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卫斯理全集 > 在数难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当时,穆秀珍就曾大喜过望,立刻要去见他。后来她是不是和康维见了面,我不得而知,我也不知当时穆秀珍的烦恼是甚么,是不是和如今的这件事有关系。但无论如何,从康维处了解一下穆秀珍,至少了解一下她当时有甚么困扰,也不会有害处。

  何况康维这个人有趣之至,由于当初他的设计,是完全依照地球人的思想行为,所以,他和地球人,根本没有分别,绝不似外星人。

  我和康维的交往不深——原振侠医生和他交情好得多。但我们也不是全无渊源,至少,他如今的爱妻柳絮,能够摆脱组织的纠缠,成为一个自由人,我也曾参与其事。已有相当时日没和他联络了,不妨在他那里,打探一下穆秀珍的事。

  康维有一个联络的计算机密码传给我,我一直没有用过。一来,运用计算机联络,我不是很熟练,二来,我始终认为,他这种形式的“新生命”,总有点异样,没有甚么事,也就不必距离太近了。

  决定了和康维联络,我在计算机桌前,坐了下来,按下了一连串的键钮,早些年,我曾在记述中预言:总有一天,人离开计算机,就无法生活。这“总有一天”来得好快,早已在无声无息之中掩到了;现在,没有了计算机,人类已经无法生活了。

  如今的所谓“现代化生活”,究竟是人在驾御计算机,还是人像婴儿依赖乳汁一样,依赖计算机,没有了计算机就不能生活,实在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许多人还在自我陶醉,不自觉察而已。

  如果有一朝,计算机活了,也就是人类的末日——而康维却正是活了的计算机,我之所以不愿意主动和康维来往,原因也正在于此。

  但我实际上并不排斥康维,我甚至在想,有朝一日,若是地球上的计算机,全部活了,而它们在活了之后,能够和康维一样,没有生物性生命的残杀同类的遗传,反倒发挥了生物性生命几千年来,通过种种方法想发挥而成绩不彰的良知,那么,世界或许会变得更可爱些!

  别以为那是很久远的事——就像人类依赖计算机生活的时代悄没声地迅速到来一样,这日子,也必然会在不知不觉中出现。

  我一面使用计算机和康维联络——一面各种想法,纷至沓来,心绪甚乱。

  过了一会,只见计算机终端机的荧光幕上,出现了“哈哈”的字样。

  一看到这样的字样,就犹如大胡子康维,站在面前一样。

  我还必须肯定那是他自己,还是他的计算机设施在代答。我又操作了片刻,荧光幕上,一行一行,先出现看来没有意义的线条,不多久,这些线条,就形成了一幅人像,正是看来豪迈的大胡子康维。

  在屏幕上的康维,向我单着眼,眨了几下,就现出了文字:“卫君,你好,秋月明朗,湖景真人,盍兴手来,共谋一醉?”

  我回了过去:“有事相询——年前,曾介绍穆秀珍女士找阁下,有事求助,不知情形如何?”

  康维略有犹豫的神情,他的回答是:“穆女士来过,相见甚欢。”

  然后,不等我再问,他又道:“彼与我商议之事,曾一再叮嘱,不能外泄,也曾答允,故无可奉告。”

  我连打了三个“哼”过去,在屏幕上的康维,大有为难之处,可是仍然摇头。

  我没好气:“好了,不理穆女士之事,我有一堆数字,不知何解,请你告知。”

  康维高兴起来:“放马过来,必然三个回合,手起刀落,斩来将于马前。”

  他这个机械人,由于输入数据的缘故,对有些语言文字,缺乏活学活用的经验,所以行文造句,有点古怪,不过,当然我都能理解。

  我立时告诉他:“你记下了,数字一共是八千三百四十一个。”

  康维一怔,不等我把数字打过去,他竟已一下子,回了十来个数字过来,正是那一堆数字开头的十来个。我立时表示:“正是,原来你早已接触过这堆数字。”

  他的回答说:“正是,原来你早已接触过穆秀珍!”

  我吸了一口气,从他的反应之中,我已经可以知道穆秀珍当日找他求助的是甚么了。

  穆秀珍不知从何处得到了这堆数字,又知道数字和她自身有关,所以到处求人帮助,想解开这堆数字之谜。

  而令我疑惑的是,看来,康维十七世竟然也对这堆数字无能为力,因为,若是在康维处有了答案,她就不会再去找戈壁沙漠了。

  那是甚么样的难题,竟连康维十七世,也难以对它有结论?真是太不可思议!

  我于是问:“这堆数字,你对之一无所知?”

  康维的回答,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荧光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不”字,遮过了他的脸面。

  我忙打了七八个问号过去。

  可是康维却迟迟未有回答,我在屏幕上,看到他的神情,犹豫不决,我耐心等了足有一分钟,才算得到了他的回音,可是那竟然是:“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我不禁勃然大怒,一拳打向键盘,计算机立时发出了一阵如同呻吟般的声响。

  康维回应了好几个“稍安”,又道:“请不要发怒——且等我想一想。”

  在屏幕上他现出来的神情,更是犹豫,我为我刚才的暴躁行动道歉:“你不必考虑我是不是听得明白,你自管说好了。”

  康维点了点头,但仍没有开始说甚么。

  他在约两分钟之后,才开始向我解说他对那堆数字的理解。余下来的时间中,我们都在讨论着有关这堆数字的一些状况。

  需要说明的有两点,第一,我和康维,一直通过计算机在“交谈”,这种沟通的方式,十分特别,而且由于设备的缘故,我可以在屏幕上看到他实时的反应行动,他却看不到我的。而且,我们互相之间,听不见对方的声音,只是通过文字在沟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