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七回 梅驸马含冤水府 郑中官出使外洋(2)


  看官!你想这陈祖义是积年大盗,只知利己,不知利人,起初闻有金帛颁来,喜出望外,因此出迎郑和,嗣闻要他年年进贡,哪里肯割舍方物,便即出言拒绝。郑和拂袖而出,回至船上,点齐兵士,往攻祖义。祖义也出来抵敌,究竟乌合之众,不敌上国之兵,战不多时,败北而逃。郑和据住海口,与他相持。祖义穷蹙得很,遣人至邻岛乞援。不意爪哇婆罗洲各岛,已受王景和诏谕,归服明朝。去使懊丧归来,祖义越加惶急,入夜潜逃,偏被郑和探悉情形,四面布着伏兵,一俟祖义出来,把他团团围住。祖义只乘一小舟,带了三十余人,哪里还能抵敌?眼见得束手就缚,俘献和前。【问你再要金帛否?】

  和便领兵上岸,直入岛中,召集居民,宣示祖义罪状,命他另举一人,作为岛主,按时入贡,永为大明属地。岛民顿首听命,和遂押解祖义,退出岛外。再向尼科巴、巴拉望、麻尼拉等处,宣扬诏命,示以罪犯,远近震慑,纷纷归附,多愿随和入贡。

  和乃回京报命,【一次出洋,算是得手。】成祖大喜,又命他载着金帛,遍赐归化诸邦。一帆出海,重至外洋,自三佛齐国以下,统优礼相待,奉若神明。郑和给赏已毕,复发生奇想,纵舟西航。【颇有冒险性质。】烟波浩渺,海水苍茫,凭着一路雄风,直达西方的锡兰国。

  锡兰也是一岛,孤悬海表,岛中气候极热,不分冬夏,草木蕃盛,禽兽孳生。居民多系巫来由种,酋长叫作亚列苦柰儿,郑和到此,亚列苦柰儿恰也出迎,【又是一个陈祖义。】引和遍观猛兽,曲示殷勤。原来亚列苦柰儿,喜蓄虎豹狮象,遇着闲暇,辄弄狮为乐,居民得罪,便投畀虎豹,任他争食。郑和不知底细,经亚列苦柰儿与他说明,才觉惊异起来。越日,亚列苦柰儿复请和观狮斗,和恐他怀着异心,托疾不往,遣人探视,果得亚列苦柰儿狡情,意欲嗾狮噬和,和遂潜身遁去。

  看官阅此,或疑和在异域,语言不通,如何能察悉异谋?【这是情理上应该表明。】

  原来隋唐以后,已有我国商船,往来南洋,能通蛮语。此次郑和出使,即雇商人为向导,彼此语言,由他翻译,所以外域情形,不难侦悉。亚列苦柰儿自知谋泄,即发兵民数千,追捕郑和。和已早至舟中,运兵登陆,准备厮杀。亚列苦柰儿不识好歹,与他搏斗,有败无胜。后来又放出虎豹狮象,作为前驱,来冲和军。和军备有巨炮,轰将过去,这种虎豹狮象,忍不住苦痛,望后奔逸,反冲扰亚列苦柰儿的兵民。亚列苦柰儿大败逃归,和军乘胜进击,如入无人之境,不一日捣破巢穴,生擒亚列苦柰儿,【几似《三国演义》中之木鹿大王,但彼系虚造,此实真事。】并将他所有妻子,一古脑儿捉来,【二次又得手了。】槛送到京。成祖越加喜慰,至郑和谒见时,慰劳备至,厚给赏赐。

  郑和休息数月,又自请出洋,成祖自然准奏,驾轻就熟,往至南洋一大岛中。这岛叫作苏门答剌,也有国王世子。世子名叫苏干利,得罪国王,将他下狱。世子的爪牙心腹,没命的跑至海口,适值郑和到来,与他相遇,他便一一详告,和遂乘机出兵,助他一臂。那时内应外合,岛中大乱,国王不能支持,立即远飏。苏干利出狱为王,和令他称臣入贡,苏干利恰又不允。和怒道:“忘恩负义,如何立国?”

  遂麾兵进薄王宫,宫墙高峻得很,仿佛似一座大城,苏干利募兵固守,急切不能攻下。和四面布兵,把王宫围得水泄不通,宫中无粮可食,无水可汲,只有数十头牲畜,宰杀当粮,也不足一饱。苏干利无法可施,不得已夺门逃走,和军掩杀过去,顿将他一鼓擒住。当下抚定岛民,别立新主,与他订了朝贡的约章,然后敛兵退出,转至邻近各岛,无不望风投诚,愿遵约束。和复西南航行,绕出好望角东北,直至吕宋。吕宋国王,亦奉币称臣,然后还京。【郑和三次出洋,屡擒番酋,论其功绩,不亚西洋哥伦布。】

  后来复屡往南洋,直至七次,有一次骤遇飓风,天地为昏,波涛汹涌,和所率六十余船,多半漂去,等到日暮风息,只剩了十多艘,所失不可胜计。惟成祖好大喜功,因郑和出洋以后,虽不获建文踪迹,却能使南洋各国,尽行归化,也要算他是一位佐命功臣,一切耗失,悉数不问。南洋商民,欣羡中国货物,多来互市,中国东南海中,尝有番舶出没,自是航路日辟,交通日盛,渐渐的成为华洋通商时代了。

  这时候的安南国,适有内乱,又惹起一场南征的兵事来,说来话长,小子且略叙本末,方好说到战事。安南古名交趾,元时曾服属中国。洪武初,国王陈日煃,遣使朝贡,得太祖册封,仍使为安南国王。日煃卒,兄子日煃嗣位,熞兄叔明,弑熞自立,复遣使入贡明廷。廷臣以王名不符,请旨斥责,叔明乃上书谢罪,愿让位于弟日煓。日煓忽殂,弟日炜嗣。煓炜相继为王,暗中大权,实仍由叔明把持。叔明与占城构兵数年,战争不息,其女夫黎季犁,颇有智勇,击退占城兵,与叔明并执国政。

  叔明病死,季犁独相,竟弑了国王日炜,别立叔明子日焜。未几,又将日焜弑死,并将他二子颙安,陆续杀毙,遂大戮陈氏宗族,立子苍为皇帝,自为太上皇,诈称系舜裔胡公满后人,国号大虞,纪元天圣。想只知一胡公满,故不惮改黎为胡。适值成祖即位,竟上表称贺,季犁改名胡一元,苍改名为奃,且诡言陈氏绝后,奃是陈甥,为众所推,权署国事。

  成祖亦防他是诈,传谕安南国陪臣耆老,询明陈氏有无后嗣?胡奃遣使还奏,仍照前言,成祖乃循例加封。不意安南旧臣裴伯耆,诣阙告难,接连是故王日煃弟天平来奔,请兵复仇,成祖立遣使赴安南,责问胡奃篡弑罪状。胡奃与乃父商议,想出一条调虎离山的计策,愿请陈天平归国,成祖信为真言,命都督佥事黄中、吕毅,大理卿薛嵓,率兵五千,护天平南归。既到芹站,山路奇险,林菁丛深,军行不得成列,突遇伏兵四起,鼓噪而前,天平不及防备,被他杀死,薛嵓亦遇害,黄中、吕毅,夺路窜还,才得保全首领。当下拜表至京,恼动了成祖皇帝,遂发大兵八十万,命成国公朱能等,禡牙南征,正是:

  不殊汉武开边日,犹是元廷黩武时。

  欲知南征情状,且至下回再详。

  *==*==*

  本回前段是承接上文,大意已见前评,惟梅殷溺死,显系谭深、赵曦默承上意而为之,成祖之刻,于此益见。诛谭、赵,官梅殷二子,只足以欺妇人,不足以欺后世。且薄待懿亲,重用阉寺,酿成一代厉阶,更为失德之尤。呜呼成祖!倒行逆施,不及身而致乱,其殆徼有天幸乎?后半叙郑和出使事,虽宣威异域,普及南洋,为中国历史所未有,然以天朝大使,属诸阉人,亵渎国体,毋亦太甚。且广赍金帛,作为招徕之具,以视西洋各国之殖民政策,何其大相径庭耶?人称郑和为有功,吾独未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