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卫斯理全集 > 在数难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两人道:“我们现在在忙的,也不是自己的事。”

  我进一步提出:“我是不是帮得上忙?”

  两人迟疑了一下,我听得他们像是低声争辩了几句,才听得他们道:“我们……需要和一座大型计算机取得联络,要和那大型计算机沟通,通过它,分析一些数据,你能帮我们?”

  我听了之后,不禁呆了一呆——我正想借他们的计算机设备,来分析这一堆神秘数字,谁知道他们还需要大型计算机的协助。

  我想了想:“我知道,在欧洲的云氏工业集团,他们拥有全欧洲最大的——”

  我的话可没有说完,突然听到戈壁沙漠发出了一下怪叫声,像是触了电一样,紧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我不禁大吃一惊——这情节,倒有点像紧张电影中的情节——电话打到一半,对方那边,忽然发生了变故。

  我赶紧放下电话,略定了定神,白素已递过另一具电话来。

  我接过电话,拨戈壁沙漠的号码,可是才拨到一半,原来的电话已响起,白素一按掣,就听到了戈壁沙漠的声音,两人在齐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他们道歉,这证明没有甚么大不了的变故。我斥道:“你们在搞甚么鬼?”

  两人支吾了一阵,才道:“我们太忙,一面通话,一面工作,所以忙中有错。”

  我大喝一声:“见鬼,究竟在弄甚么花样,从实招来,要是不说——”

  我还没有说出下文,两人已经怪叫:“就是不说!”

  这两人就是如此可爱,他们并不否认他们心中有事,只是说“不说”!

  我叹了一声:“多年交情,原来如此!”

  两人一听,叫起屈来:“卫斯理,你也不见得每一件事都对我们说,何况,那是别人的事!”

  想起在找他们之前,我还花了一番心思,如何对待他们,我不禁大是惭愧,忙道:“是,代他人守秘密,是做人的起码道德——等你们解决了之后,是不是可以帮我这个忙?还有,云氏工业集团的计算机,你们要不要?”

  两人又像是被鬼捏住了颈子一样叫了起来:“不要!不要!绝不要。”

  我心中疑惑之至:云氏工业集团的大型计算机设备,号称全欧洲首屈一指,而且云四风和穆秀珍都是熟人,一说即合,为甚么戈壁沙漠会对之有如此的抗拒?

  其他的大型计算机组合,虽然也可以借得到,但是却要大费周章!

  我闷哼了一声:“我只当你们需要大型计算机,不知道你们还要选择性地接纳!”

  两人急忙道:“不要了,甚么也不要了,就当我们没有提过!”

  我心中更是疑惑,一时之间,想不出其中原因来,向白素看去,只见她眉心打结,也正在思索。我赌气道:“不提就不提!”

  就在这时,白素开口:“戈先生,沙先生!”

  两人忙道:“阿嫂太客气了,叫我们的名字就行。”

  白素道:“本来,我们要两位帮忙解决的,是一大堆数字之谜。”

  这句话一出口,只听得电话那面,传来了“嗖”地一声响,两个人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接着,两个人就像是捱了闷棍一般,没有了声息。

  白素向我扬了扬眉,我只知道白素这一句话,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可是我却不知道这作用如何会发生。

  后来,白素笑我:“这不是好现象,怎么你的反应,变得如此迟钝了?”

  我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只能说你的反应更灵敏了,我怎么能想到有这么微妙的联系在!”

  白素又安慰我:“我也是灵光一闪,从他们的异常反应之中,得到了灵感。”

  我向她拱手,表示叹服。

  白素的“灵光一闪”是这样来的:戈壁沙漠在两次听到了“云氏工业集团大型计算机”之后,都有异常的反应,于是在她的脑中,先闪出了云四风,穆秀珍的名字(我也曾想到过,可是我没有像她那样进一步想下去),然后,她立即想到,我们要解决的那一堆数字,来自一个女婴的襁褓,而这个女婴有可能是穆秀珍。

  就像是演算数学题一样,她找到了相同的因子:穆秀珍。接着,她就想到,如果事情有关穆秀珍的秘密,而穆秀珍又不想任何人知道,自然不能通过云氏集团的计算机来解决——这就是两人有异常反应的原因。

  而那堆数字,和穆秀珍身世有关的可能甚大,会不会穆秀珍亦有了这堆数字,知道和她自己有关,正要求戈壁沙漠在解决呢?

  一想到这里,两件全然不相干的事,就有了联系,所以她就冒出了这一句话来。

  如果她设想全然不符事实,戈壁沙漠自然不知道白素在说甚么,而如果她料中,那么,她这句话,就有雷霆万钧之力!

  现在,从戈壁沙漠两人的反应来看,白素的那句话,起作用了!

  我当时只知起作用,并不知就里,但是就势帮腔,我却是懂的。我立时道:“是一大堆数字,八千多个!”

  我这句话才一出,就听到一阵唏里哗啦,难以解释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