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东藩 > 明史通俗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1)


  却说孙德崖喝令左右,来杀元璋,元璋身旁只一吴桢,双手不敌四拳,任你力大无穷,怎能敌得住众人?他却情急智生,仗着剑来奔德崖,德崖不是吴桢敌手,猛被抓住,充作护盾,抵挡众兵,惊得德崖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忙道“不……不要如此!”

  吴通等恐伤及德崖,缩手不迭,但闻吴桢厉声道:“你从前到了和阳,我主帅如何待你,今乃借名宴会,诱我主帅到此,伏兵求逞,试想我主帅践信而来,大众闻知,你乃设计陷害,无论有我保护,不令主帅遭你毒手,就使不然,你的狡诈手段,难道可得人信服么?”

  这数语理直气壮,说得大众都是咋舌。【比樊哙尤为智勇。】

  德崖喘急道:“依将军言,应该如何?”

  吴桢道:“要你送我主帅出城,万事全体。”

  德崖不待说毕,满口答应。吴桢仍扭着德崖,不肯放松,出了厅,招呼徐达胡大海等,保着元璋先行,自与德崖后随。吴通等不敢动手,只好任他出去。既出城闉,吴桢把德崖一推,道声去罢。德崖方眼花缭乱,站立不住,谁料胡大海持斧奔还,手起斧落,把德崖劈作两段。【该杀!该杀!】

  吴通等见德崖被害,愤怒的了不得,便号令众兵,倾城出战。吴桢见大海闯祸,忙令徐达卫着元璋,急行而去,自与大海领着壮士,截住厮杀,两下死斗,赌个你死我活,约半时,胜负未分。吴桢恐寡不敌众,传令且战且行,未及里许,见元璋带着大队人马,回来援应,顿时欢喜万分,精神陡长,又返身来夺濠城。吴通知不可敌,飞马奔还,不防吴桢紧紧随着,吴通入城,吴桢也跃马疾上,掷剑过去,适中吴通脑后,倒撞马下。此时城不及闭,由元璋驱军拥入,如削瓜切菜一般,杀死了许多濠将,濠兵走投无路,元璋乃下令降者免死,于是大众投械,匍匐乞降。

  看官阅至此处,恐未免动起疑来,濠州与和阳相隔,虽是不远,究竟非一时三刻,可能往还,元璋才得脱身,如何即能率兵来援呢?【我亦要问。】

  原来李善长恐元璋有失,复命郭兴、郭英等,带着万人,前来接应,将到濠城,适与元璋相值,遂由元璋亲自统辖,返身来救吴桢等人,得获大胜。当下抚兵息民,全城立定。元璋触起乡情,复命椎牛酾酒,号召故乡父老,入城宴饮。【这真所谓兴隆会。】席间来了郭山甫,就是郭兴、郭英的父亲,元璋格外优待,并命兴英兄弟,侍父劝餐。

  山甫善相人术,尝相元璋状貌,称为大贵,复语兴英道:“我观汝侪,亦可封侯。”以此元璋在濠募兵,【应第二回。】山甫即令二子相从,至此饮毕入谢,并愿令爱女入侍,想该女状相亦应封妃。元璋欣然允诺。次日,即令兴英兄弟,去迎妹子,约阅半日,即挈妹进见。元璋瞧着,淡妆浅抹,冲雅宜人,是一个闲静妃子。心中很是喜慰,婉问芳龄,答称二九,便命为簉室,即夕设宴称觞,合欢并枕。脂香满满,人面田田,从教夙夜在公,允合衾禂长抱。后来元璋登基,封为宁妃,姑且搁下慢题。

  且说元璋住濠数日,留兵戍守,自率郭兴兄妹,及徐达、吴桢等一班人众,径回和阳。入城后,接到亳州来檄,上书大宋龙凤元年,不禁奇异起来,瞧将下去,乃是封郭天叙为都元帅,张天祐为右副元帅,自己的名下,有左副元帅字样。便召天祐问道:“这檄何来?”

  天祐道:“刘福通现据亳州,迎立韩林儿为主,自称小明王,国号宋,建元龙凤,传檄至此,想是令我归附的意思。”

  元璋道:“大丈夫岂甘为人下么?”

  【志大言大。】

  天祐道:“韩林儿自称宋裔,又有刘福通为辅,占踞中原,势力方张,元帅亦不可轻视。”

  元璋笑道:“君愿往归,不妨做他的右副元帅,我恰不受。”

  【快人快语。】

  天祐道:“元帅不愿受职,确是高见,难道不材便贪职不成?但刘福通既然势大,不妨权时联络,免他与我作对,这也是将计就计的法子。”

  【未免畏葸。】

  元璋沈吟半晌,方道:“这也有理。”

  遂遣谢来使,一面号令军中,称是年为龙凤元年。【此举未免失当。】是年为元至正十五年。

  转瞬旬余,忽由胡大海引入一人,年方弱冠,威武逼人。元璋问他姓名?当由胡大海代述:“姓邓名友德,与大海同籍虹县,现自盱眙来归。”

  元璋又问道:“他从前充过何役?”

  大海道:“他父名顺兴,曾起义临濠,与元兵战死,兄友隆,又病没,经他代任军事,每战得胜。今闻元帅威名,愿由末将介绍,来投麾下。”

  元璋道:“据你说来,他的勇略,过于乃父乃兄,我当替他改名,易一愈字,可好吗?”

  【事见邓愈列传。】

  那人即拜谢赐名。元璋甚喜,立命为管军总管。复简阅军士,日夕操练,拟乘此击楫渡江,规画金陵。会有怀远人常遇春,禀性刚毅,膂力过人,【出常遇春。】年二十三,为盗魁刘聚所得。遇春见他四出抄掠,毫无远图,便弃了刘聚,来投元璋。行至半途,忽觉疲倦起来,遂假寐田间,恍惚间遇一金甲神,拥盾呼道:“起起!你的主君来了。”

  当下惊悟,才觉是南柯一梦。忙把双目一擦,四面探望,正值元璋带着数骑,巡弋而来。他即迎谒马前,自报姓氏,并陈述过去的事实,愿投效戎行。

  元璋微笑道:“想你为饥饿乏食,所以到此,况你本有故主,我如何夺他?”

  遇春顿首泣道:“刘聚只是一盗,不足有为,闻公智勇深沈,礼贤下士,是以不嫌道远,特来拜投,得承知遇,虽死犹生。”

  【下文死事,隐伏于此。】

  元璋道:“你愿从我渡江么?”

  遇春道:“公如有命,愿作先锋!”

  元璋道:“先锋么?且俟取太平后,授你此职。”

  遇春拜谢,遂与元璋同归。

  元璋以渡江不可无舟,正在忧虑,忽报巢湖帅廖永安兄弟,及俞廷玉父子,遣人纳款,愿率千艘来附。

  元璋大喜道:“这是天赐成功,机不可失。”

  便谕来使先归,一面召集众将,亲往收军。原来巢湖帅廖、俞诸人,尝结连水砦,防御水寇,庐州盗魁左君弼招降,廖、俞不从,君弼遂遣众扼住湖口,不令出入,乃从间道贻书,输款元璋,无非是乞援的意思。至元璋已到巢湖,廖永安与弟永忠,俞廷玉率子通海、通渊、通源,及余将桑世杰、张德胜、华高、赵庸、赵馘等,均上前迎接,由元璋慰劳一番,即令调集各船,扬帆出湖,直至铜城闸,已越湖口,寰宇澄清,一碧如洗,并没有敌舟拦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