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诗歌 >

勒韦迪(Pierre Reverdy)诗选


勒韦迪(1889-1960),出版的诗集有《散文诗》、《往往集》、和《人工》等。

夜巡 秘密 钟声 面孔溶解在水里 还是爱 夜深 假门或肖像 超脱 暖气设备 一切都是黑暗 观看演出 花市岸边


夜巡


铃声来自远方
世界相互靠近
钟楼边缘繁星悬挂
角落处袅起饮烟缕缕
那是燃烧的拉火
有人上升
丧钟就要敲响
行云一朵晃动了钟铃
如今已司空见惯
无人惊讶
两眼测试海拔
你将没安置的高度
一颗自由的心腾飞了
还可选择
安息的场所
经过漫长的旅行
下方剃有一个平面
夜中
聆听
是他吗
静谧的天际边有人升天
楼梯作响
人造的
是一个寓言或一道舷梯
流逝的光阴仅扑打一只羽翼

(杜青钢译)


秘密


空钟
死鸟
在沉寂的屋内
九点
大地浑然不动
仿佛有人叹息
树木像在微笑
叶端水滴颤抖
一朵云穿过黑夜
门前一人高歌
窗打开了无声无息

(杜青钢译)


钟声


光亮灭了
风引吭拂过
于是树木摇曳
动物死去
不再有人

群星停止闪烁
大地不再转动
一颗头颅倾斜
长发扫动黑夜
最后一座钟楼巍然屹立
夜半钟声响起

(杜青钢译)


面孔溶解在水里


面孔溶解在水里
沉默地
太多的重量在胸上
太多的水在瓶里
太多的影子翻转了
太多的血在楼梯上
而决不会完结的
是这水晶的梦

(罗洛译)


还是爱


我不愿走向黄昏的森林
去握那些亲昵的影的冰手
我不能再离开绝望的气氛
再抵达阔海间回荡的波
然而我毕竟走向无形的面孔
走向把我囚禁的振动的线条
我双眼在“无定”中划出的线条
什么的时辰,混淆的景色
在沉溺的日子里,当爱过去了,
无对象的爱,昼夜无间地燃烧
突然消耗我灵魂的灯火,它已
倦于守候在塔中消逝的叹息
蓝的远方、热的国度、白的沙
黄中滚动的海滩,懒惰生花
海员睡在晒暖的堤岸上
那奉承坚石的软水
在贪食的阳光下,啃啮着绿茵
沉重的思维闪动它惺忪的眼
轻微的回忆披散在额头上
深床心无底的休眠啊
推到第二天的劳力的斜坡
天空的微笑自手心滑过
还有那因孤独而生的惆怅
关闭的心,深重的心,幽深的心
有朝一日,你终能习惯于伤痛吗?

戴望舒 译


夜深


夜所分解的颜色
他们所坐着的桌子
火炉架上的玻璃杯
灯是一颗空虚了的心
这是另一半
一个新的皱纹
你已经想过了吗
窗子倾吐的一个青色的方形
门是更亲切一点
一个分离
悔恨和罪
永别吧我坠入
接受我的手臂的温柔的角度里去了
我斜睨着看见了一切喝着酒的人们
我不敢动
他们都坐着

桌子是圆的
而我的记忆也是如此
我记起了一切的人
甚至那已经走了的
 

戴望舒 译


假门或肖像


在不动地在那面的一块地方
在四条线之间
白色在那儿映掩着的方形
那托住你的颊儿的手
月亮
一个升了火的脸儿
另一个人的侧影
但你的眼睛
我跟随那引导我的灯
放在濡湿的眼皮上的一个手指
在中央
眼泪在这空间之内流着
在四条线之间
一片镜子


戴望舒 译


超脱


世界是我的囚室
如果我远离了我所爱的
你并不太远啊天边的栏杆
爱情和自由都在过于空虚的太空
在这因痛苦而皲裂的大地上
一张面孔照亮了温暖的严酷的事物
--它们通常是死亡的一部分
从这张面孔开始
从这些姿态和这声音开始
只有我自己在说话
我的心在回响和跳动
一道火的屏幕柔和的灯罩
在熟悉的夜的墙壁之间
虚假的寂寞的着魔的圆圈
一束束明亮的反射
惋惜

所有这些在炉火里噼啪作响的时间碎片
又一个被撕去了的平面
又一个在点名中消失了的事迹
从一个正在死去的人那里
能取得的东西是很少很少的


罗洛 译


暖气设备


一盏小小的灯
一盏为了照亮牛而下降到你腹部的小小的灯
--一个女人的纺锤般拖长的身影--
在那边角落里一个在读书的影子
她那闲散的脚是多么美丽

线圈在心里
故障在马达里
什么样的磁石驱动着我
我的眼和我的爱都把路走错
一件无物之物
一团重新燃起又熄灭的火
我倦于风
我倦于天空
其实我们见到的每一样东西都出于人工
甚至你的嘴

然而在你的手接触到的地方我却感到热
门开了而我却不进去
我看见你的脸而我不相信它掩藏的东西
你多么苍白
有天晚上我们感到悲伤我们在轮渡上哭泣
人们向下走到那儿大笑着
有时一些几乎是裸赤的孩子从那儿走过
水是清澈的
一根红色的铜丝把灯引到那里
太阳和你的心都出自同样的物质
 
罗洛 译


一切都是黑暗

 
一切都是黑暗
风儿歌唱着吹过
树木颤抖着
 
动物都已死去
再也没有人活着
    看吧

星星停止闪烁
    地球不再旋转
一颗头倾斜着
    它的发拂拭着黑暗
最后一座钟楼还贮立在那里

    夜半钟声响起

罗洛 译


观看演出

 
超过界限的那些头颅落了下来
每一个人都在窗寻眼前叫喊
其余的人也在大街上
在喧嚷和笑声中间
有一些你从未见过的动物
熟悉的行人
和金色的面孔
小路上的声音
和更高的音调
然后快到中午太阳和喇叭
更快乐的人们开始大笑
房屋张开了眼睛
大门微笑着相互致意
当那行列在尘土中浮动着
孩子们惊奇的眼睛燃烧着
瞧着那穿蓝围裙的女人
浅栗色头发的孩子和胆怯的天使
对那些从别处来的人们感到畏惧
他们不象那些你认识的
你愿意跟他们呆在一起的人
奇怪的陌生人走过还没有消失
夜又点亮了它的灯
演出准备着它的灯火
那热情的舞女从她的衣箱中出来
臃肿的紧身衣充满活力
聚光灯掩映着身躯
月亮旋转在轨道上
他们跳着穿过这个布景
而低低的圆形广场的暧昧的影子
伴着喧哗旋转
而那做着奇异的梦的爱幻想的孩子
为他的丑陋哭泣

罗洛 译


花市岸边

 
瘦小的胸
  啊
云彩
  在她自沉的地塘里
  冬天不再刮风

  远离池塘岸
他又一次穿上他的大衣走过
人人都瞧着她在玻璃匣里
她死了还对对这些人微笑
他们不知道怀疑什么
她的瘦小的胸仿佛在颤动
你们用嘴唇在她的胸上吹气
而她的眼睛闭着注视着你们
这些绅士们穿上黑色的衣服
眼睛里闪烁着狡黑吉
一个小女人我对她很熟稔
悲惨随风儿吹过
扫拂着林荫路
她有一双漂亮的脚
她常常跳舞常常大笑
而现在她将怎么办呢
她转过头去
要求人们让她安息

罗洛 译


回目录||梦远书城(my2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