梁宸,按察使杨璋,副使唐锦诸人。一面令吴十三、闵廿四等,夺船顺流,往攻南康,知府陈霖遁去,转攻九江,兵备副使曹雷,及知府汪颖等亦遁。数城俱陷,大江南北皆震。

  为了这番乱事,遂引出一位允文允武的儒将,削平叛藩,建立奇功,这位儒将是谁?就是前时反对刘瑾,谪戍龙场驿的王守仁。【大书特书。】

  守仁自谪居龙场,因俗化导,苗黎悦服。当刘瑾伏诛,调任庐陵知县,未几召入京师,累迁鸿胪寺卿。寻因江西多盗,擢他为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既莅任,即檄闽、广两省会兵,先讨大帽山贼,连破四十余寨,擒贼首詹师富。复进讨大庾、横水、左溪诸贼,逐去贼首谢志山等,所在荡平。赣州知府邢珣,吉安知府伍文定,亦奉檄平定桶冈,招降贼首蓝廷凤,破巢八十有四,俘斩六千有奇。守仁又诱斩浰头贼首池仲容,及弟仲安,追余贼至九连山,扫清巢穴,芟雉无遗。数十年巨寇,一并肃清,远近惊服如神明。

  守仁因境内大定,往谒宸濠。濠留他宴饮,适李士实亦同在座,彼此谈论时政得失。士实道:“世乱如此,可惜没有汤武。”

  【已有煽动宸濠之意。】

  守仁道:“即有汤武,亦须伊吕。”

  宸濠道:“有汤武便有伊吕。”

  守仁道:“有了伊吕,必有夷齐。”

  彼此标示暗号,煞是机锋暗对。宴毕散去。宸濠知守仁不肯相从,屡欲加害,守仁也暗中防备,巧值福州三卫军人进贵等作乱,警报传至京师,兵部尚书王琼,语主事应典道:“进贵事小,宁藩事大,我意欲调王守仁一行,借着进贵乱事,给他敕书,俾他得调动兵马,相机行事,他日有变,不患呼应不灵了。”

  王琼此言,恰是有识,然亦由守仁命不该死。应典很是赞成。遂奏请赐敕王守仁,令查处福州乱军。守仁奉命即行,所以宸濠起事,江西守臣,多遇害被执,独守仁得免。守仁行至丰城,丰城知县顾佖,已得宸濠反信,告知守仁,并说宸濠有悬购守仁的消息,守仁临机应变,立刻易服改装,潜至临江。知府戴德孺,闻守仁远来,倒屣出迎,请他入城调度,这一番有分教:

  奇士运筹期破贼,叛藩中计倏成擒。

  毕竟守仁如何定计,且看下回表明。

  *==*==*

  本回叙宸濠谋变始末,简而不漏,详而不烦。宸濠包藏祸心,已非一日,宫廷岂无所闻?误在当道得贿,暗中袒护,俾得从容布置,豢盗贼,制兵甲,直至戕害抚臣,名城迭陷,设无王琼之先行设法,王守仁之驰归决策,则大江上下,偏布贼党,明廷尚有豸乎?大学士杨廷和,身居重要,初亦与叛藩往来,至萧淮等举发奸谋,尚欲援宣德故事,遣使往谕,促使为变。孙燧、许逵之被害,未始非廷和致之。廷和之误国且如此,彼钱宁、臧贤辈,何足责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