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诗歌 >

阿伦茨 (Jan Arends, 1925-1974)诗选


阿伦茨 (925-1974)荷兰现代诗人,出生后即被遗弃,几度精神失常,最后一部诗集出版后自杀。

无题 你有 因为现在 夜里 他能 甚至


无题 


我有 
房子。 

我的 
这所房子 
是我的生活: 

我做了什么 
我是什么。 

我不 
请人 
来我的房子。 

我知道 
谁来喝咖啡 
谁就上吊。 



我 
五十岁 
我不是 
一个好人 

我没有 
妻室 
没有后代 
我过多地 
自渎 

因此 
我玷污了 
面包 

面包 
沾上我的 
恶臭 

不管我走到哪里 
我就把痛苦 
带到哪里 

也许 
我明天来 
找您 
提着斧头 

但是 
请不要惊恐 
因为我 
是上帝 


你有


你有 
线轴 
但 
有一根线 
断了。 

你 
更加孤独。 

越来越多的 
线 
断了。 

你知道 
所剩无几。 

你将 
线轴 
扔掉。 


因为现在


因为现在 
天气如此狂暴、 
波涛如此汹涌 
我才没完没了地吹捧 
大海的美德。 

我称她为 
光滑宁静的万物之母, 
不温不怒的深沉, 
孤独的新娘 
善良的大海。 

后来,在港湾 
我却称她为妓女, 
秃头假发,奥妙无知的贵妇 


夜里


夜里 
我捏碎了一只虱子: 
咔。 

不光传进 
我的耳朵 
或我这间房屋。 

在地球 
每一处 
有人烟的所有地方 
嘴巴都说: 
咔。 

咔。咔。 
妈的, 
扬·阿伦茨捏碎了 
一只虱子的脊骨。 


他能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是的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没有哪个看守 
能叫醒他。 

没有哪个护士 
能叫醒他。 

他能 
每天睡 
二十四小时。 

他享有 
死亡的特权。 



你 
躺在床上。 

有 
一条绳索 
套着你的脖子。 

生活多美好。 

面包很新鲜。 

你 
向一位友善的 
女士致意。 

你 
在家里酌饮咖啡。 

你 
吃着果子面包。 

你 
翻阅报纸。 

生活多美好。 

你 
上床睡觉。 

有 
一条绳索 
套着你的脖子。 



从 
没有 
一个人 
拥有地球的 
一粒尘土。 


甚至


甚至 
一只 
抚摩的手 
也会 
伤害我。


回目录||梦远书城(my2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