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卫斯理全集 > 在数难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我想起了黄蝉的一番话——黄蝉来告诉我,有人偷了喇嘛教的三件法物,偷盗者的行动,被纪录下来,计算机X光分析的结果,偷盗者头部的骨骼,几乎都曾碎裂过,因之而变形!

  任何人的头骨,不会无缘无故碎裂,那么,七叔是为了达到变化容貌的目的,而故意把自己的头骨弄破碎的了?

  这是一个要承受何等样痛苦的过程,我瞠目结舌,难以想象。

  七叔说到这里时,面肉也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那自然是想起了当年的苦痛,所带来的自然反应。

  我偏过头去,不忍心去看他,心中在想:为了追求虚无缥缈的所爱,做那么大的牺牲,真是值得吗?

  白素显然知道我在想甚么,她伸过手来,握住了我的手,意思是说:你和七叔身体内,都流着来自同一祖先的血,有着同一来源的遗传因子,你们之间生命密码的差异,一定极微,所以你在这种情形下,也大有可能这样做。

  我心中苦笑,七叔这个当事人,看来比我还要镇定些,他再在脸上抚了一下,继续道:“等到我骨头再生长在一起之后,我变得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于是我随便改了一个名字,先收服了几股土匪,也有两百来人。”

  我苦笑更甚——以七叔的文才武略而言,要收服土匪,领着两百来人,那是轻而易举之事,未免大才小用,委屈他了!

  可是再听下去,我也越听越是吃惊,因为七叔他居然来真的了!

  七叔道:“在手上有了兵力之后,我就打着他们的旗号,奉行他们的主义,完全照足他们的做法——那时,世事乱,穷人多,这一套很能得人心,不到半年,队伍竟扩大到了上千人,也有真正他们的人参加进来,不多久,大队正在败退途中,处境极度危殆,我这股生力军,突然杀出,替大队解了围,杀出了一条生路,这才有日后的艰苦支撑,等待转机的到来。”

  七叔的这一番话,他说来平淡,可是却听得我和白素,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我们对现代史,都有一定程度的认识,自然知道那死里逃生的一仗,是如何的惨烈,也是何等戏剧化。那是改变了现代史的一役,若不是有这一场战役的胜利,“争天下”就算能成功,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大队眼看要全军覆没,忽然来了一彪救兵,历史改写,亿万人的命运改写,人类的遭遇改变,影响深远,这一切,全是七叔为了追寻一个女人而造成的?

  那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

  我的声音,由于思绪的激荡,而大是发颤,我道:“这场战役,被称为……”

  七叔立刻接了上去,道出了这场战役的名称。

  我又道:“七叔,你……你……随便取了一个名字,那名字是……”

  七叔又说出了一个名字。

  本来,我还心存万一的希望,这时自然不再存在,我定定地望着七叔,说不出话来。

  七叔道:“你可是想责备我太妄为了?”

  我确然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的一念,造成了现代史上的一大丕变,由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产生的后遗症,不知要影响多久!

  但是我却摇了摇头:“当时,你也绝想不到会有……日后这种情形发生!”

  七叔声音颤涩:“当然想不到,没有人能预知日后的事。许多事都是那样,到了绝路,要是过不去,那就从此烟消云散,完蛋大吉。要是能闯得过去,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知道会到达甚么地步了。”

  我口唇动了动,几句话,没有说出来。

  我没有说出来的话是:过了这一关,不出二十年,已经争得了天下,这当年飞将军自天而降,率领一彪兵马杀出来救了驾的,自然也立下了不世的奇功!

  当七叔说出他那个“随便改了一个名字”的名字之际,我就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是一个响彻云霄,威震天下的大将军的名字,头衔也在我认识的铁蛋铁大将军之上,而且环绕着这个大将军,有着极多的传奇性的传说,其中之一是说他身怀绝顶武功。

  那当然是真的,七叔的武学造诣极高!

  §第四章 大梦

  我无论怎么想,想象力再丰富,也难以想得到我一直在寻找的七叔,竟然是当朝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也难怪我不论用甚么方法,也打听不到七叔的丝毫讯息!

  谁能想到,古人所说“大隐隐于朝”,竟真有其事!

  我心中疑惑丛生,因为这位大将军,在一次最剧烈的自相残杀行动之中,据称死于非命——如今看来,显然不是真的了。

  可以想象得到,那场血肉横飞的自相残杀,一定令得七叔心灰意冷——数十年患难与共,生死相连的自己人,从那么困苦的环境之中,走向胜利,但是却突然跌进了最老套的历史血巢: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而致于爆发了残杀。

  这残杀的可怕程度,远在当年与敌斗争之上!虽然他们一直习惯于杀害自己人,可是这样大规模地残杀自己人,令人心寒!

  七叔当年,虽然立过如此大功,但是一样难逃噩运,他一定是在噩运临身时,抽身而退,还他本来面目的。数十年军功,宛若一场春梦,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曾找着了当年船上托婴的那个女人。

  我这个问题,其实看来已属多余——当然是未曾找到!

  七叔叹了一声:“你说得对,当时我这样做,绝想不到会有那样惊人的结果,可是后来,我想得更通,当时我就算不那样做,结果仍然一样!”

  我抗声道:“不会——那一次战役,要是没有救兵,失败了,就此灭亡,再难翻身!”

  七叔道:“不然,因为现在事情是这样发生,所以无法想象事情如果不是这样发生,会怎么样。而事实上,事情不是这样发生,必然那样发生,结果既然是早已定下的,就不会变。”

  我追问:“七叔,你说的是定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